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誰》我要撕了妳陰道-目錄頁
《誰》我要撕了妳陰道-套書《妳是誰》下冊(附贈品)
●含稅價格:免費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3151人
基本資訊 2016-05-27/145頁/4.3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回公寓後,她驚覺浴室鏡面上就用那支唇膏寫著"要殺妳的人就站在妳面前”。面對鏡像挑釁,她決意找出真兇,誓言“我要撕了妳陰道!”
輕鬆詼諧,對白情色,推理驚悚,恐怖結局
小說詳情  

小說試閱 · 《誰》我要撕了妳陰道-套書《妳是誰》下冊(附贈品)
縱使來自外界的風波似乎已經平息,而在潤燮和宇誠心間卻好像始終都泛著漣漪。
近乎每個人都在談論潤燮和宇誠對她的一往情深已經就此終結。
事後,宇誠曾開玩笑,曖昧地對她說:「索莉,我想看妳的躶體,但不是以這樣的方式。」
他尷尬地聳肩笑了笑,言語間帶著一絲微妙的苦澀。於是,索拉的心思變得異常敏感,她從宇誠的字裡行間捕捉著蛛絲馬跡,揣摩著他的言外之意。
受到視頻衝擊的宇誠似乎是要有意疏遠她,他那有意無意的話語和動作都讓索拉愈加焦慮。
潤燮好似也變得不那麼熱情了,這天他輕佻地對索拉調侃道:「當我知道我們終於3P時,我該表現得興奮些嗎?」
他僵硬地從嘴角擠出了一絲彆扭的笑容,似乎也依然在對視頻內容耿耿於懷。於是,索拉的心緒變得脆弱易碎,她從潤燮的言行舉止中探尋著瑣碎細節,臆測他的真實心意。
同樣受到視頻的潤燮似乎也要可以擺脫她,他那令人捉摸不透的話語和動作都讓索拉愈發不安。
於是,人們間互傳的謠言似乎在逐漸成真,潤燮和宇誠果然在迴避她,疏遠她,甩掉她。
此後的索拉變得異常神經質而極度敏感,潤燮在手機鈴聲響了足有30秒才接電話,這被她解讀成潤燮在猶豫是否該接她的電話,或許他曾試圖掐掉這通來電,頓時,被拒絕的創傷感令她即刻陷入痛苦之中。
 當宇誠告訴她他的摩托需要維修零件,暫時不能載她時,這被索拉理解為宇誠在極力編造藉口拒絕她。縱使之後,宇誠的確將摩托騎到維修店更換零件,她依然固執地認為那是宇誠只是在做給她看,被欺騙的創傷感又瞬間讓她沉浸在壓抑著中。
此後,索拉變得陰鬱消沉又暴躁易怒,她的雙眼只關注著潤燮和宇誠的一舉一動,當潤燮的車載著別的女客戶,當宇誠叫上女同事一同在公司食堂午餐,這都確鑿無疑是忽略她的舉動。
她的雙耳只聆聽著潤燮和宇誠的每字每句,當宇誠一如既往地取笑她,調侃她時,當潤燮不經意間未說出那些慣常的讚美和肯定時,這都被她曲解為自己徹底被否定了。
每當晚上,她躺在公寓的臥床上時,都如同影像回放般會在她的腦海中重新重播這一整天的場景。她時常徹夜難眠,揣摩著宇誠的某個稀鬆平常的表情,亦或是思索著潤燮說那句話的語氣。
仿佛他們每個細微的表情和口氣里都暗中潛藏著對她未有明言的深意,是厭惡,是反感,還是疲倦?
而她之所以偏執地曲解他們,全然是出於她自己的心虛。當她不斷地在他們倆面前欺瞞偽裝時,她就理所當然地以為潤燮和宇誠也會用同樣的方式報復她。
這麼說來,這兩個曾經全心全意呵護她,偏愛她的男人是否如今真的都已經心灰意冷,不會再關愛她,接受她了呢?
