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因》錦心綉口現代王妃系列第3冊
《因》錦心綉口現代王妃系列第3冊
●含稅價格:NT$ 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1451人
基本資訊 2017-06-17/207頁/6.5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為讓海選王妃更加吸引國民,這場選妃竟開始刻意配備劇本,可現狀卻總在跳脫劇本,狀況百出。恩地與王子的秘密愛戀繼續磕磕絆絆,佳麗間依然明爭暗鬥,驚爆迎賓館內的恐怖靈異事件。新人男管家大西盡職盡責,卻傳出與王子緋聞,他的神秘身份疑點重重?王子和恩地在各種考驗磨礪中,彼此愈加堅定對對方的愛,而現在王子甚至想要公開與恩地的戀情?
小說詳情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為讓海選王妃更加吸引國民,這場選妃竟開始刻意配備劇本,可現狀卻總在跳脫劇本,狀況百出。恩地與王子的秘密愛戀繼續磕磕絆絆,佳麗間依然明爭暗鬥,驚爆迎賓館內的恐怖靈異事件。新人男管家大西盡職盡責,卻傳出與王子緋聞,他的神秘身份疑點重重?王子和恩地在各種考驗磨礪中,彼此愈加堅定對對方的愛,而現在王子甚至想要公開與恩地的戀情?
■敬請關注錦心綉口·王子殿下方凌天的FB,網址fb.me/FangLingTien,內容為王子視角日記。

小說試閱 · 《因》錦心綉口現代王妃系列第3冊
王子完全無法理解我匪夷所思的話語,更不用說此刻我心間極度的惶恐焦灼,我心急難受地忍不住哭了出來。
「喂,恩地,妳沒事吧?怎麼哭了?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可不可以停下慢慢跟我說?」
「反正你趕快躲起來就對了!不然這把傘肯定會傷到你!」
「到底發生什麼了?你要不要緊?」
就在我再三勸說那頭的王子趕緊尋找藏身之處躲避時,沒想到我一抬眼竟看到了手拿手機的王子就站在路徑的盡頭,正徑直朝我走來。
想必眼尖的他一下就看出了我手持雨傘的怪異舉動,我越是催促他趕緊遠離,王子卻越是無所畏懼地朝著我靠近。
眼看這把鋒利的傘尖正對著王子,將要兇狠地刺向他,我用力調轉方向,牽過了傘柄這頭,以免傷到王子殿下。他敏銳地感覺到了那股無形的力量正拖拽著我,更是不顧我的勸阻,闊步走上前來,試圖從我手中一把奪過雨傘。
就當王子靠近時,王子身上似乎有種難以言喻的強烈磁場立刻牽制住了拖拽我的那股無形力,於是,與我拉扯雨傘的那股力道在剎那間放鬆撤離,我毫無防備就一下沒有了對方制衡的力道,一屁股後仰摔倒在了地上。
生怕傘尖會刺傷王子。我自始至終都牢牢攥住了傘柄,絲毫不敢松手。
等我喘著粗氣回過神來時才發現手中的長柄雨傘竟然傘面破損,傘骨斷裂,傘頭脫落,根本不再有任何威脅性了。
我不可思議地目睹著眼前粉身碎骨的凶器,看到王子安然無恙,終於松了一口氣。
他也一定認出了這把傘就是當初他遞給尹昭熙邀請她約會時的雨傘,然而面對這詭異的靈異之物,王子似乎根本就漠不關心,而是即刻讓皇家侍衛收走了傘。
王子則趕忙衝上前來,喊著「恩地,你要不要緊?」,蹲在了我的身旁。
方才被鬼魅糾纏的恐懼還縈繞在我的心間,心有餘悸的我一時還沒回過神來,王子就伸出了結實的臂膀,一手托住了我的後背,另一手捧起了我的雙腿,將我一下抱了起來。
「沒關系的,我自己可以走。」我不安地在他的懷中輕輕掙紮,可他暖和的胸膛分明像是能驅魔除妖的盾牌般令人感到安全。
「還嘴硬說沒關係?妳看妳的手心通紅都受傷了,腿上也擦破了皮。」他說著更是緊緊的將我揉在懷中,讓我緊貼著他的胸膛。
我不好意思地攥住了拳頭,不再讓他看到我手心裏的傷痕。當我呼吸著他懷間淡淡的氣息,我就感覺到了驚恐消散後的平和安寧。
當他闊步行進時,我好奇地問王子道:「你要帶我去哪裏呢?」
「當然是趕緊回我的宅邸幫妳處理傷口。」
