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誰》套書全三冊
《妳》《是》《誰》套書全三冊
●含稅價格:免費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2969人
基本資訊 2016-05-30/全三冊/13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她的每根陰毛都對我恨之入骨,她的乳頭上都刻著要殺死我!”索莉抱怨。因代碼學院超人氣的潤燮和宇誠都愛戀她,招惹嫉恨的她奪命劫難不斷,兇手竟是…
小說詳情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宇誠是索莉養父的兒子,為讓私營武裝公司勢力擴張,養父對宇誠的婚事另做安排,令他極度抗拒,而索莉為報答養父之恩,不僅試圖說服宇誠與他人結婚,還打算徹底離開他。
儘管宇誠自幼就專橫霸道,可唯獨對索莉溫柔呵護,但她終究覺得寄人籬下,是個外人。反倒是和宇誠的朋友李潤燮更有共同語言,因為兩人都是孤兒,彼此心意相通,話題甚多,這引來宇誠敵意。
潤燮是國內首屈一指的BIT搜索引擎集團的遺孤,就在他準備許久要向索莉告白時,才發現原來自己家族竟是殺害索莉至親的兇手,得知真相後的索莉亦逃避潤燮。可他卻窮追不捨,決意要代替家族彌補對索莉的傷害。
為逃避他們倆,索莉申請去了遙遠的代碼學院就讀,未料開學當日竟又重逢。原來宇誠放棄海外軍校留學,潤燮拒入家族投資的大學,三人將共同在這裡就讀。
在學院期間,索莉勤奮好學,她的代碼簡潔高效。
潤燮將會接手家族bit集團,Bit(比特)是電腦數據最小單位,從小被教育萬事要從點滴努力。雖是財閥二代,但正直用功。他出生時,父母請哲學館大師取名,根據四柱缺水火,遂取名潤燮。他的代碼風格亦如其人,優雅整潔,嚴謹端正。
而宇誠的名字來源於出生時,私營武裝公司重組建立了全新的程式開發子公司宇誠,遂命名並轉移大量股權給予這位與公司同名的嬰兒股東。宇誠的代碼風格不羈,狂野的程式碼中是他天才的全新算法和程式設計。
就在三角戀愈發緊張之際,索莉駕二手破車返校時剎車失靈,疾馳不止。宇誠及時侵入交通系統一路亮綠燈,潤燮也上路為她攔截危險,結果撞爛自己的跑車…
此後,索莉的奪命劫難接踵而至,因為校內人氣最高的潤燮和宇誠竟都迷戀她,使得索莉招惹了所有人的嫉恨和厭惡,招來殺身之禍的她不斷收到更多恐嚇訊息。當三人用駭客技術調查兇手時,深陷熾烈三角戀…
而意圖殺害索莉的人竟是……
【本次套書贈品】
第1本:配套書封靜態手機壁紙系列
第2本:本書配套貼圖套裝
第3本:配套趣味線上心理測試

小說試閱 · 《妳》《是》《誰》套書全三冊
烈日炙烤,驕陽似火,她身著的這條聚酯纖維的淡粉印花連衣裙已經被淋漓的大汗濕透衣背,勾勒出她曼妙窈窕的緊緻身形。那精緻秀氣的五官被日光鍍上耀眼的金邊,額頭和後頸也滲出細密的汗珠,折射著刺眼陽光。
她伸手將披散著亞麻色的微捲長髮全都束起,嫻熟地盤在後腦,略顯凌亂卻不失簡約優雅。
她纖柔卻有力的小手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塊淺粉格子手帕抹去了汗珠,不禁憤恨地自言自語地咒罵道:「妳們這些賤人,我非撕了妳們卑鄙的陰道不可!」
說著她繼續躬身卯足全身力氣,旋轉千斤頂的槓桿,於是胡亂塗著紅叉的這輛二手白色破車車身就緩緩地被頂起。她松下螺絲,取下了被扎破爆胎的右後輪胎,而後使出渾身力道取出備胎後換上了。
