琴研的言情小說 免費書-琴研的言情小說
琴研-處女作《花》-目錄頁
(處女作)花-奪走我的一切,留下這朵花
●含稅價格:免費
作者 琴研
基本資訊 2018年1月31日/10萬字/295頁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1.這是作者琴研的處女作,也是本書實體書的電子版,風格為純愛羅曼史
2.“菠蘿妹”是琴研處女作時的筆名,boro寓意“born for romance(為羅曼史而生),當時還建立了boroboro.me的個人小站以及APP,之後才改名為“琴研”
3.女作者以男主角視角講述整個故事
4.當時琴研請某卡通畫師以花籽生根發芽開花為主題繪製小小動畫,並將每幀動畫植入了奇數頁頁腳,使得實體書讀者可以通過連續翻書看到開花的動畫。電子版保留了實體書排版。
5.封面是當時琴研(菠蘿妹)在家鄉的某個論壇上發佈小廣告,征集書模拍攝者,從收到的熱心應征者郵件中選擇了男女各一位書模拍攝,報酬是出版後贈書一本。
6.本書即將出版時,恰逢我的故鄉有舉辦大型的花成博會活動,琴研曾致信說《花》主題契合花博會,能否作為花博會主題書?無果未達
7.本書為簡體字
8.本書由我的父親資助我出版
9.《花》出版時,正好韓國化妝品牌missha有款“花”BB霜(東方神起代言)發售,我從專櫃收集免費小樣作為本書贈品送給女讀者
10.當時《花》在諸如當當網等線上書城銷售
11.原本實體書的倉儲運輸成本大,流程繁複,而我關於《花》的所有努力和嘗試全都白費,完全失敗了,這曾一度讓我非常消沉,但後來我還是鼓勵自己不要氣餒,並決心製作電子書。
12《花》也是琴研第一本被改寫成的情色小說,本書為純愛版,亦有對應的情色版。以後琴研電子書的封面大字構圖和內頁排版也延續了處女作風格。
免費下載本書·僅在Google,Pubu和readmoo提供
本書綱要
我叫李柏霖,23歲。被我拉入生化實驗,承受劇痛的被試,或落荒而逃,或訴求索賠,只有哈娜執意留下。帶著洛麗塔般純真稚氣和超越年齡的睿智堅韌的她說過,自己不要成為一株只會攀附大樹的花藤,懸空又浮華。縱使疾風驟雨,也要獨自以纖弱的根莖拼死紮根於泥土,這樣才能擁有自己足下的土地。因而,縱使我知道哈娜帶著深重的恨意來到我身邊,我也無法像對其他報複者那樣,戒備她,先發制人打壓她。對你,我只有無盡的心疼和憐愛。當你笨拙地接近我和我父親時,你未嘗料到,他早已對你下手,在他的死亡名單裏,添加了你的名字,哈娜。所以,我迫不及待要把你這個小小的複仇者置身於我的樹冠下,嚴嚴實實、密不透風地保護你。就算全世界的人因為沒有解毒劑而喪生,我也不會把你交出去,我要所有人犧牲一切保住你。縱使病毒肆虐,我也不要你變成救世主,不要你偉大,博愛,更不要你為他人奉獻自己。你不是米希亞,不是天使,你不過是一朵柔弱的花,我不要你纖細的肩膀去扛起拯救世界的重責。就這一次,我要你狹隘又自私地好好活著,只被我保護著……

當時的宣傳海報
實體書內頁樣本
書模拍攝
當時我在故鄉的論壇上發帖招募書模,連日來就不斷有人電話咨詢,並寄送附加照片的郵件,我簡單了解每位熱心朋友的情況後,選擇了一男一女兩位應征者作為書模。這位女孩當時是在校大學生,樣貌秀麗,平日熱愛拍照。那位男生以前參加過明星選秀,流行唱法專業,當時在常州的劇院工作。攝影師把我們載到了風光迷人但遙遠的紫荊公園拍攝。
書封面和腰封帶
頁腳動畫片段
我的手稿
印刷書籍
分享契機
2018年新年伊始,有位讀者問我說很好奇為什麼我會去寫情色小說,這位朋友熱衷尋根究底,並認為能從每位作者的處女作中找尋答案,發現作者原初的寫作動機,從處女作主角身上找到作者投射的另一個自己。 我將電子稿發送給這位朋友的同時,心想為什麼不和其他讀者們也分享呢?雖然是無人問津,孤芳自賞的作品,卻也是令我深感驕傲的作品。予人小《花》,手留餘香。 我告訴這位朋友:”故鄉沒有人在乎我的小說,所以我離開陌生的故鄉,來到熟悉的異鄉生活。”這裡各種文化背景,膚色,各種觀點和信仰的人生活在一起,多元交融,求同存異,這正是我所嚮往的。雖然一直以來,我的各種寫作嘗試或行銷都在挫敗碰壁連連,但我從未想過退縮,仍要做下一次嘗試。 謹以此書《花》與讀者共勉,不經歷風雨,又怎能綻放?
