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的言情小說
《心》錦心綉口王子視角第1冊
●含稅價格:免費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324人
基本資訊 2018年4月20日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王子視角《心》與恩地視角的《口》對應,王子詳述不為人知的方宮內幕和秘聞,在選妃開始前,他就已對恩地癡情傾心,他想盡辦法期望她參加選妃,而在方宮,他想傾盡所有善待她,愛護她,回報她……
95%(4萬字 / 4.2萬字) 工期:2.11-4.20
小說詳情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小說試閱 · 《心》錦心綉口王子視角第1冊
(這是未經修改的草稿,正式免費書會修改編輯潤色後出版)
【我的心意】
上週與夾道民眾見面時,有人高舉的貶低恩地是⌈豬精⌋的條幅一下惹怒了我,我當著選妃節目攝製組的鏡頭,當著方國眾多國民的面,奪過了他的條幅,厲聲回嗆了他。緊接著,各路媒體就接連報道此時並指責我身為王子不該罵人。的確,罵人是不對的,我該狠狠揍他幾拳,讓他清楚知道傷害我的恩地會是什麼下場。
你可知道你在貶低侮辱的是這個世界上我最心愛的女孩,你可知道她可是我捧在手裡怕摔,含在嘴裡怕化的女孩,如果任何人想要傷害恩地,我都絕對不會顧及所謂的王儲頭銜或是皇室成員身份對此人客氣。
最近,還有好事的媒體曝光我有花重金要求搜索引擎公司改變算法,屏蔽所有關於恩地的負面關鍵字,我不得不承認。是的,我的確花錢這麼做了。你們可知道當我撞見恩地看到網路上針對她的負面言論,傷心得掉眼淚的樣子,我的心都碎了。所以不管付出什麼,我都要不遺餘力地保護她。
還有現在參加選妃的其他佳麗都在接連指責我冷漠寡淡,對她們從來都置之不理,互動甚少,妳們那麼擅長察言觀色,功於心計,卻不明白我對妳們的態度,完全取決於妳們對恩地的態度。妳們欺負恩地,排擠恩地,我想不出任何理由還要給妳們好臉色看。
雖然寶爺在開幕式現場已經詳述選妃活動的具體規則,但其實我的規則就只有一條:善待恩地。
我只喜歡恩地,只認定恩地,只要定恩地,我根本不想浪費時間在這場海選王妃上,,我沒有任何心思和其他佳麗逢場作戲地約會。因為我只想和恩地在一起,只想一心一意地跟恩地相愛。但是,當我跟恩地直言我要取消選妃,公開和她的戀情時,恩地卻跟我說:「王子殿下,現在絕對不能輕言取消選妃。現在也只有王子殿下認可我,喜歡我。不論在其他佳麗看來,國王皇後看來,還是方國的所有國民看來,恩地無論是學識,修養,背景或是能力各方面都條件不足,這樣的話就算王子殿下單方面公開戀情,可資歷淺薄的我又能得到誰的認可呢?如果倉促公開的話,平凡無奇的我非但不會被國民所接納,反而還會因為地下戀情而牽連王子,一同招致反感厭惡,給你和皇室帶來負面影響,其他佳麗們也會產生被選妃活動欺騙,被耍弄的惡劣感覺。這下不僅我們無法相愛,而且皇室聲譽受損,佳麗感情受創,萬千國民受氣,到了那時候,誰都不會得到好處!」
你們都聽到了嗎?我的恩地是這樣顧全大局,通情達理,她是這個世界上我最欣賞的女孩。因為恩地不想公開,所以我才一直保密到現在。
可是恩地心裡有多少苦惱和委屈,她卻都不敢告訴我,只向她從小長大的鄰家大哥,也是現在我的貼身皇家侍衛成承勛傾訴。
恩地,可不可以別再讓我這樣醋意大發?不論妳有什麼的心事,我都想要第一時間知道。
因為恩地,妳是這個世上我最感謝的人,也是我最歉疚的人。我寶貝妳,心疼妳,珍惜妳,想要竭盡全力守護妳,寵愛妳,我的心意妳到底知不知道呢?
