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的言情小說
《囧》錦心綉口王妃系列第4冊
●含稅價格:NT$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247人
基本資訊 2018年3月31日已出版 8.6萬字/277頁 EPUB/PDF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王子殿下的生日之際,恩地想法設法籌錢準備禮物送他,結果這份禮物竟惹來王子吃醋。王子說:⌈承勛對妳的恩情,我都會替妳一一回報。妳只要專心致志對本王子我一個人好就行,不要再讓我醋意大發好不好?⌋ 王子甚至還柔情蜜意地威脅她,⌈妳要是膽敢再讓本王子吃醋,下回可不是只有親親這麼簡單了!⌋
小說詳情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先已在google和pubu上架,其他書城陸續上架

小說試閱 · 《囧》錦心綉口王妃系列第4冊
關於新任管家,我們既沒有從王子那裡聽到風聲,也沒得到皇室的通知,像是燈塔一下熄滅了指引,選妃活動像是一艘擱淺的豪華遊輪停滯不前,佳麗們在沉悶而煎熬的浩瀚黑暗中飄蕩,雖然每天依然是錦衣玉食,風光旖麗,但活得索然無味,仿若行屍走肉。
於是像是遙控器換台,拍攝角度沒有用遠景鏡頭,豬排飯沒有咖喱味,網速下降等等,這些雞毛蒜皮,不足掛齒的小事全都成為了導火索,引發了不同佳麗之間的爭吵和矛盾,我們從之前的無所事事變得焦慮煩躁。
終於在這無涯苦海中捱過了整整七天後,我們這艘漫無目的,亂作一團的小船終於看到了地平線,見到了朝日的曙光,只是我們沒有料想到這會來得如此突然。
這個週一的早上七點,在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王子和新任管家以及隨行人員突然造訪了我們的迎賓館。
在我們佳麗的想像中,我們應該會一番精緻的梳妝打扮,衣裝得體,面帶微笑,姿態優雅地迎接王子殿下和那位大家猜測臆想許久的新管家。
關於新管家是男是女,樣貌身高,處事風格,個性愛好等等,我們昨晚還聚集在女士空間內通宵熱烈討論,結果沒想到新管家今天就真的在我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和王子殿下一同過來了。
面前的可怕情境堪比高速公路連環車禍的災後現場,我難以想像王子殿下方凌天此時此刻親眼目睹我們時的真實心情,想必他的內心早已如山石塌方般崩潰。
我們這些佳麗們全都穿著睡衣,橫七豎八地淩亂地躺在女士空間的沙發床上,茶几上和地板上到處都散亂著零食袋和空飲料罐。因為我們背靠著軟綿綿的絲絨椅背,誰都沒有察覺到王子和新管家的靠近。
此刻,面對電視機側躺的伊玲正伸出白皙的小腿撈過了茶几上的遙控器,她靈活地用屈起的大拇指腳趾按動遙控器上的按鈕翻台,不時低聲抱怨:「好無聊啊,都是七點檔早新聞……」
熬夜打遊戲的品唯此刻仍盤腿坐在沙發上埋頭專注地通關,雙眼佈滿血絲的她已經玩了整個通宵,不知疲倦,全心投入的她到現在嘴裡還不時發出「噢」「呀」「哇」之類的感嘆聲,惹得在她身旁睡覺的芬妮被吵醒,頭髮蓬亂的她煩躁地翻了個身,用靠墊捂住了耳朵,埋頭繼續睡。
