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小說-《蜜》-目錄頁
《蜜》在妳的嬌穴里釀蜜
●含稅價格:US$3.69 NT$99 HK$28 RM14 EUR€3.69 CA$4.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5585人
基本資訊 2016-11-19/4.4萬字/154頁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蜂群襲來,她為向蜂蜜集團總裁的他報恩而替他擋下狂蜂被嚴重蜇傷,此毒蜂竟使她的胸乳巨碩腫脹,嬌穴突變蜜穴蜜漿流瀉不止,他不斷為她揉按消腫,引流蜜漿。研究毒蜂之謎中,兩人深陷蜜戀……
甜膩暖戀,情色蜜愛,煽情肉麻,忠誠堅貞,美好結局
小說詳情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小說試閱 · 《蜜》在妳的嬌穴里釀蜜
此刻,「嗡嗡」的狂蜂鳴聲仿若還縈繞在他耳際,這個蜂蜜釀造集團的大總裁馮覓斐的耳尖敏銳輕顫,毒蜂狂肆的震翅聲仍揮之不去。
上週他帶著那枚定制的蜂巢形狀的求婚戒指前去蜂場,可才抵達,失控的蜂群就呼嘯襲來,而他的哈妮,這個正在就讀農業大學蜜蜂養殖專業的小戀人竟奮不顧身,伸展雙臂環抱住他,替他擋下蜂團,自己卻被嚴重蜇傷,只要一回想起那成群的毒蜂侵襲他的摯愛,他的心頭就好似被狂蜂的螯針猛扎般鑽心刺痛。
之後哈妮全身中毒,高熱不退,痙攣休克,好在他及時為她排蜂毒療愈並親自悉心守候照料,她這才開始康復。
可待她甦醒,心急的覓斐還未等到那句甜膩暖心的「我願意」,嬌小的她就只顧理直氣壯地固執頂撞強勢的他:「覓斐哥,這次我雖然被電子蜂蜇傷得不輕,但電子蜂的研發我決不能因此中斷,必須繼續改進!」
「妳敢!」他的否決不留餘地,「電子蜂什麼的想都別想!老實地給我待著好好養傷!」
這下,兩人爭執不下,冷戰對峙。終於這日,身體尚未痊愈的哈妮留下了那枚蜂巢戒指就不告而別,消失得無影無蹤,弄得這個素來沉著冷靜的大總裁馮覓斐根本措手不及,焦心得猶如狂蜂般四下飛馳,搜尋她的芳蹤,卻苦覓無果。
現在,坐在跑車駕駛室的他一手苦悶地伏在方向盤上,另一手則伸手憂心忡忡地伸手撥動著掛在車內後視鏡上的蜜蜂公仔。
「我的哈妮,妳到底飛到哪去了呢?」他自言自語地嘀咕著,後視鏡中映照出了他不安的硬朗俊顏,那雙墨色的黑眸黯淡落寞。
忽然,他靈光乍現,腦海中閃過了一個特別的地點,好似雄峰複眼般,他能確定無疑地精準鎖定她的位置。
於是他即刻掉頭轉而疾馳駛向郊外。
涼風習習,秋高氣爽。此刻,郊外社區旁的一家超市內,哈妮正推著購物車在貨架前穿行選購。離開覓斐哥獨自生活已有些時日,可不經意走到蜂蜜貨架前,只要一瞥見他公司出品的蜂蜜產品,她又情不自禁地伸手觸碰這蜂巢狀的瓶身,就好似能再度觸及到他。
他說要給她安家築巢而拼命工作的樣子,他溫柔餵給她吃蜂王漿的樣子,他貼心呵護指導她蜜蜂研究報告的樣子,所有關於他的記憶全都一下湧入她的心頭,猶如蜂群亂舞,嗡嗡作響。