他一提到「宅邸」一詞時,我的腦海瞬間本能地劃過了肮髒淩亂的魔窟的景象,不過我還是擔憂地問他:「現在不該趕緊好好調查一下這起靈異事件嗎?你要知道她可是沖著王子你來的!萬一等會兒惡靈再來侵擾你該怎麼辦?」
「她敢?」王子不以為然地說道,垂下頭他認真地說道,「現在最重要的是妳。」他輕歎一口氣,「妳為了護著我,受了這麼多傷,叫我該怎麼辦呢?」
「我不要緊,倒是你王子殿下,我得告訴妳——」我喘著氣,抓緊時間,滔滔不絕地把昨晚以來所發生的所有靈異事件全都一股腦兒地傾訴給王子殿下,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哀怨聲仿佛還縈繞耳畔,雨傘差點行刺王子的危急情景也仿佛還曆曆在目。
我驚魂未定,心有餘悸地再三提醒王子務必小心謹慎時,未料王子依然滿不在乎的樣子,只是認真地對我說道:「我根本不擔心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我只在乎妳。」
他將我溫柔地摟抱在了懷中,通過綠蔭小徑,踏過石板路,而後穿過一列駐守在宅邸門口的侍衛。懷抱著我的王子與站立執勤的承勛哥擦肩而過時,我不想與承勛哥的目光相碰,所以難為情地踡縮著身子在了王子的懷抱裏,把頭埋在了他的胸膛裏。
「恩地,謝謝妳。」王子輕喃道,「謝謝妳終於解鎖了我的手機號,謝謝妳竭盡全力守護我。」
王子那宛若夜空星辰的璀璨眸光閃耀,可他偏偏要在與承勛哥擦肩而過的當下,當著承勛哥的面,垂下頭,將溫熱的嘴唇在我的額頭上印上了一吻,這個溫柔的吻讓我暈頭轉向,頭痛欲裂。
我能感覺到承勛哥正注視著我們倆,而王子的吻好像瞬間吮吸走了所有的氧氣,甜蜜又難堪得令人窒息。
隨後王子抱著我穿過長長的廊道,進入了宅邸內。一如既往,房子裏亂七八糟,淩亂不堪,距離我上次為他整理才不過短短兩周的時間而已,未料到宅內就再度回復到了「魔窟」的可怕原貌。
這外表光鮮的王子顯得異常尷尬,此刻沙發上堆滿了各種各樣的雜物,連可以坐下的容身之處都沒有。
於是,他就抱著我艱難地翻山越嶺,穿過了客廳內堆成小山般的垃圾堆後,竟徑直踏上了臺階,走向了二樓。
「別擔心,我帶妳去樓上臥室處理傷口好了。」
一聽要去王子的臥室,我難免憂心忡忡,想要掙脫他的臂膀下來,可他粗壯的胳膊卻把我纏得更緊,近乎讓我動彈不得。
「怎麼了?你連惡靈都不怕,居然倒怕我了?」他低笑一聲。
我想或許只是樓下客廳淩亂,樓上會稍微整潔乾淨些也說不定,抱著這個天真的幻想,我被他抱入了臥房。
當他推開門的,房內的景象頓時映入我的眼簾,此時此刻,我怎能不害怕他和他的房間?
環顧四周,偌大的臥室內原本考究精緻的高級家具全都被淹沒在了一片汪洋般的垃圾海中。Kingsize的大床上被褥被掀開淩亂地揪成一團,枕頭東倒西歪地散落在床頭,臟衣服全都被團在一起丟在地板上。
這到底是怎樣一間並不亞於客廳的駭人魔窟啊!
就連王子本人也感到了一絲羞愧,尷尬地一陣臉紅。可是眼下,比起指責王子殿下不珍惜臥房好好收納整理,我反倒又本能地有種想要幫他收拾的衝動了。
他察覺到了我的動作,趕忙說著「別亂動」,隨後闊步走向了大床,將薄被挪開,將我放到了床上,讓我靠在床背上。我卻不自然地挪了挪身子,正襟危坐地抬起身坐在了床沿邊。
「我去拿下藥箱。」這時候王子終於才鬆開了我,轉過身下樓。
不知道為何當看著他高大的背影離開時,我就感覺到一陣空落落的強烈不捨,哪怕這的確只有不到一分鐘的片刻時間,我卻感覺到好像與他分離了足足有一個多世紀,不一會兒他提著藥箱上來時,我看著他再次走進臥房時,竟有種久別重逢的熱淚盈眶。
當他拿著藥在我面前蹲下身來時,礙於身份地位差距懸殊,我實在承受不起,趕忙站起身來。
「坐下,好好讓我給妳敷藥。」他一隻大掌按住我的肩膀就立刻將我壓了回去。
王子一邊輕柔地拉過我的掌心,放在了他的大掌裏,邊給我勒破皮滲血的手心塗藥,我咬緊牙關,不時齒縫間發出「噝噝」的忍痛聲。
於是,他的嘴唇近乎貼著我的手心給我吹氣,溫熱的氣息療愈著傷口。
「很疼吧?」
我搖搖頭。
和王子在臥室裏獨處一室,讓我萬分緊張,所以我拘謹地跟他說道:「其實我在樓下沙發上也是可以處理傷口的。」