給花博會寫過信
小說試閱 · (處女作)花-奪走我的一切留下這朵花
 私人专机的舷窗上隐约映出了一张冷峻而年轻的脸孔,深邃的目光,高挺的鼻子,就连皱起的眉头也散发着震慑人心的张力和气度。我凝视着自己的样子,没有显示年长和资历的退至发际线的花白头发,没有印刻着历练和沧桑的皱纹,这是一张盛气凌人,傲慢专断的脸孔,这是我的脸孔,令人望而生畏。
 作为A+集团里最年轻的执行董事,从我上任第一天起,就决意抛弃那副因为和董事长有着密切血缘关系而令人生畏的面具。我要用坚忍和努力告诉这个巨型集团里每个对我的能力存有质疑和不屑的人,什么叫作本色可畏。
  短短两年时间里,从并购大型药业公司,扩大集团各类药物研发实验,应付商务部的反垄断审查,再到最近和B国战略资源公司的生化武器合作项目,每天都在争分夺秒工作的我,日程总是处于溢满状态。
  我要用极度拼命否认他人的否认。
  抬起手腕上的深灰色腕表,表盘上的指针此刻正飞速地逆时针旋转,它随时和联盟天文台时间保持一致,显示飞机正从太平洋上穿越国际日期变更线,由东向西飞行。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
  正如ABC联盟可以改变时间一样。
  现在,是属于我们的时代。(正文字体 小五/9号)
 正是因为董事长突然传来的这份药物实验被试募集计划,打乱了我原本的行程。它如此紧急,以至于去南太平洋岛生化基地的谈判临时取消,我不得不立刻返航回到我的母国A国。
  飞机穿越过云层,厚重的云朵在夜幕下变得昏暗。机组人员递上了晚餐,我忙着查看文件,匆匆把简餐吃完,餐碟里的甜辣酱一口没动被我搁在一边。
  夜色深沉,飞机抵达在了美罗医院的天台机场。
  这家医院是A+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盈利水平尚处于中下,急需总部的重视和融资。无怪乎当飞机降落在这狭长的机场,我一走出机舱,院方的领导就已分列两边,忍着深冬阵阵袭来的刺骨寒意,摆出恭敬的阵势迎接。阿谀奉承总让人难受得喘不过气来,尤其当虚伪的他们把原本就狭小的附属机场堵得拥挤不堪时。
  和患有严重鼻炎的父亲不同,我的嗅觉十分敏锐,因而我格外讨厌去集团旗下医院视察,那些医学品的难闻气味和夹杂着病人呻吟的呼吸实在让人作呕。
“既然你轻而易举地进入董事局,成为执行董事,那就该付出比他人千百倍的努力证明你的确属于这个位置。不论是大项目,还是小实验,不要挑肥拣瘦,一视同仁,全力以赴吧。”我不会辜负父亲的期望,所以赶忙从那个高达数十亿元的项目中撤回,按照他的指示,来到美罗医院,目的是说服一个C国女高中生参加小型药物实验当被试。眼袋深,皱着皮,长着老年斑的我的那位父亲,可千万别怀疑他做出如此决策是否已是老年痴呆。阴险卑鄙又野心勃勃的他,轮到他服用公司生产的基因药物还早了。
  美罗院长此时正和我并肩快步地走向特护病房,他说话繁琐啰唆,抓紧在我面前曝光露脸的机会,不漏掉每一个细节,絮絮叨叨地向我详述那个女孩撞车后被送来治疗的经过。
   我站在这间病房门前,印着她名字的卡片映入我的眼帘,“三木哈娜”—— 当联盟相互间的文化交融已到了无法回避的程度,连我这样不喜欢外国文字,从不刻意学习的人只是平时耳濡目染也可以认得很多。当病房门被打开时,刹那间我为这迷人的气味而吃惊。那不是医用药品的味道,那的确是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我不禁又用力嗅了嗅,真的,病房里弥漫着浓烈的香气。
  我轻轻地靠近病床,那股香气就愈发变得浓郁。此刻,纤弱的身形正伏在病床,紧闭双眼。我凑近她,凝视着她的脸庞,那竟是一张如此迷人的睡颜。当我凝视她时,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香气四溢。有那么一瞬间,我内心莫名的心跳加速好像冲淡了临时变更计划的不满和埋怨。
“她还没醒吗?”院长轻声问道,他的眼袋沉重,耷拉着眼皮瞥了眼睡在病床上的她。
护士摇摇头说:“她总是睡很久。”
院长不满地撇了撇嘴,压低声音皱着眉头对护士说:“可是李柏霖董事已经到了。”
护士一脸无奈,院长转而察看我的脸色,整张俗不可耐的老脸上堆满媚笑恭敬地巴结说:“我现在就把三木哈娜叫醒,决不能耽误您的宝贵时间。”
我伸出食指抵在唇间,示意他们不要打扰她休息。为什么要叫醒她呢?没看到她睡得正香吗?