【初遇恩地】
當我的身軀卡在雪地里動彈不得時,我曾嘗試自救,卻根本無濟於事。放眼望去,一望無際的雪景,不見一個人影。我像是個被放在罐頭里的人,無法施展手腳。
我從原本的積極自救,在煎熬的掙扎無果後,變得失望懈怠。那一刻,我陷入到了絕望的境地,腦海中迅速回閃著過去的記憶片段,瀕死體驗。
我感到昏昏欲睡,奄奄一息之時,突然面前⌈嗖嗖⌋地突如其來飛過幾顆雪球,我從瀕死的幻覺中回過神來,敏感地以為有人朝我發動又一輪的襲擊,脖頸無法動彈的我用眼角的餘光輕瞄,白雪皚皚的盡頭處有團大紅色,如果真是攻擊我,為何接連不斷朝我砸來的雪球竟沒有一顆砸中我?如果是訓練有素的襲擊者,怎會臂力這般柔弱,拋出的雪球中竟沒有一顆能夠越過我的肩頭,全都只落在我面前。
我有種抗爭的本能,然後我就看到了一個穿著大紅色外賣服,提著笨重的外賣箱的女孩,在厚厚的雪地里一深一淺地走向了我。
她發現了陷在雪地里的我,我的喉嚨里只能發出微弱的低沉呻吟,我在向她求救,她吃驚地低呼起來。隨即,這個女孩立刻撥打了急救電話。
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那麼好聽的嗓音。
她心急地想要幫助我,卻講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哪裡,萬幸急救中心利用她的手機確定精準經緯度後,告知會立刻出動救援。
電話那頭的聲音清晰可聞,⌈請不要擅自挪動重傷者的身體,請妳不斷跟傷者說話,確保他不要在低溫環境下陷入昏迷。⌋ 
於是,她環繞著我,渾身哆嗦著開始跟我講話。
「你可不能睡過去啊!聽到我的話你就答應我一聲!⌋ 
⌈嗯。⌋ 我的喉嚨疼得厲害,我用鼻音低應了一聲。
於是,在等待救援的時間里,她就環繞著我晃來晃去繞圈子,邊轉圈取暖,邊嘰里咕嚕地跟我講話。
⌈唉,你怎麼會陷在雪地里了呢?是滑雪的時候不小心摔下來的嗎?我們也不認識啊,我要跟你說點什麼好呢?⌋ 她自顧自地嘀咕著,⌈你聽見我在跟你說話嗎?⌋ 
我又吃力地用鼻音哼了一聲。
⌈反正我也不知道要跟你說什麼才好,不然我就跟你講講我自己吧。⌋ 她反復提醒道,⌈你就聽著,千萬別睡過去,好嗎?⌋ 
⌈嗯。⌋ 
⌈我叫恩地。恩惠的恩,大地的地,我媽媽給我取這個名字,意思是我的出生蒙受方國福澤土地的恩惠,對方國要抱有感恩的心。⌋ 
恩地,我在心間默默重複著她的名字,多好聽的名字。
⌈我今年二十歲,現在在女子短大讀家政專業,平時課餘時間我在豬排飯店里打工,剛剛來送外賣剛好發現受傷的你。對不起啊,剛才還朝著你砸雪球,喂,你有在聽嗎?⌋
想必隔著我的滑雪護目鏡,她看不到我的眼睛正在專注地注視著她,以為我睡過去了也不一定。我只好不斷輕哼回應她。
聽到我作出反應,她才繼續說話:⌈你可要挺住,不要害怕,不要擔心,馬上救援人員就會趕過來把你送到醫院,你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她安慰著我,給絕望中的我最暖心的希望。
⌈嗯。⌋ 
⌈要不要跟你講這些話呢?我都沒有可以說心裡話的人,反正你也不認識我,我就跟你說說我埋在心裡的秘密吧。我可不是隨便會把秘密告訴別人的,你要挺住,堅持下去,平安地活下來哦。實話告訴你吧,我現在遇上了有生以來最苦惱的事情,我媽媽逼我去參加選妃。⌋ 
這下,我一下清醒過來,這麼可愛的女生要來參加我的選妃。
⌈可是我根本不想去,我也不能去,因為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我頓時感到後背一陣刺痛。
她繼續道:⌈說實在的,在現在這樣的時代居然還有選妃這種事情你覺得像話嗎?那個所謂的王子殿下肯定高高在上,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可以隨意地挑選別人。⌋那個時候我的脖子根本沒法動,而她就站在我面前,居高臨下地俯瞰著我。我真想告訴她,恩地,王子殿下並不總是高高在上的,現在他就無可奈何地佔據下風。
我豎起耳朵,好奇地想要聽她講講對我的看法。
⌈我覺得吧,這個選妃活動非常不尊重女性,那個王子要每個女孩把自己的信息全都告訴他,然後王子就可以挑肥揀瘦,挑三揀四,可是王子本人到現在卻都從來沒有露過臉!⌋ 
我無奈地嘆了口氣,心想我現在不是在妳面前露臉了嗎?