而這頭覓斐剛駕車駛入社區,竟發覺果真有一群異樣的狂蜂成群結隊地呼嘯而來,震動著膜質翅,與他的車身擦肩而過,他訝異而敏銳地驚覺這團狂蜂就是哈妮所研製的電子蜂。
社區居民見狂蜂蜂擁而至,驚呼著四下逃離,而覓斐則緊追不捨,即刻蜂團將他引導到一幢獨棟舊屋前。
這下,他就見到了一個捧著紙袋剛採購回來,站在老宅門廊前開門的女孩。
她長髮披肩,身材纖柔,淡粉毛衣罩到了腰際,下著淺白絨毛短裙。
那不是別人,正是哈妮。
覓斐即刻下車,只見身著定制剪裁西服的他身姿高挺,盛氣凌人,朝她闊步走來時,宛若雄蜂壓境。
彼此目光交匯的瞬間,他們的心口猶如螯針刺傷般疼痛,卻又如醇蜜般甜膩。雖小別重逢,可兩人還沒來得及親暱寒暄,覓斐就震驚地遙望蜂群正由遠及近再度沖著哈妮襲來。
這下,她才倉皇地垂頭將鑰匙插入鎖孔忙著開鎖,可陳舊的木門門鎖老化,卡住的門板無法推開。
狂蜂肆虐而來,眼下越發逼近,覓斐見狀,即刻將哈妮護在自己身後,而後用高大的身軀用力撞擊門板,只聽一聲轟響,大門被撞開,而這團黑黃相間的怪物們已近在咫尺。 
覓斐的大掌已經一把攬過她的嬌軀,將她緊緊摟抱在懷中,他的西服外套裹覆著她,兩人環抱著衝入了屋內,並即刻「哐噹」一聲關上了門,將野蜂擋在了門外。
只聽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嗡嗡」聲狂肆著,毒蜂接連衝撞著門板,砸出沉悶的聲響。覓斐的後背緊貼著門背,死死堵住門口,而哈妮則伏在他的前胸,終究被他安全地守護著。
蜂群片刻後終於散去,兩人這才松了一口氣。哈妮正要掙脫他的堅實懷抱,他的臂膀卻稍稍施力,愈加牢牢地鉗制住她,讓她動彈不得。
嬌小的哈妮個子只到他的胸口,阻礙不了他掃視屋內四周的視線,只見玄關處放置著一雙粉色女式拖鞋,餐桌上擺著單人木質餐具,沙發上擱置的是尼龍長裙,而覓斐垂眸一看,她手中掉落的購物袋里也是一人份的晚餐。
他還清楚記得她負氣離家出走前甩下的那句「我才不要嫁給總是反對我,阻撓我的覓斐哥!我要去找支持鼓勵我研發電子蜂的男人結婚生活!」
想來就讓他心有餘悸,可眼下看到哈妮逃避他,正生活在這裡,獨自一人。這讓覓斐揪心之餘,又莫名稍許安心。
環視屋內塞滿了各種電子蜂研發的實驗器材和裝備,手旁的木架上也擺滿了盛著蜂蜜的瓶瓶罐罐,上面被哈妮細緻地標註著各種生化數值,桌上的電腦熒幕上仍在運行著電子蜂的模擬飛行模式,她對電子蜂的這份「蜂狂」可見一斑。
觸景生情,覓斐一改此前霸道強硬的壓制態度,轉而輕柔地捧起她倔強的小臉,深沉的眸光注視著她,解釋道:「哈妮,妳要知道我絕不是反對妳,阻撓妳的夢想。」
她充耳不聞,挪開視線,俏皮地嘟起小嘴,依然與他賭氣對峙。
她甜趣的模樣讓他忍俊不禁,可他即刻神情肅穆地繼續道:「哈妮,聽我說,只要是妳的夢想和願望,我絕對願意盡我所能,傾囊相助。我願意給予我所有的財力,物力和人力幫助妳達成目標。可我難以接受的是現在妳所研發的電子蜂隨時隨地都在反噬妳,攻擊妳,傷害妳,妳的研究已經把妳自己困在前所未有的危險之中,這讓我完全無法忍受!哈妮,我要妳知道在任何時候,我都會全力支持妳做任何妳想做的事,但唯獨電子蜂這件事不行,我說不行,絕對不行!」
