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書》目錄頁-琴研的言情小說
《書》猜是誰在替我寫書?
●含稅價格:US$3.69 NT$99 HK$28 RM14 EUR€3.69 CA$4.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5212人
基本資訊 2016-06-20/4.3萬字/147頁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欠缺才華且懶於動筆的大小說家被質疑竟由文盲女傭代筆寫書,他將鉛筆置入女僕嬌穴,令其用濕穴含筆抄寫手稿,要以完全不同的書寫字跡印證她並非影子寫手…
熾烈高亢情色,變態折磨,凌辱羞恥,惡毒無愛,悲慘結局
小說詳情  
出於逃避繼承家業,貪戀慵懶生活及青睞「作家」的虛榮頭銜,欠缺才華而且懶於動筆的西蒙強烈渴望成為作家。如今知名小說家蜚聲文壇,可他實則從未親筆寫過這些暢銷書,而是憑藉匿名寄到宅邸的手寫書稿,無恥地署上自己的名字發表出版。
風流倜儻的西蒙常以創作為由,將家宅里年輕無知的女僕關在自己的書房內蹂躪。這個不識字的文盲女僕迫於生計而屈服於他,西夢熱衷玩弄她無知的肉體,因為只有目不識丁的女僕能讓他產生傲慢感和優越感,令他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以對抗內心並非作者本人的卑劣無能之感。
而他的一位女書迷把他的作品視為曠世傑作,爛熟於心,奉為珍寶。對才華出眾的他欽佩得五體投地,心甘情願把自己的胴體獻給西蒙,并認為此乃她莫大榮幸。西蒙既貪婪地享受她的愛慕崇拜和嬌媚胴體,又時常因她針對作品提出各種犀利問題,難以回答而心虛困窘,想盡辦法敷衍掩飾。
此外,西蒙的家族為他安排了一樁門當戶對的婚姻,然而訂婚妻心繫初戀情人,無心成婚,卻被逼無奈。訂婚妻意外發現西蒙的小說並非他親筆所寫,試圖查清原因,揭露他的真面目,好退拒這門親事。
那麼,替西蒙寫書的影子寫手到底是誰?

小說試閱 · 《書》猜是誰在替我寫書?
坐落於城郊一望無垠,翠綠草坪上的是海森博格家族大宅。這幢白墻紅頂的古典主義風格宅邸左右對稱,輪廓端正,莊重雄偉,正如西蒙·海森博格少爺那本出色的獲獎小說,結構嚴謹,氣勢恢宏,情節精妙。
西蒙少爺的書房在宅邸東南側那棟巴洛克豪華裝潢的圓筒狀建築內,他常廢寢忘食地埋頭創作,衣食起居全由傭人們料理。
書房足有數米挑高,中空通透。環繞著圓弧形墻面的是滿滿高聳至天花板的厚重書墻,書架前擱置著單面直梯,在採光甚佳的落體窗旁擺放著的是氣派的櫸木書桌。桌上常攤著尚未動筆的稿紙,而鉛筆和橡皮則被小心地收納在了抽屜裏。
此前,為逃避繼承管理家族企業的重責,西蒙與父母發生強烈爭執,聲稱自己要成為一名「作家」。
貪戀慵懶生活,並僅是青睞「作家」虛榮頭銜的西蒙少爺既欠缺才華又懶於動筆,當時還無任何作品問世。
他清楚地記得去年那個百無聊賴,空虛煩悶的寒冬午後,整片大宅都被厚重的積雪覆蓋。他站在書房前的偌大落地窗前,透過窗戶,注視著傭人手捧包裹,雙腳一深一淺地在雪地裏艱難前行,直到將那個匿名包裹親手送到他手中。
西蒙為這份無寄件人的神秘包裹納悶,當他坐在暖烘烘的壁爐前打開一看,訝異地發現竟是本無名的小說手稿。