⌈ 我知道為什麼他沒有露臉!⌋
⌈嗯?⌋我難受地用鼻音問她,示意為什麼。
⌈你知道嗎?⌋ 她壓低了聲音,⌈因為王子殿下是個見不得人的醜八怪!⌋ 我的心頭一驚,⌈我之前就讀了網上對四王子方凌天的解密,他是個可憐的難產兒,頭大腿短,身高只有一米二十二公分,而且有嚴重的智力缺陷,所以他才不敢在公眾面前露面!⌋
她的語氣聽來確鑿無疑,這讓身高一米八十八公分的我情何以堪?
⌈你想想看那個王子殿下該是個怎樣一個自以為是的自戀狂!他一定覺得根本不需要給別人尊重和愛,只要用自己高貴的王子頭銜就能吸引到女孩子。可是那個王子也不動動腦子想想看,如果只用頭銜地位和錢去吸引女孩子選妃的話,他就只會吸引到那些被他的頭銜地位和錢所吸引的人。我特別討厭那個目中無人的王子殿下,他想他根本就不明白互相尊重的意義,將心比心,以心換心,如果不拿出真心的話,是不會換到真心的,對吧?哎呀,你有在聽嗎?回應我一聲呢!⌋
我有點失望呢,我這個王子在恩地的眼裡居然是這種人。 
⌈這麼說來,那個王子根本連我的承勛哥的腳趾頭都比不上!承勛哥就是我喜歡的人。⌋說到這裡時,她戴著手套的雙手捂住了臉頰。
⌈我的承勛哥比那個王子殿下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如果王子殿下是個小雪球的話,那麼承勛哥就是座雪山。⌋ 這時候,恩地在我面前展開雙臂,誇張地比劃出了巍然雪山的景象,我能感覺到那個承勛哥在她心目中舉足輕重的地位。⌈ 承勛哥尊重他人,不要說幫助我了,就連欺負他的人他都能不計前嫌救助,承勛哥的好我真是幾天幾夜都講不完,我真是無法形容我有多仰慕他,我真想嫁給他!⌋ 她害羞地告訴我,⌈你可千萬不能告訴別人哦!⌋ 
⌈嗯。⌋ 我輕哼一聲,她發現了我的脖子受涼,就把自己的圍巾解下,那是一條粉色的豬頭卡通圍巾,她小心翼翼地給我裹上。叮囑我說:⌈你可一定要挺住,不管怎樣,要咬牙活下去!因為這個世界上有在乎你,愛你的人。我現在是進退兩難,如果不去選妃,對不住我的媽媽,如果去選妃又對不起承勛哥。因為我都還沒來得及跟承勛哥告白呢,我怎麼能去參加別人的選妃呢?你說對嗎?⌋ 
她用圍巾裹住了我,鼓勵我說:⌈你定要堅持住,好好活下去,才能看到選妃開始後,那個王子露出的真面目啊!⌋ 
她安慰我說:⌈別擔心,救援人員馬上就會過來,你馬上就能得救了。⌋ 
她並不知道,在那樣的絕望險境中,她的存在對我來說是多麼大的安慰和鼓勵。
我感覺自己傷得很重,她跟我說:⌈以前承勛哥也這樣傷到脖子,不要緊的,沒什麼大事,他一個星期就恢復了,你也肯定會沒事的。⌋ 事後去想,那種情況連主治醫生都看不出來內傷,極有可能傷得嚴重,但是她卻輕描淡寫的那番話讓我也相信應該不會有事。當時的我是何等的憤怒而恐懼,設想過傷到頸椎或是脊椎那樣最可怕最糟糕的狀況。
怎麼還不來呢?她替我心急。
⌈跟你說說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吧,我媽媽在費家做女傭,費家的女兒訂了我打工店裡的豬排飯外賣,我千辛萬苦送來了她居然又不吃了。費歐娜就是存心欺負我,這個死丫頭,我真是恨死她了!對了,費歐娜說以前親眼見過方凌天王子,她說他本人非常帥氣迷人之類。嘁~我才不信她的鬼話呢,她就是喜歡招搖,不管她做什麼說什麼都非要我羨慕她,嫉妒她,她才滿足。費歐娜也跟我說過來這個滑雪場玩的都是非富即貴,你既然來這裡滑雪,我想肯定你的家庭比較富裕,不愁吃不愁穿。我倒不是說羨慕你,畢竟人各有命,我只是覺得吧,如果你有那樣的條件的話,就多去幫助他人吧,不是說有錢人就非要拿錢做慈善幫助別人,你拿自己家的錢玩樂也沒錯。只是你有條件和能力的話,幫助他人更有意義吧。最近你看新聞了嗎?現在我們方國北部地區正在發生嚴重雪災,還有不少民眾受困,叛軍襲擊,沒有食物,如果你把在滑雪場玩樂的錢拿出來幫助需要幫助的人,那就真是雪中送炭了。⌋ 
