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蛙》-目錄頁
《蛙》著迷妳蛙姿的嫵媚姿態
●含稅價格:NT$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2627人
基本資訊 2017-12-22 PDF/EPUB 264頁/8.4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她的鼓勵支持使得當初絕望的他⌈青蛙變王子⌋ ,如今成為實習記者的她曝光污水中毒黑幕慘遭追殺,深愛她的蛙人總裁為愛全力守護。工廠以污水流經的池塘仍有青蛙存活為證據否認污染,池蛙遂被捕殺提煉解毒劑救中毒者,而為新聞調查長期浸泡污水的她亦中毒高燒,此刻卻已無蛙可捕。蛙人總裁重金買蛙落空,卻突然意識到作為蛙人,自己體內的腺體亦可分泌解毒劑,但卻發現必須用交合方式才能將解毒劑最快輸送至她的體內,於是他探索她的身體,竭力交合為愛解毒……
煽情浪漫,奇幻蛙戀,濃烈情色
小說詳情  

小說試閱 · 《蛙》著迷妳蛙姿的嫵媚姿態
萬幸治愈,劫後餘生。
發現瑞格的精液的確可以解毒救人,茵茵建議他聯絡科研機構,積極參與解毒研究。
⌈或許你的體液還可以去救其他人。⌋ 茵茵說出這樣的想法時,彼此即刻陷入了尷尬的沉默之中,畢竟瑞格是要通過私密的交合方式才能解毒。
她趕忙補充說:⌈我是說能不能用你的體液開發出平價的解毒藥物給更多人也說不定呢?⌋ 
於是,在茵茵的建議下,瑞格向主治醫生和其他專家寄去了體液樣本,不久兩人就得到答復——
對於瑞格體液能解毒他們還不能妄下定論,將會繼續追蹤研究。而蛙人瑞格的解毒腺每次所釋放的劑量雖然相當於百隻池蛙的解毒量,可仍只足夠提供給一名患者解毒,否則過量釋放解毒劑,也會導致蛙人精盡人亡。
瑞格鬆了一口氣,事實上,蛙人的他只想也只能成為茵茵一人專屬的解毒蛙。
而現在,茵茵才⌈起死回生⌋不多日,瑞格又陷入了苦悶之中。
此刻的他正坐在床尾椅上,微亮的晨曦勾勒出他高大的側身身形。瑞格弓著身子,胳膊肘支在膝蓋上,像隻憂心忡忡的雄蛙伏在荷葉上,目不轉睛地凝視著神清氣爽的雌蛙茵茵,她正起身前往更衣間,換上職業裝。
瑞格不禁想起了幼時被貪玩的他緊抓在掌心里的小蝌蚪,他越是怕蝌蚪遊走,迫切地牢牢攥住,蝌蚪就越是滑膩靈活地快速從他的指縫里溜掉。
所以在給茵茵解毒後,他們徹夜長談,此前還互不妥協的兩人終於彼此做出了讓步——茵茵可以復工回新聞社,但只能去廣告部工作。
這個平衡點既能顧及到瑞格要求茵茵終止新聞調查的強烈訴求,又能滿足茵茵重返新聞社繼續工作的熱切願望。
然而,對於尹茵這樣一個渴望曝光黑幕,揭露真相,撰寫有社會價值和影響力的新聞報道的記者而言,逼迫一個有抱負的記者去拉廣告,無異於是對她職業生涯的莫大羞辱和打擊。
縱使如此,她還是強打起精神,不情不願地調職去了廣告部。
廣告部清一色全是女職員,作為整個新聞社里油水最足的部門,若不是有點關係和背景,還真沒法進來。
既然來了,茵茵就精神抖擻,幹勁十足。當她踏進廣告部辦公室時,高高束起在後腦的馬尾辮甩起,像一匹奔馳的駿馬揚起馬尾衝入,鬥志昂揚的模樣絲毫不見大病初愈的疲乏和對工作不適合的反感厭惡。
茵茵的主要任務是負責尋找和維護廣告贊助商,撰寫廣告文案。雖然出去拉廣告從來不是她的興趣和強項,但她還是萬分珍惜復工的機會,認真研究,充分準備。
當日下午,正當茵茵即將出發打算前往數家公司一一拜訪拉廣告時,社長卻喊住了她,告訴她說:⌈付氏金控已經買下了我們全部的主廣告位,付總現在可是我們新聞社的最大金主,而且付總也特別指定由尹茵妳負責窗口對接哦。⌋