隨手翻閱,全文用劣質的濃黑硬質鉛筆在蹩腳的稿紙上寫成,側邊用粗糙的細麻繩裝訂,但字跡卻清秀端正,多處工整地修改刪減。大致選讀部分章節,就不難發現這是本質量上乘,文筆細膩的佚名小說。
事出蹊蹺,動機不明,在調查原作者無果後的這個深夜,他在這本陌生人寄來的無名書稿封面上,平靜地署上了自己的名字「西蒙·海森博格」並出版了。
之後,這本作品令他蜚聲文壇,聲名大噪,他問心無愧地全盤坦然接受了這名不副實的榮耀和肯定。
如今,冬去春來,春逝夏至。
這個暖陽午後,已是大小說家的西蒙再度站在書房偌大的落地窗前,透過窗戶,遠望著正坐在草坪上給小孩講故事的女傭瑪德琳。
他窺視著她的背影,記得她剛進大宅做幫傭時,還是個土裡土氣,尚未發育的鄉下姑娘,可隨著她悄然長大,竟出落得這般窈窕誘人。從背後看,那對豐腴的綿臀隔著粗布麻衣也無法掩蓋那飽滿的線條,他時常透過她的裙擺勾勒她私處的景致。
「叫瑪德琳進來清掃書房。」西蒙命令時,目光仍直勾勾地鎖定側身坐在草坪上的她的倩影,無法挪開視線。
他拉上窗簾,回到書桌前。在不耐煩地等待瑪德琳的片刻,他不禁再度拉開抽屜,悄然打開那隻方形的文具盒盒蓋,裡面粗看像煙盒裡的哈瓦那雪茄整齊排列,實則是一隻隻使用小提琴木材定制的鉛筆,旁邊則嵌入了幾枚形狀怪異的橡皮。
忽而,只聽數下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西蒙令她進入,只見女傭瑪德琳拿著雞毛撣,戰戰兢兢地踏入了西蒙少爺的書房。
拘謹羞澀的她甚至不敢抬頭看他,雙頰透映著一抹羞澀緋紅。
「真抱歉,西蒙少爺,我本該早點過來的。」
「不急,慢慢來,還不晚。」他風度翩翩地回應道。
西蒙少爺頎長的身軀正倚靠在書桌前,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氣喘籲籲跑進來的她,那對飽滿酥乳震蕩,隨時都要呼之欲出。
「是安琪兒又纏住妳,要妳給她講故事?」他眨了眨那雙藍黑色的眼睛,揚起薄唇,好奇地問道。
瑪德琳不安地撲閃著褐色雙眸,點頭回應。
「安琪兒真的好喜歡妳。」他曖昧地對她輕語道,「就像我一樣。」
她剎那間青澀的小臉緋紅,偏過頭,越過西蒙的臂膀,她瞥見書桌上的空白稿紙,一字未寫。西蒙少爺則伸出手指將她的視線轉移引導至書架前斜靠的直梯。
「爬上梯子,從上層書架開始打掃。」他說著,展開大掌在她後臀掐捏猛拍一記,敦促她趕緊開工。
身形嬌柔的她一手拿著雞毛撣,提著裙子,另一手則握住直梯扶手,步履輕盈地攀上幾層梯階。她麻利而嫻熟地掃灰撣塵,手指輕撫過書脊和書頁,吃驚地發現西蒙少爺的書架上不是平整如新,從未翻閱過的新書,就是裝飾性的仿真道具書。這片浩瀚書海實則如沉睡的殉葬品般紋絲不動。
唯獨她的雙臀隨著清掃而微微輕搖,蕩漾著生機勃勃的波紋。西蒙的目光不禁鎖住她輕緩搖曳的嬌臀,圓潤的臀肉令他遐想聯翩。
不一會兒,那對本該搖擺的綿臀停住輕晃,他定睛一看,瑪德琳竟站在梯階上專注地讀書,他悄然地走上前去。
「妳全都看到了?」他低沉的聲音從她的腳底竄上,讓她頓感腳心發涼。西蒙少爺並沒有因瑪德琳觸碰他的書籍而惱羞成怒,面前這個從未受過教育的鄉下姑娘,在他眼裡從來不足以構成任何威脅。
相反,西蒙反倒倚靠在梯子邊,毫無掩飾地自嘲道:「這書架上有我從沒翻過的《浮士德》和《布登勃洛克一家》,也有製作成仿真書的拉薩·奧本海國際法系列專著。」
瑪德琳杵在梯階上,不敢輕舉妄動,吃驚地問道:「所以,西蒙少爺您是個從不讀書的小說家?」