這時候,她仰起頭,說道:⌈你別急啊,我們的雪中送炭也馬上就要到了,我好像聽到飛機聲了。⌋
莫名我倒覺得聽她講話的時間並不難熬,痛楚變得麻木,我倒是入迷了她講的事,甚至想就這樣待在雪地里繼續聽。
⌈哎呀,豬排飯都涼了!這麼好端端的豬排飯費歐娜居然讓她的保鏢扔到垃圾桶去了!多可惜啊!我媽說浪費食物就是造孽,下輩子就只能吃豬食了!還好老闆會讓我帶回去吃,我們店誠信經營,不會二次銷售,這還能吃好多頓呢。不能浪費!店裡的豬排飯非常好吃的!⌋她舉起了箱子上的外殼給我看,⌈這是我們的地址,乙四路12號,你不會有事的,一定要快點好起來,到時候你來我們店里,我給你免費做豬排飯吃……⌋
轟隆隆的飛機引擎聲傳來,我已經疲困麻木得睜不開眼,我被送上救援飛機時,她的聲音還縈繞在我的耳畔。
我從病房甦醒後,才知道多虧了那個叫恩地的女孩墊付急救費和醫療費三萬塊方幣,我才僥倖撿回了一命。
我握住她留給我的圍巾,我想念著她。
於是,我立刻下令尋找恩地的下落。
我知道了她家的地址,知道了她的學校和座位,知道了她打工的豬排飯連鎖店。我不僅僅是要感謝她的救命之恩,我是想要娶她為妻。
是的,沒錯。我想要和恩地結婚,因為我無可救藥地愛上了她,我發瘋似的想念她,我想馬上再見到她。
我告訴國王陛下,我必須立刻取消選妃。他只告訴我兩條路,要麼和異國公主聯姻,鞏固王權,要麼就讓我喜歡的那個女孩也參加選妃,看國民是不是認可她。我只能選擇後者,可問題是恩地甚至都不想參加我的選妃,距離選妃報名截止日僅剩幾天,她仍沒有報名參加。

我特意讓司機繞遠路,好經過她打工的豬排飯餐廳門口。車上的主治醫生說我現在在養傷期間不可以吃這類食物。皇家侍衛總官則提醒我說:⌈王子殿下,您剛遭到暗殺,萬幸兇手行兇未遂,現在各處都危機四伏,定要小心謹慎行事。⌋ 
侍衛官說得沒錯,危機四伏,現在的我的確遇到了人生中的最大危機,恩地是多麼危險,看到她就好像有顆糖果子彈穿心而過,讓我心動得窒息,看到她就好像有成千上萬顆甜心炸彈在我的心頭狂轟濫炸,我可是頑強的戰士,可我卻沒有力氣抵抗,只能被她的可愛打敗。
我多麼想見見她,我用手指將窗霧劃開,透過玻璃遙望她。她正在搬運食材,看上去很沉的樣子,她搬不動吧?真想上去幫她一把。旁邊那個男店員跟她是什麼關係,會是她口中的承勛哥嗎?樣子不像。
喂,他好像在碰恩地的手,好過分,快把你的手拿開!突然,恩地不小心撞到了身後的廣告板,差點摔倒,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受傷的手情不自禁地托起,好像能接住她,生怕她倒在冰涼結冰的地上。
恩地重新把廣告牌立好,上面是個女孩手捧豬排飯做的廣告,我定睛一看,還以為廣告牌上的女孩就是恩地,原來不是。恩地這麼可愛漂亮,在我看來拍廣告也綽綽有餘。還是不要了,那麼多男生走來走去都會看到她,像我一樣喜歡上她。
我想起了她說的話,恩地説要為我親手做一份豬排飯
車上的醫生,護士和司機全都看著我。
我們在車上等了一個小時,看得出車上其他人都焦躁不耐煩。但是我卻看得津津有味,透過車窗,看著店裡的恩地在認真清掃的模樣,讓我著迷。

我跟父王母後要求取消選妃,因為我受傷狀態不佳。父王乾脆直接了當的問我:「你是不是喜歡上那個救你的女孩子?」
他告訴我如果取消這個能夠聚攏民心的海選王妃活動,那麼就要進行跨國的政治聯姻,鞏固方國邦交。而欽定的結婚對象是異國公主,我和她甚至都從未見過面。
⌈可是,恩地來自平民階層,她和我結婚的話,不也是平民王妃嗎?⌋ 
⌈我們需要海選這個流程,能夠平息民憤,讓國民參與其中,瓦解叛軍鬥志的選妃活動。所以,凌天,你不要破壞規則。⌋ 
也就是說擺在我面前的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就只能政治聯姻,要麼就海選王妃。既然如此,讓恩地參加選妃,並且我選擇她不就可以了嗎?
