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回》錦心綉口現代王妃系列第2冊
《回》錦心綉口現代王妃系列第2冊
●含稅價格:NT$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1408人
基本資訊 2017-03-08/187頁/5.5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所有佳麗都在討好取悅王子,而恩地卻因故咬傷了王子,她覺得惹怒王子的自己必定將被立刻淘汰。不久,她竟在宮中與成為皇宮侍衛的心上人承勛意外重逢。承勛竟懇求恩地定要留在宮內,並告訴她王子其實非常喜歡她……
小說詳情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敬請關注錦心綉口·王子殿下方凌天的FB,網址fb.me/FangLingTien,內容為王子視角日記。

小說試閱 · 《回》錦心綉口現代王妃系列第2冊
在這片混亂中,王子悄然與我對視,伸手觸摸著鼻頭。這個不經意間的小動作,看似像是在緩解尷尬,而他的目光卻直勾勾地注視著我,在暗示我:現在我們私下聊聊吧。
事實上從約定這個觸摸鼻頭的「豬鼻子」暗號開始,我就一直在等待著他發出訊號。他的每一個動作,或是觸碰下巴,或是輕捏耳朵,都會讓我緊張地試想是否下個動作他就會做「豬鼻子」了。我過分關注著他手部的動作,生怕錯過他的暗號。
然而,此時此刻,當他真的發起了「豬鼻子」私聊訊號時,我卻惶恐不安,不知如何回應。
於是我轉身逃開人群,回望身後,發現他也即刻追了上來,我生怕他人察覺,想要保持距離,而身後他的步伐卻緊追不捨。
伴隨著我們倆一前一後急促的腳步聲,我能清晰地聽到鱘紫在佳麗們的陪同下準備上樓整理行李離開的聲響,耳聞馬上她們就要走到這裡,若是被撞見我和王子同行就麻煩了。
就在我瞻前顧後時,王子闊步上前,一下抓住我的手,拽著我,隨即拐入了餐廳旁的狹窄廊道。
當佳麗們的聲音越來越逼近,情急之下,我們推開了廊道身側寄存室的門,趕忙就近躲藏進來。
我們倆並排貼在門背上,在這漆黑陰森的屋內,我不由自主地緊貼在他身旁,感知著他的體溫,害怕被這陰冷的黑暗吞噬。我甚至越發抓緊他的手,只怕一鬆開他,就會被吸入這可怕的暗黑之中。
「妳怕黑?」他輕聲問道。
「噓——」我可不願被他看扁,故作鎮定地壓低聲音,強勢命令他,「別說話!」
他一下聽出了我的逞強,憐愛地輕笑一聲,愈發加重力道地攥緊了我的手,縱使握出了手汗都沒放開。
而我另一隻手則在一個勁地在墻面上摸索,試圖找尋電燈開關,因為我昨晚就來過這間寄存室,寄存了一隻行李箱,所以並不陌生。
在這靜謐沉寂的片刻時光,我們清晰地聆聽到了彼此的呼吸聲,與對方的氣息交融,而此刻他是否也像我一樣心頭正怦怦直跳呢? 