他並未被激怒,反倒咯咯地俊朗地笑了起來,坦言道:「是的,我就像這些道具書一樣,只有華麗考究的書封,根本沒有真材實料!」
她怔怔地注視著他,臉色一陣煞白,一時語塞。
「瑪德琳,妳撕掉了一個大小說家最體面的偽裝。」他站在她那輕盈飄逸的蟬翼紗裙擺下,對她直言不諱。
瑪德琳滿臉震驚,直勾勾地凝視著他, 好奇地問他道:「那麼我想知道,當我揭下西蒙少爺您『博覽群書』的假面具時,那是什麼感覺?」
「妳真的想知道?」他反問著,雙眸好似能穿透她這層紗裙般,竟開始曖昧地伸手鬆開她裙裝後腰束起裙子的兩根粉色緞帶,「讓我告訴妳,被發現時,那是種赤身裸體,無地自容的感覺。」
話音剛落,瑪德琳的裙裝和緊身衣就被他輕巧地卸下,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她光潔無暇的後背袒露。慌亂中,站在梯階上的瑪德琳以纖長手臂捂住自己的胸口,驚恐扭轉身試圖制止西蒙。可那對豐盈臌脹的酥乳搖曳震蕩著乳波,還是半遮半掩地閃現在了西蒙眼前,白皙豐滿的乳房下緣是嬌嫩的半球,清晰可見。
她羞澀而顫抖地戰慄於梯階,此刻裙擺已被他全部拽下,纖細的腰身,挺翹的綿臀,筆直的長腿,那裙裝如同被揭幕般滑落至她精巧的腳踝。
這下,渾身近乎一下全都赤裸的瑪德琳只剩下腿間僅穿的這條褶皺花式內褲,流行的麻紗質地法式底褲,在兩條短褲腿底邊配有十英呎的蕾絲。
午後的日光給她嬌媚的胴體鍍上了一道熠熠奪目的亮邊。
「瑪德琳,當妳不經意間撕掉我的臉面,我也會毫不客氣地撕扯掉妳的。」西蒙少爺說道。此刻的瑪德琳站在數層梯階上,正好與西蒙高度相仿,於是,他兩隻大掌就從她的腋下兩側探至了她的前胸,掌心各裹覆住她的豐滿碩乳,將乳肉包裹在指間懲罰地恣意揉捏,令乳肉和乳頭擠壓變形,惹來她的嬌喘不斷。
他的胸膛則緊貼她光滑後背,埋下頭,他放肆地親吻她的後頸,轉而掠過她的耳根,熱吻她的臉頰,隨後薄唇覆蓋住她的小嘴,伸出火舌侵入了她的口中熾吻。
書房迴蕩著那淫靡的唇舌交纏的聲響,西蒙少爺鬆開她沾著彼此津液的唇瓣,轉而在她耳畔低語警告:「如果妳把我的秘密告訴他人,那我也會告訴別人,我們此刻的秘密。」
他的話音剛落,就展開大掌柔情蜜意地朝著她的臀肉上拍打,「快爬上梯子,再爬上幾階,妳已經知道我的底細了,現在我也得揭底妳才行!」
西蒙托住了她的臀瓣,催促著推動她繼續朝上攀爬,「不夠!再爬高些,讓我好好看看妳的底襠。」
可僅著蕾絲內褲的瑪德琳動作遲緩,僵持著不肯屈腿攀上,惹得西蒙少爺展開五指結結實實地拍打在了那綿軟也緊實的肉瓣上,她不禁低吟,只得又上了幾層梯階。
這下,兩人由於地勢落差,站在地板上的西蒙少爺仰起頭正好和站在梯子上的女僕瑪德琳的臀部下緣視線平行。他伸出大掌輕柔地覆蓋住了她的兩片柔嫩臀瓣,仔細觀察著這嬌媚臀部的流暢弧線,愛撫著她彈性十足的綿軟臀肉。
她本能地驚恐嬌羞地雙腿夾緊,兩團圓潤臀肉頓時緊縮,阻撓著西蒙的視線。
「把腿分開!」西蒙厲聲命令,令她一陣面紅耳赤,「我必須也讓妳徹底露底才行!」
於是,站在下方的他以那可怕的手指不留情面地掐捏她的綿軟臀肉,毫不客氣地抽打她的兩片緊張的臀瓣。
趁著她雙臀放鬆的間隙,西蒙一下使力將她的嬌嫩臀瓣朝著兩側蠻力掰開,拇指隔著她的薄紗內褲扣入了她的臀縫和私處,那兇悍的大掌硬生生地將她的雙腿分開站立於梯階上,瑪德琳輕呼著,幾乎無法穩住自己的身子,而西蒙正抬頭從她腿心正下方朝上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她的私處,視線毫無阻礙。