這下,精疲力竭的她回到車內,重重地關上了車門,她隨手拿起了放在副駕駛座上的玫紅色筆記本電腦,戴上了防藍光眼鏡。航空碳纖維復合材料的機身裝載強悍性能的處理器,亦如她一般堅韌卻輕盈,當她靈活的手指迅速在鍵盤上敲打時,她很快透過了停車場監控系統維護模塊的後門,攻入了系統獲取了超級管理員的權限。
然而,當她調取了監控錄像後,卻失望地發現對她的車噴漆扎胎的惡行片段已被刪除了。
她氣惱地丟開了電腦和眼鏡,掄起了一加侖裝的淨水灌了幾口解氣後,重又啟動了這輛電動汽車。
漫長的駕駛讓她心不在焉,腦海中盤旋著自己進入代碼學院以來,遭到的種種攻擊和霸凌。
她的臂膀架在敞開車窗的窗框上,讓炎熱的微風吹拂過她心間的累累傷疤。如今能擺脫霸凌的唯一方式就是退出小組,徹底離開組內的另外兩名組員韓宇誠和李潤燮。
就在她晃神之時,差點與其他車輛刮擦,她踩下剎車,卻驚恐地發現車子竟絲毫沒有減速。
頓時,她神經緊繃,竭力克制這比月經初潮還可怕的恐懼,試圖點擊車載電腦操控卻無濟於事。
剎車失靈的她不得不急中生智,避讓車輛,並持續行駛。
就在大難臨頭之時,忽而她接到了一通電話。
「索莉,那輛面目全非的破車是妳的車嗎?」
那是韓宇誠的聲音,他的嗓音充滿佔有慾的磁性,像極了車載廣播調頻FM101.3里那個專門推銷車險的混蛋。
此刻的他緊盯熒幕,侵入路況監控探頭的他,那雙犀利的黑眸近乎貼著熒幕問她道,「引擎蓋上用紅色噴漆寫滿“賤人去死”的那輛車就是妳的車吧?」
「確實如此。」她佯裝冷靜地說道,「我的剎車失靈了。在上個十字路口時,我發現車載電腦被入侵,剎車失控了。」
「真巧,現在我就在交通信號燈的控制系統里。」他揚起邪魅而俊俏的嘴角說著,熱衷摩托車的宇誠每當夜晚要去競速比賽時,就會在下午侵入信號燈系統。
此刻,宇誠把索莉即將行駛的路線一路控制為綠燈,讓她得以通行無阻。原本如履薄冰的她終於稍稍緩口氣,環繞著城區了開始了漫長的行駛。
忽而,後視鏡裡出現了一輛深黑色的超級跑車,強勁的動力輸出和風騷的流暢外形,分秒都在碾壓她的破車。這讓準備買原廠漆和噴槍自己動手給汽車換漆的索莉頗感鬱悶。不過那輛超跑她並不陌生,那正是潤燮新換的一輛。
讓她措手不及的是面前的信號燈竟停留在了紅燈,而並未變綠。無法踩下剎車的索莉膽戰心驚地 闖過了紅燈,眼看右側方正有一輛轎車朝她駛來,對方急剎減速,但在這劍拔弩張的瞬間,兩車相撞似乎已不可避免。
在這與世界訣別的瀕死瞬間,唐索莉的腦海突然閃過了一條遺言:如果我終究躲不過這場死劫,請把我前天訂購的液體材質10倍吸收超貼合衛生棉日用夜用特惠組合裝退掉。
正以為在劫難逃之時,只聽從後方轟隆地呼嘯著飆出的那輛騷氣十足的超跑一下子後來居上,擋在了她車體的身側。隨著「哐當」一聲巨響,價格不菲的跑車車頭被猛烈的衝撞變形,釋放出那濃烈刺鼻的超級英雄風味的荷爾蒙。
在生死旦夕,潤燮用跑車攔截了危險把索莉救下了,他關切地凝望著遠去的她,和他的安全氣囊一起彈出的是過剩的英雄氣概。
在沿途數度與死神擦肩而過後,索莉的汽車電量被大量消耗,直至耗盡。
這輛被操控的電動汽車這才放緩速度,和路面刮擦出一道漫長的剎車線後,終於遲緩地停在了路邊。
幸好她有驚無險,死裡逃生。
驚魂未定的索莉一舉撞開車門,像是逃離猛鬼追殺的地獄般從車內跳了出來。渾身冷汗的她躬下身,掌心按住膝蓋,大口喘著粗氣,冷汗淋漓,脊背發涼。
當警笛聲湧入耳際,由遠及近。閃爍著刺眼警燈的巡邏警車將她包圍,她被吊銷了駕照,而警方也根據她的報案開始著手調查。
她心有餘悸,落寞地蹲在人行道邊,遠望著被拉起了黃色警戒線的那輛二手車,比起差點被殺死的恐懼,她的困惑失望或許更多。
作為代碼學院里最出色的學生,唐索莉還以為自己簡潔高效的代碼,細膩深入的安全防火墻無人能破,一度獨孤求敗的她現在遇到了真正的對手。
那個攻破了她苦心編程的防火墻的人,那個試圖要謀殺她的人,她到底是誰呢?炎熱的空氣裡混雜著她的焦慮不安和不屬於她的厚重硝煙般的睪丸激素,她猛地抬起了頭。