緊挨著的是李秀美,她餓得醒過來,上身還陷在沙發座上,雙腳卻抬高翹起架在靠背上,保持著這愜意慵懶的姿態。容易飢餓的她又拆開了一袋膨化食品「吧唧吧唧」地嚼著,發出脆亮的聲響,在她身側堆滿了各式各樣的食品垃圾。
不遠處的費歐娜和黃冠因為連夜酗酒,醉酒的她們把空酒瓶按保齡球的隊列排布玩樂,此刻十幾隻空紅酒瓶雜亂地倒在地板上,裡面的紅色酒釀也溢出滲透到了地板上,醉倒的費歐娜和黃冠則臉朝下,四肢無力地趴在沙發上呼呼熟睡。
我也剛醒來,正睡眼惺忪,揉著眼睛目睹著女士空間內一片狼藉,大家睡得東倒西歪,哪裡還顧得上候選王妃光鮮亮麗,優雅端莊的姿態呢?我睏倦地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隨後拿過了我綁在手腕上的粉紅色頭繩,展開手指將蓬亂的頭髮用五指簡單爬梳後,就束起了簡單利索的馬尾辮,用頭繩綁住。可我剛後仰靠上沙發椅背,頭頂只覺得「嘣」得輕輕一下,頭繩就即刻鬆開了。我頭也沒回就伸手在髮叢裡尋找,還垂頭看髮繩是不是掉到了前襟,在沙發椅上也摸索一番無果,反正是根髮繩,我索性就隨它去了。
當時的我可完全不知道是王子殿下站在我的身後,注視著我束起馬尾,而後使壞地悄悄地解開了我的頭繩。
想起他從身後注視著我一副懶散的姿態,我就感到羞窘萬分。
此刻,延智妍似乎已醒來多時,從她的視角也看不到王子大駕光臨。她正側躺在沙發一側,打開了筆記本敲打鍵盤侵入後門程序,邊嘀咕道:「讓我來查查看那個逃兵屌王子現在藏到哪裡去了?」
隨後她一邊挖鼻屎一邊敲打鍵盤,我見到她耐心地用食指從鼻孔裡摳出了鼻屎,而後在雙指間慢慢捻成了小球,最後吞進了嘴裡。
「呃,根據我的追蹤代碼,那個屌王子現在在迎賓館里。」智妍說出這條驚天動態時,語氣一如既往地平淡寡味,聽上去毫無嚴肅宣佈的緊張意味,想到平時就大大咧咧的她,這更像是一則玩笑,所以我們誰都不以為然。
放眼望去,迎賓館女士空間內仍然一派慵懶散漫。大家無拘無束地高聲打著哈欠,恣意地左右翻身,然後懶洋洋地伸著懶腰。
貝戈的身子卻懶得動一下,因為嫌光線亮,所以她就用自己胸罩作為眼罩蓋住了自己的眼睛才能入睡,聽聞王子現身迎賓館,現在「一罩障目」的她還頂著胸罩,自以為是地反問道:「王子在哪呀?我怎麼沒看到。」
這個時候只聽「咳咳」兩聲男性低沉的乾咳聲在我們身後響起,大家的心頭先是一驚,隨後不約而同地扭頭朝後方望去,這下我們全都愣住了。只見身著軍裝,頭型清爽,精神抖擻的王子殿下正和一位同樣身著軍服,英姿挺拔的女教官並排站列。王子握拳抵在嘴邊發出了乾咳聲示意我們,這才引起了我們注意。當我們全都驚恐地面面相覷時,王子不好意思地愧疚說道:「很抱歉,各位佳麗,沒有提前通知妳們,我就和新任管家貿然造訪,非常抱歉打擾了——」
他的話音未落,我們所有佳麗還身著睡衣和短褲,就驚叫著從沙發上彈起,大家搖醒了身邊還熟睡的佳麗們,或是捂著臉,或是抱著頭,連拖鞋都顧不得穿,就驚慌失措,羞窘萬分地從王子和新管家身旁擦肩而過,急著跑回了樓上客房趕緊梳妝打扮。
「都通通給我站住!」只聽這鏗鏘有力的低沉女聲一道令下,不容抗拒的嚴肅軍令從她口中蹦出時,仿若一顆顆釘子從她口中迸射出來,扎在了我們的腳背上,讓我們所有佳麗全都定住了身形,止住了腳步。