她的後臀劇烈搖擺,雙臀收縮,柔媚的私處嬌唇將底褲布料緊緊吸含住,從底下朝上看,她的襠部清晰地透映出了那條鮮明而嬌羞的細縫。被他墨藍色的瞳孔熾烈注視,裹覆著嬌穴的纖薄布料被即刻浸濕,緊貼著花穴。
西蒙忍不住抬起手,將粗糲長指伸向上方,一下抵住了瑪德琳的私處,隔著微濕布料搔弄花縫,即刻布料就由淺轉深,勾勒出了魅惑的色澤。
他的悍指此時用力一頂,讓布料深陷進嬌縫。
「啊—!」瑪德琳不由自主地低吟出聲,未經人事的嬌嫩私處根本經不起如此玩弄,布料隨著他的長指嵌入她的敏感腿心間,她細喘著,嬌軀渾身發麻。西蒙不顧她的抗拒,更以手指按壓,讓薄布深陷花穴,以指腹不停揉弄磨蹭。
「不……」她扭動嬌軀,無力抵抗,私處伴隨著濕液溢出絲絲痛楚。
在後臀的火辣間,瑪德琳頓感一陣涼意交錯襲來。
她驚慌地轉過頭,羞窘地發現西蒙的手指已來到她的腰際,拽住她的內褲邊沿,將她的蕾絲短褲撕扯下來,這層纖柔的遮羞布從她的腿根剝落至膝蓋,又被撕扯到了她的腳踝。 
這下,西蒙雙手鉗制住她的大腿內側,一抬頭,仰面就是她濕嫩的嬌穴,毫無遮掩地完全呈現在他眼前,視線極佳。
只見她粉嫩的兩片花瓣顫抖不止,滲出細密濕液,柔軟絨毛沾著蜜汁泛著晶瑩水光,午後和煦日光鋪灑在她嬌媚誘人的胴體和蜜穴,令他貪婪地目不轉睛地屏息凝視。
「終於讓妳也洩底了。」西蒙滿足驚歎道,亞麻色的淺棕色細毛包裹著粉嫩花丘,被他的指腹挑逗後的水穴異常充沛,奔湧而出的水液浸潤整個私密。
他輕柔地用長指撥開花瓣,仰頭目睹著裡面的花蒂嬌柔顫動,騷液流溢不斷。他伸出舌頭,輕舔粉嫩花縫。
未料西蒙少爺會這麼做,瑪德琳不禁渾身戰慄,雙腿一軟,若不是被他的大掌穩住,她差點從梯子上摔落。
從水穴流淌至全身的酥麻快感,令她昏眩,當西蒙的濕熱唇舌不斷舔舐輕擊她的嬌縫,不知所措的瑪德琳扭動著腰肢,小手緊攥住梯子扶手,一不小心,剛才翻閱的那本書就被失手被她碰倒。
只聽「哐當」一聲,這本硬質封皮的小說就從上方墜落到了西蒙腳下,裝幀精美的褐色書封,燙金的凹印書名。
他吃驚地問道:「妳在讀『我的小說』?」他邊問著,手指並未放開她的私處,還捋著她的細毛,愛撫著她的嬌蒂,「可妳從沒讀過書,既認不得字母,也不會拼單詞,對嗎?」
此刻的瑪德琳站在高梯上,搖曳著赤裸嬌媚的身姿,雙乳顫抖,私處被抽弄著,她喘息著嬌聲應答。
西蒙不屑地瞥了眼書封,而後長指邊在她的濕穴裏抽送,邊輕佻地揚起邪肆的嘴角,說道:「妳還記得家族給我安排的訂婚妻伊莎貝拉嗎?她上個月獨自來過宅邸說要退婚。她太敏銳了,已經發現這本書不是我寫的。」
他的神色略顯不安,轉而仰視著上方一絲不掛的瑪德琳,直白地告訴她:「可伊莎貝拉這個愚蠢的惡婦竟然說妳才是這本小說的原作者!」
「為什麼?」她被蹂躪,嗓音綿軟無力。
「因為她說早在『我的小說』出版很久前,她就無意間聽過妳給安琪兒講故事,她說妳當時講的故事和此後『我的小說』內容一模一樣,從主角到情節,從開頭到結局,完全相同!」
瑪德琳赤裸著身軀,戰戰兢兢地垂眸問道:「那西蒙少爺,您覺得這可能嗎?」
兩人目光交匯的瞬間,電光石火交錯。
「事實上,我才不在乎她的無端臆測,一派胡言。」他神情肅穆地說道,一邊指尖悍然頂弄她的嬌穴,拇指亦摩挲她前庭的嬌蒂,邊掏出了一個金屬文具盒,打開盒蓋,取出了一支粗長鉛筆,「我要親自印證。」