這下,執拗的哈妮再度被激怒,她高昂著頭,有板有眼地開口反駁他說:「可你之前不也滿心鼓勵過我說電子蜂是個前景巨大的仿生學研究項目,你也確信如果能讓電子蜂釀蜜,就能徹底變革蜂蜜產業,極大提升蜜蜂量產的速度和質量,電子蜂毫無疑問有不可估量的市場前景和商業價值——」
她還沒把話說完,他就即刻伸出食指一下抵住了她綿軟的蜜唇,不留情面地否決道:「別跟總裁談什麼商業價值,我只知道在我的生命中,沒有任何人,任何事會比妳更有價值。電子蜂縱使再潛力無限,可只要這個項目對妳會有潛在傷害,我就會為保護妳毫不手軟地要砍掉這個項目。哈妮,說實話,再好的創投項目我都可以錯失,但我絕不容許妳有絲毫閃失。從妳七歲那年為我擋蜂受傷那次開始,我就暗自發誓要定妳,愛定妳,以後必定全力守護妳,不再讓妳受半點傷害。可現在妳卻為了實驗不斷被電子蜂蜇傷,讓我眼睜睜地看到妳全身紅腫,高熱休克,妳是不知道我有多麼心疼妳,寶貝妳,在乎妳,居然還要我繼續鼓勵支持妳的『蜂狂』實驗?」
這下,她淚光盈盈,哽咽回應道:「我當然明白覓斐哥對我有多好,時時刻刻總在關心我,愛護我,給予我。可也正因如此,我總感到不安心虛,總在捫心自問,我能具備什麼配得上你的愛,我到底又能擁有什麼足以回報你的愛?而『電子蜂』就是我的答案。這些年來,世人的流言蜚語像是蜜蜂『嗡嗡』飛那樣始終迴響在我的耳畔,人們說就像我爸故意勾引你媽那樣,我也總在招蜂引蝶勾引你。所以,我多麼迫切地想研發出『電子蜂』以向世人澄清,向世人證明,我對你的愛並非是要攀附你,引誘你,依賴你,我想要做出獨立於你的屬於我自己的成就,創造獨立於你的自己的價值,這樣才足以配得上你的愛,回報你的愛。」
他的哈妮真是讓他愛恨交織,喜憂參半,以至於覓斐忍不住俯下身,垂下頭,以薄唇覆蓋住她的蜜唇,深深地印上了這憐愛一吻,回應道:「哈妮,認真用心的妳本身就值得我愛,而妳平安無恙才是真正回報我的愛。」
原來,在覓斐和哈妮兩人還年幼時,時任總裁的覓斐母親與丈夫離異,出軌的前夫,年少的兒子和岌岌可危的企業都讓這個女強人心力交瘁,而當時從事蜜蜂養殖的哈妮父親則喪偶,這個普通蜂農背負著過世妻子高昂醫藥債務獨自悉心養育女兒。
機緣巧合,哈妮父親在蜂場救下了被蜂群圍困的覓斐母親,兩人相識相愛,雖背景身份懸殊卻還是結婚重組家庭,於是兩個孩子就共同成長,情同兄妹。
馮覓斐不僅家境富有,身形高大,樣貌英俊,而且天賦異稟,學生時代就表現出了驚人的創造力,他深入研究蜜蜂仿生學,模仿蜂房結構設計的新式房屋,仿造蜜蜂複眼發明的攝像鏡頭,還受蜜蜂偏光定向啟發改良定位系統,都獲得不少專利贏利。此後,他接手了母親營運虧損嚴重的蜂蜜釀製集團,在他主導的產品革新下,旗下各類新型蜂蜜製品行銷市場,企業扭虧為盈。
相較之下,哈妮雖樣貌甜美可人,但家境一般,天資平凡,倒是刻苦好學。她從小跟著覓斐哥哥,對仿生學興趣濃厚,隨他學到了不少知識技術並嘗試各種新研究。上學期她榮獲獎學金時,正好校方邀請的是馮覓斐總裁授獎,他親切地稱呼刻苦用功的哈妮是隻「勤勞的小蜜蜂」。
雖然覓斐和哈妮情比金堅,愛如蜜甜,長居海外的父母雙親也催促著兒子覓斐和女兒哈妮快些結婚,盼著一家子就能喜上加喜,親上加親。