「直接在臥室處理不是更方便些?」王子揚起那張迷人的俊顏,理所當然地對我說道,「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馬上我就給妳處理好傷口了,等會兒妳就直接在我床上睡吧。」
「啊?」我嚇得一下害羞地從他的掌中縮回了雙手,「王子到底在說什麼呀?那怎麼行呢?」我攥緊了手心,雙腳著地,立刻從床墊上彈起了身,
「恩地,今晚妳必須跟我睡在一起!」他不容抗拒地命令道,勾魂攝魄的黑眸中滿是令人生畏的佔有慾。
我一時慌了神,慌亂地想要逃走,這下王子竟抓住我的肩膀一下將我壓倒在了床上。
我渾身顫抖喘息著,驚恐地望著他。
「恩地,今晚我絕對不會准許妳回去,妳必須留在我這裡。」他說著,將我環抱住,壯實的臂膀像條鎖鏈般把我鉗制住,根本無法掙脫。
就當我本能地抵住他的胸膛,試圖掙脫他時,王子殿下卻在我的耳畔低語道:「說好不再戒備我,抵觸我,而是信任我,認可我的呢?恩地,我怎麼可能會傷害妳?強要妳呢?」他輕語道。
聽他這麼一說,我內疚地鬆開了手。
王子將我輕柔地摟在了懷中,坦言道:「我今晚不讓妳回去是因為妳今天感應到了尹昭熙的亡魂,以妳這樣的靈異體質,如果貿然回去只會再次招惹孤魂野鬼。不過,妳不用太擔心,關於尹昭熙的後事,我已經拜託了母後。母後明早就會請高僧一同前去迎賓館超度尹昭熙的亡靈。等超度法會結束後,妳再回去住吧。」
原來是這樣,我稍稍鬆了一口氣。
「這樣說來,恩地算是有靈異體質的類型吧?」
「應該不算吧。」我歪著腦袋想了想,告訴他,「我上次遇鬼還是十歲時的事情。那時候,我那個當貨車司機的爸爸常年東奔西跑,無暇顧家,他和婚外情人雙雙翻車慘死。爸爸的朋友將兩人遺體運回來時,先去了那女人家,將她的遺體放下給她家人後,貨車就莫名啟動不了。這叔叔隨後燒了柱香對車裏的爸爸說「不要再留戀不捨,執迷不悟了」,一會兒過後,奇怪車真的就能重新啟動了。等到我爸爸的葬禮時,有個接生婆過來問我奶奶說妳兒子最近怎麼樣?走進靈堂時才知道已經在頭七了,接生婆覺得難以置信,聲稱昨天她還幫我父親的那個出軌情人破腹接生呢。這下她還拿出了我爸塞給她的感恩紅包證明絕無妄言,可紅包打開一看竟是幾張冥幣。」我回憶著往事,王子耐心聆聽著,「你說我有點靈異體質,我就突然想到不久後有天我傍晚放學回來,在社區路口見到了一對夫妻抱著嬰孩的一家三口,他們像是幻影般出現了片刻就消失了,我認出來那就是他們……」
說道這裡,我就不禁感到脊背發涼,王子見狀,摟住了我,用溫熱的掌心輕拍著我的後背,隨後揉搓著我寒毛直豎的臂膀。 
「恩地,別害怕,有我在。」他溫柔地用胳膊環抱住了我,安慰我說,「如果害怕的話就鑽到我的懷裏來,讓我保護你,因為鬼很怕我。」
我好奇地仰起頭納悶地注視著他。
「說來奇怪,我跟妳正巧相反。」王子告訴我說,「如果說妳是因為輕微靈異體質之類,所以能夠偶爾感應到鬼魂的話,那我就是因為陽氣太重,所以任何鬼魂都沒有辦法接近我。我生母去世後,曾經有專為皇室觀亡的法師說可以招來我母親的亡靈附身,讓我與她溝通,怎奈我的陽氣過重,讓他竟然沒法發功招魂附體,還有皇家的大法師要帶我觀落陰,也就是眼睛上蒙上紙錢,讓法師引導沉入到陰間讓我可以親自和亡母溝通,但是因為我的磁場問題根本沒法進入陰間,只好作罷。」
聽他這麼一說,現在的我只顧著鉆到他的懷裡,把臉蒙在了他的胸膛裏,他的襯衫上有股淡淡的非常好聞的薰衣草人工香精洗衣液的清香,我以為是這種芬芳讓我安寧,其實是王子殿下身上所透著的充滿保護慾的強烈的荷爾蒙氣息讓我感到安全。
於是,我埋在了他的懷間,鼻子和嘴唇都貼在了他的前襟上,甚至有點呼吸困難,可這種悶悶的窒息感就像冬日里蒙在厚被子裏一樣,是種讓人依戀的封閉的安全感。
此後,我在他的懷間安寧地沉沉地睡了過去……
主要: 免費書 按最新 錦心綉口 FB社團
情慾度: 極高·甜寵 極高·暴虐
狂愛度: 狂愛 微愛 無愛  
按時代: 當代 未來 近代 古代
按角色: 總裁 外星人 黑道 王子
琴研寫作手記 ·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