不要理会公司高层的催促,根本没必要这么着急。有什么比沉沉地睡上一觉更重要的事呢?我俯身注视着她的睡颜,浓密的睫毛像一道道墨色的虹划过我的心际,小巧的鼻子正和我一同呼吸着这浸润着奇异的淡淡花香的空气。院长惊诧地注视着我,看我在床边的折叠椅上坐下,我要守候在她的身边,以便在她醒来的第一时间里和她商议参加实验事宜。
院长依旧挂着那副谄媚的表情,谨小慎微地询问我:“李柏霖董事,您能莅临指导是我们莫大的荣幸,医院的事务有任何需要改进的地方,请您指示。”
 院长虽在A国研习医术数十年,可是相较之下,他拍马屁的功夫倒是磨砺得高深。他似乎从未察觉过我早已厌倦他奴颜婢膝的官僚作风,当他毕恭毕敬地把耳朵凑到我的嘴前,仔细听我发话时,我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仰着下巴,不屑地瞥了眼他,对他说:“病房里芳香剂浓度太高了。”
 他先是一脸纳闷,而后即刻灵巧地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点头哈腰道:“好的,好的,我们一定改进。”
    这的确是张很可爱的脸庞,轻柔的呼吸声,好像能把整个房间的空气都染得香气四溢。她沉睡的样子真招人怜爱,我心想什么时候也能像她一样沉沉地睡一觉就好了。不知不觉,我竟然在她床边坐了数个小时,时而托着下巴,时而双臂交叉。这气味让我的心神变得摇摆不定,注视着眼前睡在病床上的她,我的脑海中就会自然地浮现出把她拉入药物实验,让她躺在实验室操作台上的情景。于我而言司空见惯的场面,只要代入她,就连片刻的想象都让我倍感揪心。像是要粉碎我脑海中恐怖的臆想一般,我猛地一下站起身,如此忐忑的我不论换什么姿势都再也坐不住了。我轻轻推开门,走出了病房。
   我不愿去院长特意安排的临时办公室,就在医院一层大厅的角落里处理公司事务。虽然我焦急地等待着三木哈娜醒来,但又害怕会发出声响会打扰到她休息,那样就太失礼了。
  此刻,医院大厅变得空荡荡的,偶尔有救护车的鸣笛声和医护人员急救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我像往常一样,彻夜不眠,熬夜工作。
   公司所有的药物实验在邀请被试参加时,都冠冕堂皇以对方的自愿为前提,实验后再对志愿者给付感谢费。但因经济困窘,甘愿用自己珍贵的健康换取微薄报酬的志愿被试并不少,看似自愿参与实验,实则是残忍的强权交易。那么,我该把这样的她拉入这个药物实验吗?一想到说服她参加易如反掌,我竟然感到如此焦虑不安。
  我起先并没有察觉有谁靠近,直到那股浓郁的芬芳扑鼻而来时,我猛地抬起头,看到了一个纤细的身影站在我面前,是她。
穿着单薄的病号服,双手背在身后,散乱着头发,她冲我甜甜地笑着。那是一股甜美炽烈的香气刹那间驱散了医院大厅里让人倍感不适的药水味。
“打扰一下,请问计算机借我发下邮件,好不好?”她伸手指了指我的计算机,指尖上还沾着红色酱汁,她察觉后赶紧吮吸了下指头,模样却可爱极了。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夹杂着母语音调和口音的国语我早已经习惯,不过她这种讲话方式在我听来却尤为独特,她口中迸出的每一个甜腻的音节,都震动着我的耳膜,让我倍感动心。像是某种自觉支配着我,我并没有多加思考就腾出了座位。
她答谢后,挪步坐到了我旁边,我这才发现在这样寒冷的夜里,她竟然连鞋都没穿,赤着脚从病房跑出来了。她把一盒装着红色酱料的方形塑料盒搁在一边,我闻到了那是甜辣酱的味道。她哆嗦着,蜷缩起整个身子趴在屏幕前。两条腿并拢收紧,双臂环抱膝盖,这时她受伤的脚踝上缠着的绷带就裸露出来。虽然室内还不至于呼出的气体立即凝结成白色气团,但医院大厅里并没有开暖气,她衣着单薄,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她的手脚冻得发紫,透着暗沉色的淤青,吸着鼻子,我像是条件反射一样,竟然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在这个时刻,我说服自己相信这个矫情的举动应该是种绝妙的商业策略,用温情和关怀打动对方,进而赢得信任达成合作,我所做的一切都只为自己的商业目的。这样的解释放在任何一个善用谋略的商业人士身上都是可信的,但唯独不是我。因为冷漠孤傲渗透在我每一滴血液里,每一个细胞里,每一个基因里,连我在一刹那都被自己的反常举动吓了一跳。