當佳麗們的那陣腳步聲和說話聲終於由遠及近,之後又從我們頭頂掠過遠去,我們倆這才鬆了一口氣,覺得終於可以「重見光明」,可我摸索許久,居然還未找到開關。
這下,身旁的他就挪動身子,緊挨著我,沿著我伸出臂膀的方向也伸出了長臂,一下就找到開關按下了。
瞬間,這間狹長逼仄的寄存室被照亮。
我扭頭一看,電燈開關距離我的指尖還有一大截呢,難怪我沒按到。而此刻我們從原本的並排靠攏,變成了面對面相貼,情境著實尷尬,我們害臊地分開,目光環視寄存室的儲物櫃,以免碰觸到對方的眼神再度緊張,可轉移注意力也不見得能消解這私下密會的尷尬。
如今幾乎被棄用的寄存室空空蕩蕩,在過去這裡通常是隔壁宴會餐廳舉辦宴席時,賓客們寄存禮帽,手套或手提箱之類不便攜帶進入宴會廳的地方,而現在寄存室內被隔斷成一個個格子的儲物架上全都空無一物,所以眼下放在最下層架子上的那隻行李箱就顯得格外顯眼奪目。
察覺王子的視線落到了那隻箱子上,我趕忙走上前去,轉身用身子擋住了那隻行李箱。
「妳真的打算離開?」王子終究還是發現了,他輕喃著,「居然連行李都打包收拾好了。」
他的語氣難掩失落,直勾勾地注視著我那拉桿上扣著粉色豬仔的箱子。
隨後,王子走到我身旁,臀部擱在這邊稍低些的矮架上坐下,伸展著兩條大長腿,只有這樣,坐姿的他高大的身軀才和站立的我齊平,這使得氣氛沒有了居高臨下的壓迫感,更多的是平易近人的親切感。
他垂下手臂,張開大掌,扣住了原本我擋住的行李箱,將箱子挪到了自己跟前按住,另一隻手則伸出長指輕捏著行李箱上的豬仔,他像是扣押住我的行李,劫持豬仔作為人質不給我放行一樣。
王子質問我說:「說說看吧,恩地,為什麼禮物卡上妳非要寫讓我送走妳?」
我垂下頭,雙手不安地卷纏著衣角摩挲,不敢看他的雙眼,只是盯著自己的腳尖,低喃著回應他說:「因為我並沒有資格再留下,王子殿下。」
「為什麼?」他轉過頭來注視著我,迫不及待要聽我的解釋。
「王子殿下,昨晚我之所以在禮物卡上那樣填是因為我不想讓我的貪心得逞,其實原本我是打算問你要一個特別貴的東西當做禮物,但是終究覺得不能這麼厚顏無恥,毫無自尊地對你提出任何得寸進尺的要求了,畢竟在方宮里,你已經給我免費供吃供住,對我夠好了。所以真的很對不起,居然對你有過那麼貪心的念想。」
我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邊跟他說話,冰冷的手指也相互絞纏著無法緩釋顫抖,我暗自固執地認為這只是因為寄存室沒開暖氣因為寒冷導致的,而真正讓我緊張的是他。
「實話說,我對王子殿下感到非常內疚。其實我是因為家裡缺錢,為了選妃津貼才報名參加的,結果莫名其妙就入圍了。如果我留下,那肯定只是因為這裡衣食無憂的生活,因為你的錢而留下,這樣的我根本就不配成為候選王妃。」
未料王子揚起嘴角輕笑一聲,輕快地反駁道:「被妳說的好像其他佳麗就不是為了我的錢留下一樣,難道其他女孩就真的不為錢,真的不為富有的生活而參加選妃嗎?」他轉而抬起手,輕捋起我垂在耳畔的髮絲,為我別在耳後,「所以別再胡思亂想了,恩地,留下吧,留在我身邊,雖然現在是為了錢,但說不定以後也會真心喜歡上我呢?」
我原本以為王子該暴跳如雷,憤慨斥責我膚淺拜金,未料他竟會用這番溫柔話語回應我,他的寬容豁達反而讓我的負罪感更加重了。
我攥緊拳頭,搖搖頭,固執地告訴他:「王子殿下,我既沒有留在方宮的資格,而且也有離開方宮的理由。實不相瞞,其實我一直都有喜歡的人,本來參加選妃進宮就不是我自己的意願,而是為了不讓媽咪傷心才勉強參加的。」