事實並沒有我想得那麼容易,恩地沒有報名參加我的選妃。我很是沮喪,想必她顧慮到她的承勛哥所以才沒有報名。
所以,這個塞了三億方幣支票的信封,我幾次拿出來還是放了回去,現在還不是給恩地的時候。
因為我聽聞恩地家因為缺錢,她媽媽正勸說她報名參加選妃,為了得到皇室津貼補貼家用。我不在乎恩地為了什麼來參加我的選妃,我只在乎她能不能來到我的身邊。
試想如果現在我把欠她的這筆恩情還給她了,立刻解決了她家的經濟困境,那麼原本就死心塌地向著承勛的她就更加不會來參加選妃,那樣我恐怕就沒有機會再見到她了。
我每每想到這些,都會從夢中驚醒。
所以我自私地選擇暫時不還她人情,想要用激將法逼迫她選妃。而這個狠毒的決定是我內心深處最愧對恩地的。
正是因為我沒有把欠她的錢及時還給她,於是我看到恩地奔波於醫院,問詢院長無果,奔波於警局,尋求記者幫助無門。我遠遠地看到她踡縮在墻角放聲痛哭,我近乎忍受不住恨不得立刻衝上前去,緊緊地抱住她向她道歉,並把所欠的錢立刻還上,讓她免受經濟之苦。可是一想到逼她選妃入宮,我就不得不攥緊拳頭,剋制住自己的衝動,只好眼睜睜地看著她為了區區六萬塊方幣受苦受累。
那些日子的夜晚,我時常想起她哭泣的臉龐,她無助的眼神,即使她是我素不相識的普通女孩,遇到這樣的境況,我也定會伸出援手。
生母自幼就教導我為人要正派,我自責怎能對自己的恩人做出那樣殘忍卑劣的事情?那個我一見傾心的女孩,那個有恩於我的女孩,我怎麼能那樣兇殘地傷害她?
我的手中緊緊攥著那張支票,他的棱角延展出了一把銳刀,將我的掌心割破,鮮血直流。
恩地,對不起,讓妳受了那麼多苦。
恩地的母親知道了她墊付了錢後,無賴沒有還錢的事,又急又氣就病倒了,這讓我愈加自責內疚。我不敢想像這筆錢會把一對無辜的母女逼到這般境地,我反省自己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呢?
幸虧成承勛將恩地的媽媽背到了醫院及時搶救才撿回一命,聽聞她媽媽平安無事的消息,我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否則可就因為我的無賴釀成人命大禍了。
最後恩地終於迫於經濟壓力參加了我的選妃,她報名了。
但是終究我的計謀還是得逞了,恩地被逼得沒辦法,借了主人家費太太的錢總得還,所以終於來報名參加了選妃。
我舒了一口氣,卻並不覺得輕鬆。我本該高興的,畢竟她還是報名了,但對恩地的感謝和愧疚交織著,我恨不得她能快點進宮。
我竟不擇手段地暗中逼迫對我有救命之恩的女孩報名選妃,雖然終究我得逞了,但這絲毫談不上欣喜滿足,正相反,這成了我有生以來最愧疚,最自責,最羞恥的事。
知恩圖報,天經地義,我本該滿懷感激地親自登門,將這張感謝金支票親手呈給恩地,親口對她道謝,感激她的救命之恩。
一見鍾情,我就該直截了當,敞開心扉跟她告白:「恩地,我喜歡你。」想要娶她,我就該堂堂正正地登門提親,問她的媽媽,「可不可以讓恩地嫁給我?」
可是到目前為止,我都做了些什麼呢?我捫心自問。為自己的惡劣行經感到寒心而羞愧,但是我別無他法。我愛上了恩地,我愛她愛得瘋狂,我想念著她,我要是再不見到她,我馬上就要發瘋了,我必須在她跟成承勛告白之前,就讓她選妃入宮。
主要: 免費書 按最新 錦心綉口 FB社團
情慾度: 極高·甜寵 極高·暴虐
狂愛度: 狂愛 微愛 無愛  
按時代: 當代 未來 近代 古代
按角色: 總裁 外星人 黑道 王子
琴研寫作手記 ·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