她瞪大無辜的雙眸,一臉茫然慌亂。
「瑪德琳,我要妳手抄『我的小說』,那樣完全不同的手寫字體就能立刻印證妳絕非我的影子寫手。」他說著,邪魅地揚起嘴角,朝著她舉起了鉛筆,「來,拿起筆!」
此刻,她哆嗦地站在高梯上。
身下的西蒙少爺詭笑著,將那粗長的鉛筆伸出舉高,她不得不騰出那隻已經沁出了手汗的小手,顫抖地伸出,試圖接過他手中的鉛筆。
可西蒙一縮手,根本不讓她抽到鉛筆,反而挑逗地輕蔑說道:「妳又不會寫字,用手拿做什麼?是讓妳用自己濕漉漉的嬌穴含住筆!」
聽罷,瑪德琳驚恐而嬌羞地試圖併攏雙腿,可此刻西蒙少爺的雙手不僅牢牢地鉗制住她的大腿內側,令她顫抖地根本無法合攏,更以指尖由輕變重地戳擊她胴體的嬌嫩私穴。嫩穴撫弄得一片濕濘,細軟毛髮沾淋著她的騷液。
他不顧她的生澀,硬是用長指撥開她濕淋淋的嬌嫩花瓣。跟著,他一手撐開她緊窄的花唇,頂開至最大,而另一手則將那隻粗長鉛筆的圓柱截面尾端兇狠地緩緩插入了她的嬌穴穴口,木質筆桿搔弄著她的濕熱花壁。 
「啊……啊……」鉛筆才剛采入,就被她的肉壁緊緊吸附住,花徑被一下撐開的陌生感讓她前所未有的緊張,難耐的酥麻微疼交雜著襲來。
瑪德琳的雙腿猛烈顫抖,而西蒙則握住從她的濕穴口裸露出的鉛筆尖端,只見從她的水穴裏溢出的愛液已經順著筆桿流溢,匯聚到了筆尖,凝結的水珠欲滴。他緊握筆桿,朝著她的緊穴不住來回上頂,每次都戳刺到她的嬌嫩敏感點,惹來瑪德琳的嬌吟不斷。
即使他鬆開手,這支鉛筆也被她身下的緊窄小嘴緊緊吸含,根本無法掉落。
「握緊筆,別鬆開。」他低語道,當他暫停了用鉛筆在她的甬道裏狂烈抽送,虛軟的瑪德琳以為自己能稍緩片刻。
未料,西蒙少爺此刻從文具盒中,用沾濕著她愛液的手指取出了一塊造型怪異的尖頭橡皮,
形狀與他的戴姆勒汽車發動機裏的活塞頗為相似,頂部帶有拉環。
「我還給妳準備了橡皮,瑪德琳。」西蒙輕語道,還未等這個青澀的女僕緩過神來,西蒙的大掌就蠻力地怕打著她的綿臀,命令她,「抬起屁股,再抬高些!」
他挑逗地來回答摩挲著她的臀縫,指腹從後肛愛撫到陰穴,從前庭又摸弄回後庭,而後他不顧她的緊張,毫不客氣地掰開了她的肉臀,小巧的菊穴袒露無疑,他拿捏住拉環,將這橡皮的尖頭對準她的窄穴,兇悍地置入了她緊窄不堪的後庭之中。
「啊—!」她再度惶恐而不適地驚叫出聲,渾身劇烈顫抖起來,胸乳震蕩著淫澀的乳波。
此刻,瑪德琳的前後嬌穴已經被分別置入了鉛筆和橡皮,她下體酥麻,虛軟地無法站立於梯階上。
西蒙一把攔腰攬住了她的腰肢,將疲軟的她從高梯上抱下。
隨後,他把懷中的瑪德琳捧到了攤開著稿紙的書桌上,雙手扣住她的大腿腿根,將她一絲不掛的胴體在書桌上擺跨成了羞恥的跨坐姿勢,她的雙腿敞開,膝蓋彎曲,兩片臀瓣分別壓在屈起的小腿上,腿部則壓住空白稿紙。
這下,他將「自己寫的」小說翻開,以導師般肅穆地口吻說道:「現在,就從第一章開始抄寫,用妳的嬌穴含住筆抄,如果寫錯字,就用後庭裡的橡皮擦掉,明白嗎?」
命運測字  
【測字內容僅供娛樂】
站內搜尋琴研作品,我的新作《電》寫作中
  【情色甜寵類·女性向】  
  【情色暴虐類·男性向】  
  【錦心綉口系列·少女向】  
  【外語學習類·學生向】  
  【免費書類】  
琴研手記· 《書》猜是誰在替我寫書?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