不過,兩人家境著實落差甚多,身高懸殊又相差七歲,在外人眼裡並不般配,坊間甚至還廣為流傳「老爸吃軟飯,女兒傍蜜罐」的嘲諷說法,她委屈難過,自然就會跑回這處舊宅來。
這幢舊屋是哈妮母親過世前,哈妮和親生父母一家三口居住的家。
覓斐深切地理解她,懇切說道:「我諒解妳像回娘家一樣,遇到困擾時會回來對過世的媽媽傾訴,妳很懷念,很留戀失去的舊家,可我要提醒妳的是現在的妳已經有了新家,我說的不是我們父母再婚的這個新家,而是只屬於我們倆的新家,哈妮。」
這時,他從西褲口袋里再次取出了那枚金色的蜂巢戒指,六角形的獨特蜂窩構造熠熠生輝,溫馨美好。
「答應過我要跟我一起安家築巢,甜蜜生活的,我可不准妳再私自落跑,臨陣脫逃!」說著,他牽過了她的手給她戴上了。
她淚水盈盈,噙滿眼眶。
「哈妮,從今以後妳當然可以信賴倚靠這個新家,因為我不僅是妳的哥哥,也是妳的家人,妳的丈夫。」
說著,他的悍唇再度貼上她的蜜唇,吮吸她的唇瓣輕啄吮吻。
可此刻,哈妮竟然臉色驟變,嬌顔煞白,連站都站不穩,傾倒在他的臂彎里,近乎要順著他的胸膛滑下。
穩住她孱弱嬌軀的同時,兩人摟抱著輕撞在了門邊的木櫃上,這架子上陳列著盛著蜂蜜的玻璃蜜罐,而有的空罐中放置了蜂蜜攪拌棒,伴隨著空罐與木棒「叮叮噹噹」的輕擊聲響,宛若是她身體狀況告急的警報聲。
這下,他有力的臂膀一舉攔腰輕巧地橫抱起她,順手拿過了木架上的空蜜罐和攪拌棒,摟抱著她闊步朝著她的單人臥房走去。
房門上掛著她年幼時玩耍的小蜜蜂絨毛公仔。
推開房門,那張熟悉的單人床映入眼簾。
「噠噠噠」他急促步伐呼應著他不安的怦動心跳,她看上去虛弱乏力,踡縮在他懷中。在她耳畔,他輕語低喃:「哈妮,這趟妳不告而別,擅自離開我們的愛巢,我有多牽掛妳,多擔心妳,妳知道嗎?我心急如焚地一路找來正是因為我察覺到了妳在被電子蜂蜇傷後,身體發生了異樣。」
說著,他小心翼翼地將無力的她平放仰臥在了床榻上,將空罐和攪拌棒則置於床頭櫃上。
覓斐伏在她床頭,說道:「哈妮,我對妳的身體異狀並非一無所知,妳離開後,我意外發現妳留下的蛛絲馬跡,我不僅找到了好幾個妳用過的超大尺寸的乳罩,還從妳丟棄的浴室垃圾袋里發現了好幾條妳穿過的沾滿金色黏液的內褲,所以告訴我,哈妮,在被電子蜂蜇傷後,妳的乳房和下體小穴到底怎麼了?」
頓時,她的臉頰緋紅滾燙,這熾熱如同熊熊烈火般從她的面頰一下蔓延到了她的耳根,她的雙臂捂住胸口,併攏雙腿卻羞澀地閉口不答。
他心疼地展開五指探入了她的長髮,輕撫爬梳著她的髮絲,親暱地將薄唇貼在了她的耳畔,從他的口中溢出的溫熱氣息吹拂在她的耳際,他柔聲命令道:「我的哈妮,現在就把胸衣脫掉,讓我好好查看下妳的乳房和下面的小穴到底怎麼樣了?」
聽罷,她嬌羞地展開掌心用力抵住了他的胸膛抗拒著,「唔……」。
然而此刻他懷中哈妮的呼吸變得愈加急促,縱使上身罩著寬鬆的毛衣,可被裹住的兩團酥乳分明正頂起這絨毛罩衫前襟,她含胸意圖掩蓋胸部的腫脹,可那對圓碩乳球還是無可奈何地抵住了他的結實胸膛,隨著她的嬌軀掙扎,豐腴臌脹的碩乳就隔著衣料不斷用力摩挲著他的前襟。
而她的嬌嫩乳頭感知著這羞人的刮擦,不覺乳尖挺立,原本就鼓起的乳房愈加膨脹沉重,她窘迫難堪,可身子卻被他牢牢鉗制緊鎖。