社長一口一聲諂媚的⌈付總⌋,這⌈付總⌋ 不是別人,正是付瑞格。 
於是,社長心花怒放地催促尹茵趕緊前去付氏金控公司,要她把廣告文案帶給付總過目。
想來自己供職的新聞社竟然又受到付瑞格的關照和恩惠,這頓時讓茵茵原本懷揣的躊躇滿志像被扎破的氣球般一下坍縮,瑞格自作主張的鋪路相助非但沒能讓她沾沾自喜,反倒讓她有種自始至終不得不依賴夫君的零價值感。
她灰心喪氣地去了付瑞格的辦公室,一見尹茵到來,瑞格就放下了手頭的事情,從辦公桌前站起身來。
不過才分開短短一個早上,他就洋溢著久別重逢的喜悅,笑臉盈盈地走到她跟前,親切地擁抱住風塵僕僕趕來的她。
⌈我明明有派車去接妳,妳怎麼不坐?幹嘛自己辛苦搭地鐵過來,身子累到了怎麼辦?⌋他關切地摟著她問道,可這小題大做的誇張保護慾分明讓她甚是負擔。
⌈你以後不要再派車來了,部門同事們都在說閒話呢。何況你的公司離我的新聞社地鐵只有一站路,一出站就到了。⌋ 
茵茵拒絕他的好意讓瑞格有些尷尬,轉而他的嘴角擠出一絲笑容,俯身愛撫著她的髮絲,溫柔地告訴她:⌈以後妳有任何需要,需要任何幫助,都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她本該對他滿懷感激的,可莫名這番話卻反倒把她激怒了。茵茵一下甩開了他的臂膀,氣勢洶洶地劈頭蓋臉抱怨道:⌈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這樣擅自做主幫我!我自己的工作自己會完成,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再隨便插手我的工作,干涉我的工作!⌋
瑞格任由她沖他發脾氣,並沒有絲毫怒意,大掌輕柔地一下包裹住了她發火時攥起的粉拳,曖昧地問她:⌈我倒是想問問你們社長,廣告部的員工對付費廣告主說話時,怎麼能是這麼兇巴巴的態度呢?難道不該溫柔一點嗎?⌋  
瑞格拿廣告主的身份壓制她,讓她更是生悶氣,他不想氣她,摟住她纖細的肩頭,又滿是保護慾地輕語勸說道:⌈茵茵,不要總是覺得我是在自作主張干涉妳的事,好不好?我是妳的丈夫,我在乎妳,心疼妳,妳的事我怎麼可能不管不問呢?妳現在雖然在廣告部,可是真的要妳四處奔波,千辛萬苦到外面各家公司去求贊助,拉廣告,妳叫我怎麼可能捨得?⌋ 
他說著輕啄她的嘴唇,茵茵被他這番柔情蜜意的告白觸動,自覺剛才那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態度真是讓人慚愧。
她的語氣緩和下來,誠摯地道謝說:⌈瑞格,謝謝你買下我們新聞社的廣告位。現在正是我們社運營艱難,資金周轉困難的低潮時期,謝謝你給我們社死裡逃生的機會。⌋
⌈幹嘛這麼見外,跟我還說什麼『謝謝』?真的要感謝我的話把廣告文案做好就對了!⌋  
⌈哦,說到文案,我帶了三個廣告方案給你,你看下吧。⌋她從挎包里掏出厚重的文件夾時,邊提議說, ⌈我其實可以在雲端共享文案給你看的,那樣既高效又方便,其實根本沒必要這樣費時費力列印了再送過來呢!⌋  
此言一出,瑞格居然一下就沒有了看文案的心思,不悅地從她手中抽過了文件夾,悶悶不樂地擱在了一旁,轉而將她緊鎖在懷中,較真地質問她道:⌈幹嘛要雲端共享?難道妳不想親自送文案過來順便來看下妳的老公嗎?⌋
他這副頂真的模樣讓她忍不住撲哧一笑,她捧起了他的臉,在他的唇間輕啄了一吻,用這個吻肯定地回應了他——我當然想見你。
這下,他就追著她的唇,吮吸著她,吻得更兇了。
⌈知不知道每天我有多想念妳,多擔心妳?⌋ 他緊緊擁住她,在她耳畔柔聲低語,⌈自從妳中毒以來,我真的恨不得時時刻刻能讓妳在我身邊,哪怕像現在這樣常常讓我看到妳,把妳摟在懷裡也好,只有這樣,我才能確認妳平安無恙,這樣我才會安心。⌋ 