我們回轉過身來,循聲望去,那是站在王子身旁的新管家在發號施令:「現在全體集合!」
這位新管家是位女軍官,大約四十多歲,面相肅穆嚴厲,兩道濃黑的劍眉下,雙眸炯炯有神。她的身姿挺拔硬朗,站得如立柱般筆直。身著墨綠色軍服的她雙肩平穩寬闊,兩側顯示軍銜的肩章更顯得她的雙頭高聳威嚴,她的左胸口掛滿了顯示級別和軍齡的五顏六色方塊的資歷勳章,下身著幹练清爽的裙裝和軍靴。
相比起軍官一身意氣風發的軍裝打扮,我們卻身著鬆鬆垮垮的睡衣,赤著腳,蓬頭垢面,模樣狼狽不堪。
在她的要求下,我們臨時排成了一排組隊站立。大家都不好意思的地用薄被捂住了身軀,因為在王子殿下的注視下,現在這副邋遢的模樣實在丟人現眼。而我們這才發現女軍官的身後站著一位捧著一大箱軍服的副官,而王子身旁也跟隨了幾位侍衛,承勛哥也在其中。
這下我們全體佳麗算是形象盡毀,顏面盡失了,我不禁垂下頭,害羞地將薄被在胸口攥緊。
「看看妳們這副衣冠不整,披頭散髮的醜態!」女軍官一開口,那聲響氣勢如虹,如雷貫耳。
大家在迎賓館裡被伺候慣了,追捧慣了,不要說新任管家了,哪個造訪迎賓館的訪客過來不是對我們面帶微笑,客客氣氣的呢?就算真的對我們有什麼不滿,也不會這樣撕破臉當面破口大駡,因而女軍官一上來就劈頭蓋臉地指責我們,給了我們一個下馬威,讓我們震驚又不悅。
她批評我們頭髮散亂,佳麗們就下意識地捋了捋披在肩頭的長髮,有的用手指輕梳著髮絲,有的則用指關節纏繞著髮尾,大家漫不經心的模樣似乎都對這位突如其來空降迎賓館的新管家不以為然,頗為不滿。
而我也本能地雙手攏起了髮絲想要束起馬尾辮,卻突然想到我的髮繩弄丟了。我正垂著頭,視線落到王子的腰際,不經意間我竟看到他的褲袋裡竟然隱約露出了一截粉色的髮繩繩頭,那分明就是我的髮繩,怎麼會在他那裡?我抬眼看了看王子殿下,與他眸光交匯的時候,他沖我笑了笑,而後那只大掌自然地插進了褲袋裡,將露出一小截的髮繩藏進了褲兜,隨後若無其事地筆挺站著。
大家心裡都納悶著這位女軍官到底是誰呀?
「各位佳麗,」她皺著眉頭,眯著眼睛,視線從隊伍的一端掃視到了另一端,隨後昂首挺胸地自我介紹說:「我是接替大西擔任各位軍訓教官和管家的沈亞男!在接下來的軍事訓練中,會幫助各位佳麗練就強壯的體魄和頑強的意志!」
我們二十位佳麗大約是還未從自由散漫的迷夢中醒來,全都木愣愣地杵在原地。
什麼?軍事訓練?大家全都一頭霧水又覺得沮喪無趣。
還是王子率先帶頭鼓掌,我們才跟著拍手示意熱烈歡迎,雖然內心是如此抗拒。
此時此刻,王子殿下補充道。:「沈亞男上將是訓練方國女子特種部隊的四星上將,她參與過衛國戰爭的多場戰役,也是立下顯赫功勳,獲得過國王英雄勳章的悍將。」這樣令人肅然起敬的履歷,難怪王子殿下站在她身旁都不得不敬她三分。我們一時也被嚇得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初次看到各位,妳們的狀態讓我作嘔!妳們就像是一條條徒有皮囊,無所事事,好吃懶做的咀蟲一樣趴在那裡一動不動——」
這番不堪入耳的形容刺激著我們,也激怒到了王子。
他乾咳了兩聲打斷了她,為我們辯護說:「呃,佳麗們只是剛睡醒而已,早上不管是誰剛睡醒都是那個樣子……」
「放屁!我的士兵就從來不會那副懶洋洋的鬼樣子!」她回嗆道。