這兩顆軟潤圓碩的摩擦亦讓覓斐粗喘厚重,喉結滾動,她嬌嗔地哀求道:「覓斐哥,不要看嘛……」
而覓斐的另一隻偌大手掌隨即拽住了她的毛衣邊沿,將衣襟捲起緩緩上推。
「不……」她羞窘地叫喊阻撓,心慌不已卻根本無濟於事。
上撩衣擺,她最先露出的小腹緊張地收縮起伏,覓斐的拇指指腹輕掠過她的肚臍,隨後朝上進一步推高她的衣襟。
這下,她所戴的超大號胸罩就露出,與他此前發現的乳罩樣式尺寸吻合。
隨著哈妮白皙圓潤的雙乳下緣裸露,眼下這下緣鼓出的兩瓣乳肉所展現的弧線弧度足以預示一對豐腴巨碩的酥乳即將展現。
她本能地用雙臂護在了自己胸前,卻即刻被他挪開了手臂,鉗制住她細軟的手腕高舉過頭頂。
當罩衫被他的大掌完全撩開,粗糙的絨線刮擦到她兩顆嬌嫩的頂點時,「嗚——」她驚呼一聲,羞澀地瞧見自己腫脹不堪的兩顆乳球已經毫不保留地袒露在了覓斐哥面前。
她不由自主地猛烈抽吸著,覓斐的雙目正震驚地直勾勾鎖住這異常腫大抵住他胸膛的巨乳,這是一對與她的嬌小身材毫不吻合搭調,腫脹得不可思議的龐大碩乳。
「哈妮,妳可知道自己被電子蜂嚴重蜇傷,妳看現在妳的雙乳都已經腫大成什麼樣了!」他心疼地嗔怒斥責。
「嗯……」她無力反駁,只得發出低微的鼻音。
沉重而腫痛的兩顆乳球堆砌在她胸口,雙球彼此相互擠壓,哈妮吃力地呼吸著,而那碩乳就隨之遲緩地起伏微顫,互相摩擦,並在他的襯衫前襟前擠壓刮擦得不成形。
覓斐吃驚地說不出話來,他未料哈妮原本小巧可愛的胸部,如今竟會失控般變異得這般龐大。
他雙眉緊縮,心疼地小心翼翼捧住了她的乳球,輕觸愛撫著嬌嫩顫抖的乳肉,細緻檢查她的症狀,卻惹來腼腆的她捂住雙頰,無法克制地陣陣低吟。
此刻,就連他這般偌大的手掌竟然都無法完全包裹住她哪怕一顆巨碩綿乳,原本只有她粉拳大小的精巧酥乳,竟然突變成比他緊握五指時的悍拳還要龐大的巨乳。
「哈妮,忍著點,現在我得揉按妳的乳房,讓妳的腫脹胸乳趕快消腫才行。」
於是,這團渾圓飽滿在他的掌心里被緩緩揉按輕捏,哈妮即刻因腫痛的胸乳被觸碰而柳眉緊蹙,櫻唇溢出絲絲嬌吟,「嗯……啊……」
而她更為脆弱敏感的則是那兩顆同樣明顯腫脹的乳尖,他的指腹才微微觸碰這花蕊,她就止不住倒吸一口涼氣,發出一聲嬌媚刺痛的鼻音。
覓斐的指尖輕捻住她的嬌嫩頂點,垂頭仔細端詳觀察。他見過此前她那紅豆般小粒的乳蕾,而此刻被輕捏在他指尖中的乳蕊卻已膨脹增大,紅腫不堪,就連乳暈也擴散開來,泛著淡粉色紅暈。
這下,覓斐以指腹摩挲著臌脹粉蕾輕捻揉按,並捏擠她異常酥軟的乳肉,屈起雙指輕夾住她的乳尖溫柔拉拽,試圖緩和她的脹痛。
在她連綿的嬌喘聲中,他細緻密切地關注變異嬌乳的狀態,不時埋頭伸舌輕吮著她哭喊「刺痛」的乳尖,在這頂點上舔舐輕咬,感知她的體味。
「啊——啊——」她羞澀至極的痛苦嬌吟連綿不斷。
隨著他的大掌加重力道,她頓感乳球將被捏碎般痛楚,乳尖在他的指尖也宛若針扎般刺痛,她禁不住掙扎呻吟。可莫名地在短暫的疼痛之後,她的雙乳竟就開始適應隨他的手法,他掌心的勁道不輕不重,恰到好處,環繞著她的乳尖在乳肉上環繞劃圈,他手心的溫熱讓她的兩團嬌乳倍感舒適愜意,原本的乳脹在他的大掌按摩下竟開始緩釋,而鮮明地兩團虛脹的乳肉的確也開始漸漸消腫縮小。