此刻,我的腦海中再度浮現出了承勛哥的臉孔,我愧疚地向王子坦言道:「報名時就覺得很對不起他,但不報名又覺得對不起媽咪,現在入宮後,又覺得非常對不起你,因為辜負了王子的善待。」
我伸手輕撫著被拽在王子掌中的豬仔,不經意間冰涼的指尖和王子溫熱的手指輕觸,我即刻縮回手,難過地告訴他:「對不起啊,王子殿下,現在的我處境跟豬仔沒什麼兩樣,我們倆都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
他聽了揚起嘴角,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原本沉悶的氣氛好似有些緩和,其實卻更加緊張了。
我心驚膽戰地說出了自己的心聲:「其實入宮後每天我的心頭都很糾結,我不是沒想過主動放棄選妃,退出決賽。但如果那樣的話,我的媽咪就會知道我的心里必定還牽掛著那個人,所以才無心討好王子,那樣媽咪會傷透心,更加不會同意我和他在一起了。所以,我只好在禮物卡上寫上『請求王子淘汰我』那種厚臉皮的話,雖然我也覺得很失禮,很自以為是,但我得通過你才能離開,真的很抱歉。」
我向他鞠躬致歉。
王子沉默片刻,轉而開口問我說:「恩地,妳喜歡的那個人,他是怎樣的人?」
一提起承勛哥,我的話匣子就即刻打開了,不知分寸地開始滔滔不絕地向王子說起了從小到大承勛哥的各種英勇事跡。莫名地王子竟目不轉睛地盯著我,聽得入神,那應該是一副「我倒是想知道他到底那點好」的表情。
對承勛哥的想念一下匯聚成了千言萬語從我的口中娓娓道來:「當然啦,我的心上人是沒法像堆金積玉的王子殿下你一樣,要什麼就給什麼,揮金如土慷慨地送給每個女孩昂貴奢侈的禮物。但是他送給我的每一樣小禮物,不管是地攤上的髮夾,二手書屋的字典還是用免費券換到的芝士蛋糕,都是他省吃儉用,打工掙來的錢換來的,所以我無比珍惜,它們在我眼裡每樣都價值連城,遠超過王子給佳麗們的厚禮。即使人們覺得一文不值,但對我而言通通都是無價之寶。」
我心想著:我絕不會用這張一夜之間王子就能實現任何昂貴心願的輕薄的禮物卡,去貶低,去挫傷,去打擊那個我心愛的承勛哥決意花十年或更久時間去打拼爭取的厚重誠意和努力。
我永遠也不會真正去填王子的禮物卡,因我絕不要承勛哥去承受那種難堪的「你買不起」的巨大壓力。
我永遠也不會真正去填王子的禮物卡,因為我想對王子說:我的心,你也買不到。 
而此刻,王子好似能讀懂我的心一般,他怔怔地注視著我,感知到了承勛哥在我心間舉足輕重的地位。
「這麼說來,恩地是要退出選妃後和他結婚嗎?」王子試探道。
我注意到他的身子不自然地稍稍挪動,好似對我將要脫口而出的回答有些不安,而他避開我的眼神,像是抗拒聆聽我的回答,但同時他按住我行李箱的大掌卻在不經意間扣得更蠻力了。
王子的問題一下觸及了我的痛處,我根本沒法回答他,突然間悲涼的情緒湧上,我哽咽地說不出話來,隨後就按捺不住心頭積鬱的委屈,嗚嗚地哭了起來。
「怎麼了,恩地?」他大驚失色,關切地詢問,面對突然哭泣的我,他顯得相當不知所措,「妳怎麼了?怎麼突然哭了?」
我試圖剋制自己的情緒,可還是無法自控地淚流滿面。王子輕拍我的後背,安慰著我。
於是,我邊抽泣,邊向他傾訴:「選妃筆試成績出來那天,我去兵營看望他,但是卻看到他在和一個護士接吻,我的心都碎了,丟下東西就逃了回來……」說到這裡,我再也忍不住地嚎啕大哭。
王子伸手試圖替我抹去淚水,我害羞地側過臉迴避他,自己用手背抹掉了淚珠。可剛抹去一把淚珠,即刻湧出的淚水又濕了眼眶。