「可佳麗們不是士兵!」王子禮貌地提醒道。
「現在都給我通通把軍裝換上,頭髮盤起!」她使了個眼色,站在她身旁的小個子女副官就把箱中貼了我們名字一套套軍服分發給我們,「從妳們穿上軍裝的這一刻起,就是我的士兵了!好了,現在就整裝出發!」
於是大家手忙腳亂地散開,懷揣著全新的軍服套裝轉身往回跑。樓梯間發出了一陣「噔蹬蹬」的急促的腳步聲,王子沖著我們這頭喊著:「慢點!不急!小心別摔倒了!」
可馬上他的聲音就被沈亞男教官蓋過,她厲聲吼道:「別他媽給我磨磨蹭蹭,都動作快點!」
於是,這次我們沒能穿上鑲著蕾絲或鑽石的禮服,而是全都換上了整齊劃一的墨綠色軍事訓練服,左胸口紋繡著我們各自的號碼和名字,我的軍訓服上亦用墨綠底色,亮黃色的綉綫縫製著「4號 袁恩地」,下身換上了融合墨綠,淡綠和土黃的迷彩短裙,踏上了短筒黑色軍靴,盤起了頭髮,戴上了暗紅色的貝雷帽。
雖是這樣一身英姿颯爽的軍裝,可我們的心頭卻是五味雜陳。
在沈亞男軍官的帶領下,我們全體離開迎賓館,搭乘敞篷的大軍車前往郊外的軍事訓練營。
這回搭載我們的不是之前外飾華麗,內飾考究,每張座位都配有車載電視,還有車載洗手間,淋浴間,吧台的高級大巴,而是一輛迷彩色的頂著帆布大棚的漏氣通風的軍車。
我們要從高高的車尾登上車子時,王子殿下體貼地抬起了手臂,讓我們抓住他結實的臂膀登上車。我動作慢,落在了最後一個,將要登車時,其他佳麗們已經齊刷刷地坐在了車內兩側的條凳上。明媚刺眼的日光透過敞篷車的縫隙映照著佳麗們,她們不約而同地目光全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害羞地拉了拉未及膝蓋的迷彩裙襬,因為覺得自己的腿型不好看。我不敢直視王子的眼睛,只顧低著頭將自己的手心輕輕搭在他的前臂上想要登上去。
可還沒等我抓穩他的前臂,他就放手了。我的心頭一驚,也許是他累了,就讓我自己想辦法爬上去了吧。未料到這個時候,我的腰間一股溫熱,王子殿下竟然用雙掌掐住了我的腰際兩側,他將我輕巧地舉高時,我的腳尖離地,仿若一下騰空飛到了萬尺雲端,日光映照著他的俊顏,我看到了他的身周籠罩著璀璨光暈,一時讓我神魂顛倒,有種在天際翱翔的錯覺。
我倒吸一口涼氣,雙膝屈起,他隨即穩當地將我托舉到了車上,我覺得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他托抱上車,真是害臊極了。
「謝謝。」我小聲道謝,都不敢大聲呼吸。因為他所呼出的空氣被我吸入時,都會讓我感到眩暈般的迷醉。
然而,短暫的心動甜蜜即刻被其他佳麗們凜冽的目光所迸射出的尖刀刺得粉碎。一路上我沒敢再說話,安分低調地坐在了條凳的末尾。
王子和沈亞男軍官搭乘另一輛軍用吉普車隨行,而承勛哥作為王子的貼身侍衛也伴隨同行,兩輛皇家電視臺的攝影車跟拍。通向軍營的路上顛簸而泥濘,我們抓住扶桿穩住身子,忍受著搖晃的車體和炎熱的日曬。
主要: 免費書 按最新 錦心綉口 FB社團
情慾度: 極高·甜寵 極高·暴虐
狂愛度: 狂愛 微愛 無愛  
按時代: 當代 未來 近代 古代
按角色: 總裁 外星人 黑道 王子
琴研寫作手記 ·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