「雙乳覺得好些了嗎?」覓斐擠捏著她的滑膩乳肉關切問道。
「嗯。」她輕吟一聲,嬌羞回應。
「那兩顆乳尖呢,還刺痛嗎?」他略微粗糲的指腹輕撥著她色澤紅潤的花蕾追問道。
「嗯~」她嬌嗔的轉調鼻音輕應說「不痛」。
哈妮綿軟乏力的嬌軀顫動著,卻挺動胸部,不自覺地將這對脹痛碩乳心甘情願地送入他的掌中揉捏緩釋痛楚。
而這時,她下身光潔的雙腿緊緊併攏,腿根間相互摩擦,意圖夾住腿心間的羞恥,不讓他察覺。未料敏銳的覓斐即刻視線下移,目光一下鎖定了她下身的異狀。
純白羊絨短裙下,他鮮明地注意到那道金色的濕潤從裙擺下的腿根處一路延展至小腿,順著她的大腿內側劃出了一道延綿的金線。流淌的金液又從腿根處淌下,染在了床單上。
哈妮漲紅著臉,慌亂地用小手緊攥住自己的裙擺,試圖阻擋他的視線,仰臥身姿的哈妮無奈袒胸露乳,卻羞澀執拗地緊攏雙腿。
「哈妮,妳屬於我,就像我屬於妳一樣,我是妳的男人,妳又何必抗拒我?快讓我撥開妳的小穴,讓我看看妳下體陰穴的症狀。」伏在她身前的覓斐勸慰道。
這時,他的大掌順著這亮黃色的印痕上移到了她的大腿內側,追溯這水痕一直到了她的腿心間,直抵他的私處。
他的心頭一顫,隔著她的內褲底料輕柔撫觸她的陰部,為她私處的濕黏震驚不已。
哈妮哆嗦著,她顫抖雙腿的瞬間,他的闊掌將她的腿根朝著兩側掰開。這下,覓斐就清楚地看到粘連在腿部內側的金燦燦的粘液,已經溢滿浸潤了她整個腿窩。
他止不住發出一聲低沉的驚歎:「妳的嬌穴里真的全是蜂蜜!」
「唔……」他目不轉睛的火熱視線讓她不禁羞窘得嬌聲呼喊。
「妳為了讓電子蜂釀蜜,自己被蜇傷也在所不惜,可結果蜂群竟然在妳的小穴里釀了蜜。」他揪心地斥責道,愈加排斥電子蜂研發。
可眼下,哈妮難受地搖動嬌軀,下體溢滿蜂蜜的嬌穴不適令她難耐至極,細密的汗珠從她的額頭滲出。
覓斐垂眸細看她的底襠,這塊原本淺白色的窄小布料上已滲透出了厚實瑰麗的金色瓊漿,想必從她的蜜穴里已經分泌出了過量豐沛的金漿,這才嚴嚴實實地染滿了她的私處,弄得一片濃稠淋濕,晶瑩璀璨。
在室內燈光的映照下,這不同尋常的金色濃漿折射出了斑斕的光亮,覓斐垂頭埋在了她的雙腿之間,先以鼻尖輕嗅著溢滿她襠部的濃漿氣味,於是那熟悉而好聞的甜膩味道撲鼻而來,芳香四溢。
他的雙手各鉗制住了她的兩側腿根,朝外敞開至最大,薄唇貼近她輕薄潮濕的底襠,而後一下伸出悍舌,隔著布料用舌尖頂撞她的嬌嫩腿心,隨即舔舐著濃稠漿液,然而這並非蜂蜜通常那種馥郁醇厚的口感,卻莫名有種苦澀微酸的味道。
可見電子蜂在她私處釀造分泌的瓊漿尚且並未達到蜂蜜的質地和口感。他愈加捲舌舔吮,又以雙唇輕抿吸吮,咂嘴弄舌,震驚於她蜜漿愛液的驚人豐沛。
被舔去蜜漿的布塊鮮明地勾勒出了她私處蜜穴的輪廓,可很快這凹陷的細縫和豐潤花瓣的模樣就被溢出的瓊漿再度模糊。
他眼睜睜地目睹著這塊狹窄的輕盈布料已遠遠無法承載這源源不斷流淌的金色蜂蜜,瓊漿再度覆沒她的底襠,甚至還從襠部布塊兩側溢出。
「嗯……嗯……」她的鼻息變得愈加厚重,艱難地從兩團碩乳的乳溝間窺視著覓斐哥的舉動,令她嬌羞窘迫不堪。
他每一記舔弄,都使得她嬌媚的身子猛得一顫,連同她袒露的這對巨碩嬌乳也隨之猛烈顫動,搖晃出了媚人的乳波。