只見韓宇誠正跨坐在摩托座椅上,盛氣凌人地注視著她。他那輛騷氣十足的煙熏灰色摩托,極富侵略性的流線摩托車身搭載他跨坐時的頎長雙腿,每當他招搖地駛入學院,咬下手套,卸下頭盔,伸出纖長的手指爬梳被弄亂的髮絲,那張俊顏就會惹來他的粉絲們陣陣狂熱春叫,那呼喊震天動地,堪比他那轟隆的發動機引擎聲。
這個家中運營私營武裝公司的大少爺,家財萬貫又天賦異稟,配合他那廉價而拙劣的品味,通常是打折T恤搭配真空包裝的滷蛋炒麵,再加上新上線的馬賽克肉片。從小浸潤在VR虛擬現實的實戰演習系統中的他得以進入這所著名的代碼學院卻是因為當時未成年的他已經破解了包括他父親在內的多個成人網站上的數十萬個賬號,充足的專用幣讓他看膩了太多限制級電影。在對性過度保守的文化部長上臺後,曾多次要求過濾屏蔽色情網站,但因宇誠的存在,這些站點並無法被任何官方過濾系統屏蔽或清除,強大的數據庫保護使得他也收到了代碼學院的入讀邀請。
此刻,韓宇誠熄滅引擎,將頭盔掛在了車把手上,走近了她。蹲下身,他捧起了她的臉,手指輕撫過她面頰上的擦傷,關切地說道:「啊,毀容了呢。」
他狠毒地說道:「本來就不漂亮,現在更難看了呢,這下應該是嫁不出去了。」
索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宇誠揚著嘴角笑道:「那就嫁給我好了,省了妳再去禍害別的男人。」
這時救護車的鳴笛聲打斷了兩人,只見手臂纏著繃帶的潤燮從車上跳了下來。
一看到索莉就劈頭蓋臉地心急問道:「妳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索莉眼眶通紅,惡狠狠地斥責道:「李潤燮,你就非要逞英雄嗎?非要撞殘手臂和報廢車子,讓我內疚才甘心嗎?」
「知道我有多在乎妳嗎?」潤燮輕歎一口氣,「我只知道妳的安全比什麼都重要。」
那股暖流無法自己地湧入索莉心間,宇誠滿懷醋意地對潤燮虎視眈眈。
李潤燮身著剪裁考究的定制休閒西服,平日除了編寫代碼程式外,他鐘愛霍爾斯特的《行星組曲》那類科幻古典的西洋管弦樂,他家大宅東側通向小客廳的廊道里輪流掛著美術館的油畫展品,其中不乏《草地裸女》這樣的名作。
在韓宇誠看來,李潤燮的口味其實真的跟他沒差別,儘管潤燮憑藉他那副欠操的彬彬有禮和裝模作樣的附庸風雅常常更能博得芳心。
潤燮的家族掌握著國內首屈一指的Bit搜索引擎,bit(比特)是電腦數據最小單位,從小就被教育萬事要從點滴努力。雖是財閥二代,但卻正直用功。他的代碼風格亦如其人,優雅整潔,嚴謹端正。
此刻,對於索莉剎車失靈的惡行,宇誠和潤燮異口同聲地問道:「到底是誰干的?」
「我還不知道。」她冥思苦想卻仍然毫無頭緒,煩心地咒罵道,「要是被我查到是誰干的,我非撕爛她惡毒的陰道和肛門不可!」她猛地站起了身,不安地補充道,「這個女人攻破了我在車載系統里編制的防火墻,可見她的實力更勝一籌。」
想到這裡,倍感挫敗的唐索莉就抬起穿著圓頭淺口粉色瓢鞋的腳重重踢向了塗滿髒字和紅叉的車身,疼得她腳趾發腫。
「妳為什麼這麼肯定她是個女的?」潤燮的臂膀和脖頸間纏繞著繃帶,可在他修長優雅的身上,這醫用繃帶卻成了另類的裝飾,造型時尚,「萬一他不是個女的,而是個男的呢?」
宇誠點點頭,接過潤燮的話,提醒道:「我知道你說的是誰。就是那個臉長得像一個進口蛇果強暴了一隻嘎啦蘋果一樣的害羞傢伙,他是三年級的伺服器管理員崔燦盛,平常主要列印用機記錄並裝訂,他是個ID號和密碼都用名字大寫羅馬字注音加出生月日的地道蠢貨。他曾經親口對我說過,說唐索莉拿著他的訂書機威脅過他‘如果再不讓我進機房,就把你的蛋蛋釘起來!’之後,他也無可救藥地愛上了索莉。」宇誠邊在大掌中把玩著頭盔,邊推測道,「會不會是心靈脆弱的他在知道原來妳是我韓宇誠的人後,就備受重創,難以承受,所以由愛生恨,得不到就要毀了妳?」