她伏在他的胸膛,透亮的眸光仰視著他沉醉在這熾烈美好的片刻時光。
當他的掌心在她的面頰上愛撫,察覺到那股微燙的熾熱正不斷地竄入他的手心時,他不安地皺了皺眉頭,感知那不是因為害羞而肌膚發燙時,他緊張地俯身攬住她的肩頭,垂下頭,用自己的額頭抵住了她的額頭,急切地感知著她的溫度。
頓時,瑞格神色凝重,忐忑地問道:⌈茵茵,妳怎麼又發燒了?⌋ 
她一下慌了神,此刻的茵茵的確感到些許不適,但她並不想讓瑞格擔心,於是謊稱說:⌈沒有啊,我現在很好,我沒事。⌋ 
瑞格哪裡放心得下,根本不會被她輕描淡寫的三言兩語敷衍過去。他用掌心再次輕貼她的額頭,臉頰和脖頸,愈加發燙的溫度就讓他愈加焦心,他追問道:⌈現在有沒有覺得不舒服?⌋ 
茵茵的臉色又一陣緋紅,一陣慘白,卻還是一個勁地逞強跟他說:⌈ 我很好,沒有任何不舒服。⌋ 
她並非感知不到體內燃起的高溫,她正忍著頭昏眩暈的不適,一想到若是再度高燒,好不容易剛剛復工的她必定又要再度被瑞格鎖在家中療養,遠離心愛的新聞事業,所以她才連連否認身體異樣,裝作無恙的樣子拿過廣告文案想要轉移話題。
現在的瑞格哪裡還有心思看文案,她是真的平安無事,還是在逞強掩飾,對她了如指掌的他還不是一眼就看穿了她。
知道她愛逞強,他固然不會輕信她的一面之詞,所以找出了體溫計,不容拒絕地說道:⌈不管怎麼樣,先測一下體溫再說。⌋
話音剛落,茵茵就心虛地擺手說不用,而瑞格卻已經在辦公椅上坐下身來,不由分說地扣住她纖柔的腰肢,一把將她拽入懷中,讓她坐在自己的腿根上,她不安地扭捏著身子抗拒著。
⌈妳現在的身體狀況這麼不穩定,高燒好不容易退了又還容易復發,還不肯讓我量體溫確認?⌋
這下,瑞格就強硬地攔腰抱起了她,將她捧到了辦公桌上。
他一下推高了她的裙擺,纖維布料的褶皺即刻從她的膝蓋處順著腿根推移到了她的腰際,腿窩間包裹著的淡粉色蕾絲底褲袒露出了一小片。
⌈嗯……不要…… ⌋ 
她逃避著他的視線,慌亂地夾緊雙腿,腿心的那片薄布就愈加褶皺縮小。瑞格抱住了她的腿關節,將她的雙腿抬高,朝著胸前屈起。
這下,他托抱著懷中的茵茵,大掌扣住她的腿根內側,藉著透過落地窗的透亮日光,偏過頭就能清楚地看到她的底襠。
⌈唔……不要嘛…… ⌋ 茵茵羞燥地推拒,畢竟是在透亮的辦公室內,又是上班時間,她覺得特別不妥。
可瑞格的手指已經勾住了她的底襠布料邊側,朝著一側拉開,這下她張開的腿窩里的景致就沒有了布料的阻擋,幾乎被他一覽無遺。
細密柔軟的絨毛像是烈日下的枯草,毫無生機,私密的兩瓣嬌柔花瓣像是蔫掉的花兒,原本應該濕漉漉的花穴卻宛若河流蒸發般乾涸,這些脫水現象無不印證著她正發燒。瑞格更是心急地要將溫度計刺入她後臀乾燥的岩洞里一探究竟。
茵茵扭捏著腰肢,挪動起嬌軀,拉開的底襠布料重又扭曲遮蓋住了後庭。這下,心急的他乾脆悍掌猛地就將她的底襠布料蠻力一扯,只聽⌈咝啦⌋ 一聲響,底褲就被他扯爛了。碎布條還掛在她的腰際,而底襠布料卻已經剝離,私處沒有了遮羞布的遮掩。
她倒吸一口涼氣,裸露的後臀扭來扭去,不想被刺入溫度計。瑞格不得不輕拍她的綿臀威懾,但大掌落在她軟綿綿的嬌臀上時,掌心並不敢用力,生怕真的打疼她。
⌈聽話,別亂動。⌋ 他嗔怒道,懲戒意味地在她的臀肉上又拍打數下。
嬌軟綿柔如藻泥般的臀肉惹得他忍不住又在掌心掐捏一番後,這才朝著兩側掰開她的兩片臀瓣,使得她的臀縫袒露出來,那處乾澀褶皺的微小岩洞就映入眼簾。
她敏感地試圖夾臀,收攏菊穴,可他的悍指正硬生生地掐住了她的兩片臀肉。他的烏亮眸光直勾勾地窺視著她的後肛,眼見溫度計又將再度刺入,心慌的她卯足了渾身的力道在他的懷裡扭轉掙扎。