「好難受……」她哀吟著。
見她的嬌穴被過量的蜜漿折磨得如此不堪,他於心不忍,安慰道:「我的哈妮,別擔心,現在我就把妳蜜穴里的蜂蜜全都取出,那樣妳就不會難受了。」
此刻,哈妮透過乳溝,只見他的雙指已經探入了她內褲的腰際內側,輕巧地勾住了雙側褲腰,將這片黏糊潮濕的薄布從她的下體緩緩剝下,這的確和他此前發現的浸滿蜂蜜的內褲完全吻合。
哈妮驚羞地扭動纖細腰肢,可他已顧不得她的生澀惶恐,將著變得沉重的遮羞布滑過她的膝蓋,褪至腳踝,而後完全扯去了,粘液一路也滴落在了她白皙光潔的腿上,金燦燦又黏糊糊。
於是,這條因沾淋著蜜漿而變得沉甸甸的內褲被他輕嗅舔弄後,擱置在了一旁。
他的視線即刻轉移到了她這處毫無遮掩的蜜穴,全神貫注她這處嬌穴。她的兩片黏濕花瓣張合著吐露著濃蜜,以至於他不禁驚歎道:「哈妮,妳的私處簡直就是一隻蜜罐!」
聽罷,她瞪大雙眸眼睜睜地注視著他伸出長指探入了她的蜜罐罐口,嬌軀止不住猛烈震顫起來,即刻吸絞住了他的蜜指,
「我受不了了,覓斐哥,裡面全都是蜂蜜……好癢……好滿……」赤裸仰臥的她嬌吟著,被蜇傷後變異的胸乳脹痛和嬌穴流蜜深深地折磨著。
他輕撫著她的乳球和嬌軀,安撫著她焦躁恐慌的心緒。這下,覓斐伸手拿過了置放於床頭櫃的那隻空蜜罐和一根蜂蜜攪拌棒,來到了她的身下。
此刻,他敞露褲頭,胯下的粗長碩棒隱約可見,看上去霸氣十足。
哈妮見他的架勢,反倒驚羞退縮,覓斐見她一下鉗制住了她的腿根,拽住了她的腳踝,迫使她的雙腿朝外打開至最大,他按住她的膝蓋,將她腿部屈起朝那對碩乳的方向下壓。
這樣她灌滿了蜜漿的蜜穴就在他的注視下,毫無保留地袒露無遺。
豐沛過量的蜂蜜瓊漿根本無法被她窄小的蜜穴盛裝,全都從她的穴口緩緩溢出,沿著她的腿窩各處恣意流淌。
可盛在她穴內的蜜漿卻因為粘稠厚實,凝集在她的蜜穴內,近乎紋絲不動,這粘液折磨著她的蜜穴,讓她很不好受。
見狀,覓斐深吸一口氣,喉結滾動,他一手輕柔地撥開了她那濕黏豐腴的陰唇花瓣,使得她裝滿了蜂蜜的蜜穴直面他敞開口,而另一手則握持這根木質的蜂蜜攪拌棒,以棒頭先輕觸她的嬌蒂。
「唔……」她驚叫一聲,雙手羞澀至極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無助地看著棒頭在摩擦按揉了她的敏感蒂頭後,就徐徐地探入了蜜穴穴口。
這根櫸木質地的攪拌棒輕盈精巧,橢圓形的棒頭上是一圈圈凹陷和凸起相間的紋路造型,當這圓頭一刺入她的蜜穴時,隨著她的嬌吟,緊窄嬌穴就惶恐地死死吸絞住了棒頭。
不要說攪拌蜂蜜舀出,整個棒頭在她的蜜穴中都近乎動彈不得。
「放鬆,哈妮,別緊張,我絕不會弄疼妳。」他寬慰道,「放鬆妳的蜜穴,讓我的攪拌棒立刻進來。」
情慾度: 極高·甜寵 極高·暴虐
狂愛度: 狂愛 無愛  
按時代: 當代 未來 古代
按角色: 總裁 外星人 黑道 王子
琴研純愛·錦心綉口現代王妃系列
系列簡介:亞洲版《決戰王妃》 !本长篇系列因講述灰姑娘恩地在“口”形方宮的危險競存以及王子對她的深愛寵溺之心,故得名“錦心綉口”。
琴研手記·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