她忽而转过头惊恐地看着身上的外套和眼前我这个陌生人,这身廉价的浸满了消毒水味道,被不计其数的各色病人穿过的病号服上套着这件陌生人的高级定制成衣。
她裹紧了我的外套,打着喷嚏,吸了吸鼻子。
一想到出于药物实验而接近她,我试想她是否会感到我的举动虚伪又矫情。然而当我掏出自己的手帕递给她时,它显得如此自然,没有丝毫生硬连我自己都震惊。我原本就不善言辞,沉默地递过这块奢侈的手帕。宝蓝色的格子棉手帕,精致的布艺,国内刺绣名家还特意把我的名字也缝制上去。我顺手拿出,正好是刺有名字的那面。
 她接过手帕凑近看,字体是来自A国的书法泰斗,博采众长独创的新体设计的签名。
“李……”她艰难地识别着角落上的名字刺绣,带着厚重的鼻音向我确认。
“李柏霖。”算是自我介绍了。
她扬起嘴角,笑了起来,“我刚转校来A国念高中,还有很多单字不认识。”
“可我觉得你认字已经很厉害了。”
“还差得远呢,“她摆摆手说道,“不认识的字,我就用母语标记读音,比如‘李柏霖’的话……”她边吸着鼻子,歪着脑袋念叨起我的名字,“啊,用‘柏霖君’就记住啦,因为念起来就是‘保龄球’嘛!” 她哈哈笑了起来,觉得这个谐音有趣极了。
 “你也觉得好玩吧,保龄球?”
虽然公司里有相当多来自B国的员工,可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绰号。她如此自在,丝毫未感到任何冒犯,肆无忌惮地要我与她为这个绰号产生共鸣,不知为何让我在这个沉闷的夜晚感到心情愉快。
她双手拘谨地捏着手帕,小声地向我确认:“那我用了。”似乎是为打消我的顾虑她补充说:“洗好了还你。”
呼哧一声,她在我的手帕上擤鼻涕。
我到底怎么了,不管是她擤鼻涕还是沾着甜辣酱的手指在我键盘上滑动,我竟连这样都没肮脏厌恶的感觉,好像一点都不介意。
因为我如此迷恋着此刻的气息和氛围。整个空间弥漫着奇异的幽香,夹杂着一丝莫名的甜辣味道,让人陶醉。
   她伸长脖子专注地查看邮件时,我就注意到她脖颈上有一个奇异的红点,既不是伤口,也不是胎记,那分明是一个小孔。
像是一条隐藏着巨大秘密的隧道一样,我的视线自然地集中到了这个小孔上,我从没见过有谁的脖子上有这样奇怪的孔。她身上弥漫的香气会是从这个诡异的小孔上蔓延出的吗?我正胡乱猜想着,她突然把那塑料盒装的甜辣酱递到我面前,说道:“吃吧!”
像极了孩子们交朋友的那种单纯模式,你借我计算机,给我擦鼻涕的手帕,我就给你好吃的甜辣酱。
“不用了。”盒子里的酱体凹陷去一块,一看就是用手指挖着吃。
她敏锐地从我的眼神中察觉到犹豫,辩驳道:“用手指挖着才好吃呢!”
说完她就伸出手指抠进了那红色的甜辣酱,用指尖剜了好大一块,举到我面前。
我为什么没有像对机组空乘抱怨那样,说我不喜欢吃甜辣酱而拒绝她呢?她指头顶着那坨红艳艳的甜辣酱,就像是一朵妖艳欲滴的辣椒花在她小巧的指尖绽放,形状惹人怜爱,让我丝毫不感到排斥。于是,我垂下头,吮吸着她的手指。那片光滑的指甲,透着花田的清新味道,可她立刻把手缩了回去。
“好吃吗?”她问我。
“又甜又辣。”
我想,你的味道也是。
情色版本的《花》
《花》生化CEO與花房女慾望之戀
●含稅價格:NT$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57541人
基本資訊 2015-03-08/233頁/7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生化集團CEO深愛他的未婚妻,可與實驗被試的她發生關系會加速她體內病毒生成。滿足私欲能助推病毒研發,克制欲望卻能拯救她…
芬芳美好,絢爛刺激的深愛與情色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