羞窘抗拒間,茵茵能清楚地感知到臀下他的粗長正隔著長褲布料堅硬地膨脹,臉紅的她愈加不安地躁動。
正扭捏掙扎之際,她的襯衫前襟鈕扣也鬆開,瑞格順勢解開了她的上衣,將她的胸衣扯掉。於是,這對飽滿乳房彈現,像是一縷午後的柔光籠罩著兩座堅挺的火山雪峰,豐腴乳肉是覆蓋的皚皚白雪,異常紅粉的乳頭則像是岩漿即將迸發的火山口。他的手指輕柔擰捏她的乳尖,通紅灼燒的乳尖正和當下她發燙的身子吻合,更讓瑞格確信她定是又發燒了,當然要給她量體溫確認。 
可她繼續不安分地想要掙脫他,沒想到給她量體溫竟這般費力,不耐煩的瑞格一時惱火,粗糲的悍指就撥開了她柔軟的蜜草,找到了那顆紅粉花蕊,雙指一下就掐住了她的嬌蒂使力擰捏。
⌈啊—— ⌋ 茵茵張嘴驚呼一聲,她最敏感脆弱的嬌點被他揉捏摩擦時,她只得雙腿虛軟,下肢酥麻,完全沒有了抗爭的力道,任憑他將她的雙腿徹底敞開。
無力扭動的茵茵,酥軟的下體被托抱在他懷間。瑞格小心翼翼地將溫度計刺入了她臀縫中的後洞,她的嬌臀一緊,稍稍顫動了一下,鼻音發出一記嫵媚的輕哼,隨後就乖順地用菊穴吸絞住溫度計,無力乖順地倚靠在了他的懷中。
瑞格就這樣托抱著她升騰著熱氣的嬌軀,她胸乳和私處的部分被扯去衣料遮擋正完全袒露給瑞格,茵茵羞窘極了,偏過頭將漲紅的臉孔埋在了他的胸膛。
瑞格卻覺得給嬌妻檢查,理所當然,並不任何害臊之處,他細緻地觀察著溫度計頂端緩緩竄上的數字。⌈三十九度⌋ 讓他憂心大驚,未料才解毒恢復數日,她又再度復發高燒。
這下,心急如焚的瑞格大掌捂住了她的小腹,舉抱著茵茵將她架到了辦公桌上,她的雙臂撐著桌面,背過身嬌媚地伏在桌上。
茵茵扭過頭,見到瑞格正站在自己臀後,鬆開皮帶,解開褲頭。
而此刻,她的後庭里還置入著體溫計,顯示屏的部分露出了臀外,並沒有被他抽出來,瑞格依然讓她的後穴吸咬住溫度計,只是捏住溫度計末端稍稍在她的菊穴內旋轉,使得顯示屏朝上翻轉。這微小的旋動也刺激得她肌理緊窄的小肛敏感不已,伴著她的低吟,菊穴顫抖緊縮。
⌈茵茵,把屁股再抬高些。⌋ 他輕聲說著,大掌捧著她的肉臀愈加抬高,迫使她朝後向他撅起後臀。
隨之,瑞格就輕拍著她那兩片緊張的綿軟臀瓣,而後使力朝著兩側掰開臀瓣至最大,略顯乾澀的溫熱嬌穴此刻就隱約可見。
當他撥開熱乎乎的花唇唇瓣,她的緊窄小穴才能被窺見一個小口,瑞格粗喘著挺動悍驅,立刻將硬挺的碩長如同藥劑般挺入了她的嬌穴之中。
⌈啊——唔—— ⌋她仰頭溢出一聲媚骨驚叫,乾燥緊小的穴兒沒來得及有濕水的滋潤就直接被他這碩大這般挺進,著實刺痛。
而他已將她的小穴撐滿,並開始了迅猛的戳刺旋轉,她還沒來得及適應,就被他折磨得眉頭緊縮,嬌喘連連。
⌈啊——啊—— ⌋酥軟的吟叫迴蕩在午後的辦公室。
滾燙通紅的嬌軀隨著他的抽插劇烈震動著,兩團倒掛的酥乳也搖擺晃動著,瑞格扣住她的後臀,犀利的目光緊盯著她的後庭夾住的溫度計指數,奮力抽刺著。
她的嬌穴不由自主地愈加緊縮,牢牢地吸絞住他胯下的男性。
被她的緊穴壓迫,瑞格再也控制不住地在她的穴內迸射出解毒劑的白液,溫熱粘稠的液體煨滿她整個穴兒,兩瓣嬌唇也竭力吮吸吸收。
不多時,餵飽解毒劑的她原本泛紅的嬌軀紅潮就褪去,顯露出了原本的瓷白,如焰火般的乳尖也開始褪色,由深轉淺變味了淡粉色,仍然插在她後庭菊穴中的溫度計指數也鮮明地緩緩下降。
瑞格轉憂為喜,密切監控著她臀上的指數,即使已降至正常體溫也不急著立刻抽出解毒碩長,而是繼續在她的嬌穴內緩慢地溫柔抽刺,直到她能接受他的抽離,他才溫柔地和溫度計一同從她的雙穴中抽拔出來。
茵茵的嬌穴吞嚥了他的解毒體液後,果然退燒,讓人甚是欣慰,而當瑞格注意到她的穴口還流溢出白液,下滑淋濕到了陰唇唇瓣。