王子面對難過啜泣的我,著實無可奈何,他心疼又惱火地問我説:「既然那個人讓妳這麼傷心,這麼難過,還把妳弄哭,為什麼妳還要離開方宮去找他呢?」
我吸了吸鼻子,邊抽泣邊回答他:「我也很想問問他是不是已經移情別戀,愛上了那位護士,但後來我就一直沒能聯繫上他,直到來方宮那天,我在機場送行的人群中看到了他默默地站在那裡。我才發現他的臉上竟然還有傷。他受傷了,可我不知道他傷到哪裡了,怎麼受傷的,傷的重不重,我實在太擔心他了。可在方宮裡,別說給他打電話了,就連把他的號碼添加為新的聯絡人都不行!」
「所以你急著離開方宮,就是為了確認他的安全,瞭解他的傷情?」
我點點頭,但此刻如鯁在喉,難受地說不出話來。
「如果妳真的那麼擔心他,不如就打個電話跟他聯絡一下,親自確認看看他要不要緊,那樣妳就會安心吧。」
王子說著,居然從他的西服口袋裡掏出了他的那部黑色手機,遞到了我面前,「我的手機在方宮內並沒有被設置任何封鎖,妳可以打任何人的電話。」
我吃了一驚,猶豫著卻不敢貿然從他手中接過手機。
想來這樣未免太失禮了,參加王子選妃的我,居然還要在王子面前,用他的手機直接打電話給別的男人。這樣的話,豈不是對兩個男人都很不尊重?這樣既不尊重他人,也顯得不自重。
「好啦,別顧慮那麼多了,打打看吧。」
在王子勸說下,我顫抖地伸出手從他的掌中接過了這部闊屏的專屬手機。
對我來說,他的手機實在是又大又沉,我雙手托住厚重的機身,用拇指點開了螢幕,在撥號鍵盤上開始輸入承勛哥的手機號。
然而,我才輸入開頭的幾個數字,承勛哥完整的手機號居然就通過自動聯想功能赫然顯示在了螢幕上,而這串號碼旁清清楚楚地顯示著聯絡人姓名:成承勛。
我不可思議地定睛再仔細看,真的沒有看錯!
這下,我止不住雙手顫抖,緊緊攥住他的手機捂在懷中,生怕不緊緊壓住我的心臟,此刻這顆劇烈過速跳動的心臟就會從我的喉嚨湧出。
可是,王子殿下怎麼會在手機里儲存了承勛哥的手機號碼呢?難道說他認識承勛哥,還是說他知道我喜歡承勛哥的事呢?我的心慌亂地狂跳起來。
「怎麼了?」王子看過神情怪異,納悶問道,我揣摩著他的表情,覺得他並不知情。
「算了,我還是不打了。」於是,我刪除了剛輸入的幾個數字,承勛哥的名字也隨之消失了。
「怎麼不打了?」
雖然很想問問王子,可我擔心若是供出了承勛哥的名字,說不定原本不知情的王子反而會知道實情,萬一針對承勛哥或是刁難承勛哥,給他帶來意想不到的麻煩該怎麼辦呢?
於是,我只好咽下秘密,敷衍搪塞他說:「拿王子的手機問他到時候肯定會講不清楚,還是我見到他的時候親口問他比較好。所以王子殿下還是請求你立刻把我寫在禮物卡上的心願兌現吧。」
他片刻沒有說話,只是這樣默不作聲地直勾勾地凝視著我,
而後開口道:「恩地,妳知道嗎?要說禮物,我願意送給妳這個世界上任何東西,答應妳的任何要求,但唯獨妳寫的這張禮品卡不行,絕對不行,說什麼也不行。」
他神情落寞地站起身,而後俯身,大掌扣住了我的雙肩,說道:「因為我要妳留下,恩地,留在我身邊。給我一個機會,試著瞭解我,說不定妳會改變主意,也喜歡上我呢?」
他側過頭,溫熱的嘴唇在我的臉頰上輕柔地印上了一吻……
主要: 免費書 按最新 錦心綉口 FB社團
情慾度: 極高·甜寵 極高·暴虐
狂愛度: 狂愛 微愛 無愛  
按時代: 當代 未來 近代 古代
按角色: 總裁 外星人 黑道 王子
琴研寫作手記 ·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