「不可能!」索莉堅定地否決道,「從我第一次在學生檔案數據庫里看到他正面照的那一刻起,我就覺得如果線上百科要給無辜二字配圖的話,非他莫屬。我以我的想象力和人格擔保他雖然一副衰樣但必定有根寬容諒解,與人為善的小雞雞,這絕不可能是那個衰仔干的!」
「那還會有誰要殺妳呢?」潤燮頗感困惑。
未料這問題瞬間點燃了此刻索莉那並不豐滿的胸部內積鬱的遠超10TB的憤慨。
「你們這兩個只會用二進制010思考的傢伙!除了享受學院女粉絲的狂熱崇拜,難道你們都不知道現在這些女孩都要殺了我嗎?」她尖銳地反問道,越過宇誠和潤燮兩人高聳寬厚的肩膀,那雙黑眸敏銳而犀利地掃視著周圍,數個正在使用移動電子設備的女生正零星地散落在他們身周不遠處。
她伸手掃過了這些潛在的嫌疑犯。
「看到那個戴著防藍光護目鏡的高個子女生沒?她的每根陰毛都對我恨之入骨!再看那邊那個用15.6英吋熒幕,跟我用同品牌同處理器筆記本的短髮女生,我可以毫無疑問地告訴你們倆,她的乳頭上就刻著要殺死我!」索莉抱著頭,解釋道,「你們居然還要問為什麼她們會這麼恨我?因為韓宇誠,李潤燮,你們倆已經成為了這些粉絲人生的終極目標,生活的最大意義,她們活著,就是為了睡你們。在她們眼裡,你們近在咫尺,卻又遙不可及,這正是製造完美臆想的最佳距離。但當她們發現你們倆竟然真實地活在我這個臭婊子的人生里,你們可知道這讓整個學院都人畜共憤,天地同怒。不管我怎樣用功,怎樣低調都無法平息怒火,無法修復我家世背景,成長經歷的種種bug,好比新款nexus搭載安卓紙杯蛋糕版本一樣,我跟你們根本完全不搭!」
宇誠聳聳肩,輕描淡寫地回應道:「索莉,妳又何必在意那麼多?就是因為妳又認真又善良,又黃又暴力,我才這麼喜歡妳。」
「索莉,我也覺得妳不用這般擔心。」潤燮也勸說道,「雖然妳因為我們倆遭到攻擊,但是既然我們三人是一個小組,所以危難關頭,就更該並肩作戰,共渡難關。」
她沮喪地嘆了口氣,「謝謝你們兩位把我推入火坑的厚愛,謝謝你們把我逼上絕路的關懷,謝謝你們把我踹到地獄的保護。現在我本該是因為俘獲韓宇誠和李潤燮兩位而自以為是,得意忘形的臭婊子!但是我已經丟了駕照,馬上我就要丟掉小命!」她語重心長地勸說他們道:「世界那麼大,可以插的陰道那麼多。所以拜託,從現在開始讓我退組,遠離我,避開我,如果你們倆真的還把我當朋友看的話。」
「我可沒把你當朋友看。」宇誠揚起嘴角,曖昧地說道,那意味深長的雙眸中是他對索莉的深愛。從索莉被父親收養以來,他們倆就情同兄妹,親密無間。
 「你也從來都不是我的朋友。」潤燮亦回應道,他輕撫她的髮絲,多情的眼神中是他的濃情暗示。自年幼時透過宇誠和索莉相識以來,同為孤兒的潤燮和她就惺惺相惜,話題甚多,彼此好似心靈夥伴般相互支持。
在兩人心底,索莉從來都不是他們的朋友,而是女朋友。這讓三人的關係一度陷入尷尬和緊張之中。
潤燮說:「既然妳和我都被吊銷駕照的話,明早我讓司機來接送我們上課!」
猛的一下,一個粉色頭盔被丟入了她懷裡,宇誠搶話道:「喂,明早我送妳上學!」
她不禁仰天哀鳴。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還沒絕經,馬上就要絕命了!這全都拜你們兩人所賜!」
深得兩人喜愛,她本該囂張跋扈,得意忘形的,但此時此刻她卻只徒留驚恐困惑,忐忑不安。
那個要殺我的人會是誰呢?
主要: 免費書 按最新 錦心綉口 FB社團
情慾度: 極高·甜寵 極高·暴虐
狂愛度: 狂愛 微愛 無愛  
按時代: 當代 未來 近代 古代
按角色: 總裁 外星人 黑道 王子
琴研寫作手記 ·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