他微微皺眉,輕語著:⌈解毒液要全都吃掉哦。⌋於是就將手指輕抹掉花瓣上白液殘餘體液,將沾著白液的手指重又刺入她的穴口,把殘留的白液餵給了她吃。
⌈嗯…… ⌋ 被她猛烈抽刺過的敏感嬌穴哪裡還經得起他的再度刺入,茵茵止不住溢出嬌媚驚呼,隨即虛軟地癱軟在了他的懷裡。
茵茵被他抱下時,已經渾身虛脫連路都走不動了,袒露著胸乳和私處,瑞格並沒有給她穿回胸衣和內褲,而是直接將自己的外套將裸身的她包裹住,隨即抱著她毫不顧及他人目光就走出辦公室,穿過廊道,來到停車場。
他要懷抱著他的嬌妻先驅車回家了。
高燒的復發並沒有讓茵茵警覺,她的復工計劃不受任何影響,沒有任何變動。
這日清早,茵茵看著鏡中身著職業裝的自己,努力揚起嘴角,擠出一絲元氣滿滿的勉強笑容。
比起此前擰成一股繩,充滿幹勁,熱血滿滿的新聞調查部,調職去的廣告部卻充斥了令人窒息的勾心鬥角。
為了爭奪廣告客戶和資源,同事們在這沒有硝煙的戰場暗中廝殺拼搏。
仰賴著付瑞格所以業績高枕無憂的茵茵每次去送廣告文案,都會遭到妒忌她的同事背後的冷嘲熱諷:⌈ 某人又拿著辦公事的藉口去跟老公幽會了。⌋
他們總試圖暗中破壞她的文案,盼著她淒慘落敗,看她笑話。
也有原本交情淡如水的同事因為廣告金主是付瑞格,對她一反常態地熱情似火,自來熟一般跟她一個勁地套近乎,不知趣地企圖透過她想要從付瑞格身上得到什麼好處。
茵茵無奈地歎息一口氣,她告訴自己要振作。
想來在新聞調查部里實打實的鼻青臉腫,破皮流血,劃傷中毒她都通通不害怕,又怎麼會害怕這些皮不養肉不痛的拉幫結派,閒言碎語呢?
她抬頭挺胸深呼吸,準備妥當,正要神采奕奕地出門前去新聞社時,瑞格卻伸出長臂一下攔住了她。
⌈茵茵,先量體溫,體溫正常我才能放妳走。⌋
⌈不用了,現在我已經好了。⌋ 
如今,瑞格早就沒了和她爭執說教的耐心,既然執拗的她不從,他乾脆就直接攔腰抱起了她,扛在了自己的寬闊肩頭,從玄關處一下闊步走回了客廳的沙發。
⌈放下我—— ⌋ 她不滿地握住粉拳捶打著他的後背叫嚷著,瑞格根本不理會她,邊走邊將她的裙子拉鏈拉下,隨即扯掉了她的裙裝。
下身僅著內褲的茵茵知道自己的後肛又要被插入溫度計,緊張地收攏雙臀,不斷蹬腿掙扎。
瑞格惱火地直接將她放倒在了翠綠的天鵝絨沙發上,她的手肘和膝蓋撐著,趴在沙發墊上,下身僅有薄薄的一條內褲遮掩。
瑞格見茵茵併攏雙腿又在反抗,粗蠻地悍掌拉住她的底褲邊沿,一下就將薄布從她的腿心間撕扯掉,兩瓣豐腴白皙的臀肉就再度映入眼簾。
⌈妳怎麼這麼不聽話呢?⌋ 不耐煩的他氣惱地猛捏了一下她綿軟的臀肉,沖著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這回是實實在在的一記,只聽脆亮的一聲響,她的半臀上就透出了一道紅印。
⌈唔—— ⌋ 她委屈地低呼一聲,被打疼了,眼眶里就打轉著晶瑩的淚珠。
一看把她弄哭了,瑞格又覺得自責心疼,趕忙收手從身後環抱住她的腰肢,緊貼著她,大掌扣住了她小巧的下巴,迫使她轉過頭,覆住她的嘴唇就是猛地一陣強吻。
⌈再不乖乖給我量體溫的話,我又要打妳屁股了!⌋ 他吮吸著她乾澀的嬌唇,內疚自己下手太重,掌心不由自主地撫住了她被打的臀肉,溫柔地愛撫輕揉,給她緩解疼痛。
他輕吻著她的眼睛,將眼角和睫毛上沾淋的淚珠全都吮吻掉,順勢溫柔地解開她的衣襟,查看她乳房的色澤。發現她的乳尖又呈現出了發燒時才會出現的玫紅色,他愈加心急地要給她量體溫,可茵茵並不買賬。即使明知瑞格為她量體溫是出於擔心她,固執的她還是不願受他控制,被他擺佈。
她甩開瑞格,裸著下體在沙發上爬行,想要逃走。
⌈妳居然還想逃走?⌋ 
瑞格再也克制不住內心的怒火,可這回他既不攔腰拖住她,也不抽打她的後臀威懾她,只見她用雙膝爬行時,彈翹臀部搖動,透過雙腿間的縫隙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裸露的私處。
瑞格就伸出大掌,乾脆從她的臀下探入到了她的私處,強悍的拇指撥開她的花唇,一下就刺入了她柔嫩的嬌穴內。
敏感的穴兒一被她侵入,就緊緊吸絞住了他的指關節。
⌈啊—— ⌋ 柔弱的茵茵像是被點住了死穴般,一下定住了身形,渾身沒了力氣。
瑞格更是屈起指關節,朝下摳弄著她的肉壁,脆弱點被他按壓摳動,她嬌喘著雙腿顫抖,根本已經無力向前爬動。
於是,瑞格的拇指還在她的穴內攪動,餘下的四指則覆住了她的嬌蒂和絨毛,安撫擰捏。
⌈唔—— 唔—— ⌋她呻吟著,艱難地轉過頭,伸手想要將瑞格的大掌從身下拿開,可她微弱的力道哪裡抵得過他的,被瑞格的悍掌單手掐住私處就往回拖行。
她的膝蓋摩擦著綿軟的沙發墊,嬌穴就這樣被他的手指插著,整個嬌軀又退回了他的身旁。
可他並沒有鬆手,粗糲的手指仍在她的穴內抽送。
⌈啊……嗯…… ⌋ 她哀憐的喘息嬌吟沒有換來瑞格的手軟,相反他還加重力道蹂躪她的穴兒以示懲罰。
不僅如此,茵茵的雙腿間因被他的前臂置入,根本無法併攏,兩片臀瓣也自然張開,臀縫間的菊穴裸露。
這下,瑞格終於能鉗制住想要逃跑的她,將溫度計順利地刺入了她的後肛。
當冰冷的溫度計金屬頂端侵入時,雙穴全都被撐滿的她渾身哆嗦,搖晃著倒掛的酥乳,仰頭溢出了一聲嬌吟,一下伏倒在了沙發椅墊上。
瑞格專注於她菊穴內溫度計上的數字,居高不下的⌈三十八度⌋果真印證了他的憂慮。
他趕忙從她的緊穴內撤出手指,繼而換自己胯下的蛙人解毒腺迅速刺入。
一番悍然頂撞搖動,雙穴的刺激惹得她尖叫連連,他邊注視著她臀內的溫度計,愈加猛烈旋轉戳刺,釋放出解毒白液餵入。
一如既往,只等溫度計指數下降並穩定到了正常體溫,瑞格才將自己的解毒腺粗碩和溫度計從她的雙穴內抽拔出來。
而此刻的茵茵已經如同被掏空般嬌軀酸麻,渾身乏力地癱軟倒在了沙發上。
瑞格注視著裸身的茵茵,邊愛撫著她已經褪去潮紅的酥乳,邊給社長打電話說:⌈今天茵茵身體不舒服請假,不去新聞社了。⌋
社長當然一口答應,電話里還反復向廣告主瑞格道謝。
他掛斷電話,只見茵茵正嚶嚶地哭泣著,委屈地對瑞格說:⌈下回再也不敢了……⌋ 
她被瑞格戳刺得雙腿一時都無法合攏,只得分開腿伏著。腿窩處還沾淋著他噴射的白液,潮濕粘稠一片。
這回她見識了瑞格的野蠻厲害,哭著說是明白了之前原來都只是他的手下留情,以後再也不敢輕易惹他了。
接下來的每日早晨,茵茵在起床後,都會在瑞格面前主動將自己的內褲脫掉,而後乖順地朝著他將後臀撅起抬高,後肛聽話地接受他插入溫度計測量體溫。若是體溫正常,他會放行。若是再度發燒,他就會交合抽刺餵入解毒劑。 足量的白液解毒劑通常都會從她窄小的嬌穴內溢出,小穴被抽刺後的她總是雙腿一時合不攏,兩片嬌嫩陰唇唇瓣也打開著,私穴張合著幾乎要將吞下的解毒劑重又吐露出來。每每這時,瑞格總會讓她安分地繼續分開腿仰面躺著,自己的手指則捏住她私處的雙唇,使之閉合起來繼續吞嚥解毒劑。
在密集的餵入大量解毒劑後,茵茵的身體已經恢復平穩。
她被他時刻嚴密守護的甜蜜刺激之餘,也時常感到負擔壓抑,因而當茵茵聽聞瑞格將去許願河流域洽談度假村投資案出差,她就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興奮感。
幫瑞格細心地分類整理好行李,為他穿上出行外套,送他離別時,瑞格和她相擁吻別。
他扣住她的後頸,直勾勾地俯視她,不容抗拒地命令道:⌈我出差不在家這兩天,每天早上妳出門前,都要自己量體溫給我看,讓我確認,知道嗎?⌋
於是次日清早,茵茵不得不側身對著熒幕那頭的瑞格,一手拿著溫度計,另一手羞澀地緩緩掀開自己的睡裙裙擺,他的目光隔著熒幕,目不轉睛地直勾勾地注視著她被粉色絲綢內褲裹覆的私處。
臉頰上泛過一抹羞燥的緋紅,她側身跪坐著,纖巧的手指勾住了絲薄內褲的邊沿,稍稍抬臀,慢慢地將這塊透薄的遮羞布從臀上褪去。
他目睹著這塊薄布從她的腰際輕扯到了腿根,整片光潔豐腴的臀瓣袒露,隨後被牽拉成布條的內褲被下拉到了膝蓋處,束縛著她的雙腿無法分開。
茵茵輕巧地抽出了一條腿,薄布就掛在了另一條腿上,她得以微微敞開雙腿,可她只拿側面對著他,縱使他是她的丈夫,她仍羞於裸露私處直面他。
於是,被她的纖腰和腿根遮擋熒幕,瑞格只能大致看出她的小手正捏住溫度計置入自己的腿心間,只見她嬌軀一陣顫抖,嬌媚地吸氣著,他就知道溫度計已經刺入了她的後庭菊穴。
⌈唔……唔…… ⌋ 她在床單上扭捏著嬌臀,輕哼著鼻音,小手握住溫度計不放。
⌈瑞格不用擔心我,我的體溫現在正常。⌋她低喃著寬慰他說道。 
他想要親自驗證,於是霸道地溫柔命令道:⌈茵茵,把身子轉過來,看著我。⌋
起先她並不好意思挪動,在丈夫的再三要求下,她腰肢輕扭,綿臀一轉,害羞至極地將自己敞開的雙腿正對著熒幕前的瑞格。
這下,他著迷地凝視著她的私處,微突的蛙眼恨不得能穿透熒幕直視她。瑞格頗感驚訝,他的嬌妻茵茵正細眉微鎖,雙眸輕垂,小手握住溫度計還在輕輕搖動,然而這隻溫度計卻並沒有被置入她後肛的孔洞內,而是插入了她的嬌穴中。
隨著細棒在她的穴中輕搖,她的嬌軀震顫不斷,蘇媚的嬌喘縈繞耳際,輕盈的肩帶也從圓潤的肩頭滑落,蕾絲花邊領口下裸露出了光潔酥乳,隨著身子的輕搖也震蕩著誘人乳波。
瑞格失神地淪陷在她迷人的身姿中片刻,好不容易找回些理智,克制著胯下的腫脹,提醒她說:⌈茵茵,應該要放在妳後面的菊穴里測體溫,不是放在妳的小穴里呢。⌋
⌈不要嘛~⌋茵茵嬌嗔回絕,轉而又用那酥軟的聲音撒嬌道,⌈茵茵就要放在小穴里嘛,因為茵茵想你了,瑞格。⌋  
聽罷,瑞格的體溫瞬間飆升,頓感渾身熾熱,被她挑逗的媚姿和曖昧的情話引誘得勾魂攝魄。
眼下,茵茵穴內含著的體溫計倒還顯示著體溫正常,裸露的淡粉色乳尖也的確透著正常平穩的體征,看來這回的高燒恐怕是要輪到瑞格了,此刻悍驅燥熱的他正慾火中燒。
瑞格對她的身體已經了如指掌,她的嬌穴口相當隱蔽,平日里他索要她時,都要摸索尋找一番,使力撥開她下體的花唇唇瓣,原本閉合的花穴口才勉強稍稍打開,花徑內的甬道更是令人咋舌的緊窄。想到這裡,他竟然對當下在她穴內搗動的溫度計嫉妒至極。
之後,前去洽談投資案的瑞格自然心神不定,會議上陳列的度假村建築模型內的岩洞和水流讓瑞格的腦海中不斷交替切換成茵茵的嬌穴。
終於,這晚茵茵一打開房門,吃驚地發現結束手頭工作的瑞格竟提早回來。
他一進門,二話不說就粗暴地將茵茵壓在了墻壁上,這隻慾望難耐的雄蛙將她的雙臂舉高緊扣,隨即就粗魯地剝光了茵茵的胸衣和底褲,撥開肥厚的陰唇唇瓣,壓抑許久的腫脹粗長急迫地刺入了她的水穴,在這個夏夜的交配季,再度熾烈地索要了她一番……
這天傍晚,瑞格驅車去新聞社接她下班,正巧撞見茵茵正在加班幫幾位同事搬運文檔箱,看到她費力的模樣,他趕忙下車幫她搬箱。 
等到她刷卡下班,兩人回到車上時,瑞格面色冷峻地板著臉,沖著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她劈頭蓋臉地數落道:
⌈茵茵,是誰允許妳加班的?是誰允許妳去幫忙搬重物的?就算妳身體復原,我也不允許妳去干這樣的粗活重活,更何況妳身體都還沒有痊愈,怎麼可以勞累呢?⌋
⌈你不用這樣小題大做,我只是舉手之勞幫同事搬一下而已——⌋
⌈哪裡只是一下下而已?妳下班後都幫著他們搬了整整一個小時!⌋
⌈他們都是我以前同部門的同事,大家曾經一起並肩作戰。姜賀學長中毒入院後,我又臨陣脫逃,只剩下他們幾個還堅守陣地,孤軍奮戰,不管是出於愧疚,還是出於敬意,我都應該做點力所能及的事幫幫他們吧。何況瑞格,我都答應你不會再參與任何新聞調查,這種幫同事搬東西的小事你就不要介意了,好嗎?⌋ 
⌈我怎麼可能不介意?⌋ 瑞格的語氣里滿是憂心,他湊近了她,與她鼻息相觸的親密距離,食指和拇指手指扣住了她小巧的下巴瞪著她,語重心長地警告道:⌈雖然之前妳萬幸解毒,逃過一劫,但妳知不知道自己身體並沒有那麼快完全愈合?為了量體溫的事,現在每天我都索要妳的身子,把妳折騰得那麼累,妳不顧自己的身體狀況搬重物傷到自己怎麼辦?病毒復發又怎麼辦?總之,我不准妳勞累,不准妳辛苦!不然我托社長把妳調到廣告部就沒有任何意義了!茵茵,妳到底懂不懂我的心意,知不知道我每天都在擔心妳,牽掛妳呢!⌋
傍晚的夕陽籠罩著他五官深邃的俊顏,襯著他的臉孔堅毅硬朗又柔情萬分。他的眼眸像是能散開一張網將她整個兒網住一般,直勾勾地注視著她,他像是在奔騰著水浪的水眸里滑行的漁夫要即刻收網,把她牢牢地網在自己的眸中。
⌈我懂,我明白。⌋ 她撫慰他道,⌈別擔心我,我沒事的,我現在的體溫一直都很正常。⌋ 
他放不下心來,打開車頂燈,朦朧的燈光籠罩著彼此,車內升騰著柔和的曖昧氣息。
於是,茵茵乖順地聽從了他的命令,身子後仰在後傾的座椅上躺下。像往常一樣,他解開她的胸衣,檢查了她的乳尖色澤,而她則聽話地任憑他褪去裙裝和內褲,被他分開雙腿,溫度計再度置入了她的後庭內,萬幸體溫果真正常。
當他小心翼翼地抽拔出溫度計時,她在車椅上微微扭動著身子,她的肚子發出了一聲⌈咕嚕咕嚕⌋ 的聲響。
⌈餓了吧?⌋ 現在正值飯點,瑞格想即刻載她去吃晚餐,⌈ 晚上想吃什麼?⌋
她點點頭,嬌喃回應著:⌈我餓了,想要瑞格餵我。⌋ 
他一下敏銳地聽懂了她話語的弦外之音。
於是,鬆開皮帶,解開褲頭,瑞格一手掐住了她的下頜,她的小嘴微啟,他沒有片刻猶豫,立即就將胯下硬挺腫脹的粗碩送入了她的口中。
被茵茵濕暖小嘴吸含住的這一瞬間,他悍驅猛震,眼眸微瞇地享受著她的吞嚥,他真著迷她飢餓的憐愛模樣,一口一口地餵飽了她上面的這張小嘴。
接著,趁著車頂燈的微光正照亮著她的甜美胴體,他的手指探入了她的雙腿之間,輕捏著她的私處嬌蒂,指腹在她的穴口劃圈,曖昧問道:⌈現在下面的這張小嘴也該餓了吧?⌋ 
⌈嗯~ ⌋ 她發出了一聲甜膩的鼻音,惹得他情慾迸發,立刻從她上面的小嘴里抽拔出長根,迫不及待地又刺入了她下面這張沒被餵飽的嬌穴中。
車鏡上映照著兩人親密緊貼的赤裸身形,瑞格像是位烹飪技術卓越的私家大廚,只將美味佳餚送入她的口中,車身伴隨著他們熾烈的交合震顫著,她是只屬於他的食客,津津有味地享用著他口感絕讚的強悍……
至此,兩人的關係愈加形影不離,親密無間。
命運測字  
【蛙】您選擇“蛙”字,左邊是“虫”,右邊是象征稻田的“圭”,在愛情上,一方顯得浩瀚神秘,像廣闊的稻田般,時常讓另一方感到迷茫悵然就如同一隻小蟲般遊蕩亂竄,怎麼都琢磨不透對方的心思,找不到正確的方向,因對方而感到迷失挫敗。你要尋找屬於自己的目標和方向,真正愛你的人不會讓你像走迷宮那樣困惑眩暈又提心吊膽。如果你正因愛而迷茫,請嘗試自己或讓對方開誠布公,坦率直白。在事業上,這個字寓意自己猶如小蟲在廣袤而激烈的職場上競爭,碰壁進而迷茫惆悵,請拿出勇氣和毅力繼續拼搏不懈吧! 【測字內容僅供娛樂】
琴研手記· 《蛙》著迷妳蛙姿的嫵媚姿態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