索拉無可救藥地沉淪在這無端臆測和狹隘情感之中,強烈的被拋棄感折磨著她,為排遣這種被忽略,被孤立的苦悶,找到存在感,她成日沉溺在毫無節制的消費之中,嗑藥和瘋狂購物讓她在短暫的時間內就欠下了巨債,傾家蕩產。
這下,失足而敗家的索拉算是徹底透支了不曾到手的那筆亡父遺產,打開空空如也唇膏USB存儲器,她突然從紙醉金迷的糜爛生活中驚醒,意識到自己犯下大錯,債台高築,索拉頓時手足無措,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懼和慌亂之中。
如今入不敷出的她沒能力從胞姐索莉手中奪回遺產並解鎖,她只得將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潤燮和宇誠,索拉決定硬著頭皮分別向他們倆借錢。
這天早上,索拉打扮得清新可人,約潤燮在公司附近的一家甜點店裡見面,這裡的裝潢風格淡雅舒適,所有甜點平價美味,這家大眾平凡的小店能成為她的掩護和偽裝,讓索拉隱藏自己揮霍無度後產生的天價債務,刻意營造出她熱衷平民消費的輕生活的假象。
兩人隨後在靠窗的位置坐下,儘管面前坐著即將開口借錢而且虛偽至極的索拉,可這敞亮透明的玻璃窗視野開闊,街景一覽無余,這就像是面前「索莉」透亮的心窗一般,自然給潤燮一種開誠布公,誠實可靠的坦誠感。倘若索拉錯誤地選擇咖啡館的私密包廂談借錢,反而會讓潤燮感到神神秘秘,敏銳地察覺藏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隱情。
當身著甜美圍裙裝的店員將甜品菜單遞到了兩人面前,潤燮俊美的容貌,頎長的身材,得體的裝束一下就吸引了這店員的注意,博得她的好感。當女店員殷勤地向潤燮推薦新品時,潤燮友好地報以微笑婉拒,索拉則暗自咒罵著這個風騷的蕩婦。
在她偏執而狹隘的心間,潤燮對其他女孩一個善意禮貌的社交化微笑都會被她解讀為是對她的背叛,可潤燮與她實則又並非戀人,畢竟她和宇誠還糾纏不清。
索拉點了一份雙人甜品優惠套餐,這個舉動頗具意味,一來算是對那店員巧妙的回擊,二來這又是給潤燮成雙成對的曖昧暗示,加之這是份折扣套餐,她的點單還能體現出她的簡樸節儉。
兩人閒聊片刻,服務員就端來了誘人潤甜的小蛋糕,索拉拿的是口感甜膩的草莓味,潤燮不愛甜食,取了另一碗口味清淡的抹茶味。
當她拿著小勺輕舀了一口甜膩的奶油,她卻並沒有往日品嘗甜品的笑容,反而愁容滿面。晨間明媚的日光鋪灑在她精緻卻略帶憂愁的容顏上,她烏亮的髮絲熠熠生輝,嬌顏秀麗不覺惹人憐愛。
這時,索拉心事重重地用小勺攪弄蛋糕,邊用女孩特有的柔媚聲音向潤燮訴苦說:「不知道為什麼,本該甜甜的蛋糕吃出來卻只有苦味,可能是心裡覺得苦吧。」
這話讓潤燮捉摸不透,他好奇地問道:「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嗎?」
她如實地點點頭,「不過,我雖然很想開口對你坦率直言說,但又顧慮重重。」
潤燮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莫非是長久以來這纏綿不清的三角關係終於要終結,而索莉會選擇宇誠?反倒是他變得些許不安,這下連抹茶蛋糕也吃不下了。
「有什麼話,不用顧忌,就跟我只說吧。」潤燮將那小勺插在了綿軟的蛋糕上,好似是已經做好心頭要被捅一刀的準備。
索拉起先支支吾吾,終究還是開口說出實情:「情況是這樣的,在我父親離世後,寄宿在宇誠家的我就一直在尋找生母的下落。這麼多年來,我對她恨過,怨過,糾結她為什麼在我出生時就把我狠心拋棄,可想來終究她畢竟是我的親生母親,我想念她,想找到她,照顧她,贍養她。」
索拉還沒說出自己的困擾,這番濃濃人情味的盡孝話語已經把潤燮深深打動,自幼雙親喪生淪為孤兒的他對這種親情的巨大渴望感同身受,由此,他自然認定面前的「索莉」是個寬容而孝順的好女孩,而絕非是個攻心于計的大騙子,不經意間反倒與她共鳴強烈。
「最近,我長年以來的尋母終於有了進展,」索拉含淚激動地欣喜說道,「通過侵入各大醫療中心和遺傳因子數據庫,對比DNA,我好不容易發現母親現在竟在一家地下診所住院治療心臟病。」她明明深知自己母親已心臟病突發離世,卻還是違心地說道,「之後我了解到,母親因為長期逃難,過著顛沛流離,拮据困窘的生活,所以只能在不正規的小診所里看病,現在我最想做的事就是把母親接到正規的大醫院里接受最好的心臟病治療。 」
潤燮聽到這裡,替她感到欣慰,「這下你們終於能母女團聚了。」接著,他就熱心地說道:「醫院方面我可以為妳母親安排,入住手續也不用擔心,我會幫妳聯絡最好的心臟病醫生來治療——」
這時,索莉難過地搖搖頭,打斷了他的話,「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事實上,到現在我都還沒有見到我媽媽。我跟那家地下診所多次交涉過,他們卻把我媽媽藏起來控制住,並且甩出一大筆醫療賬單,說只有我把前面的治療費全部結清,才可以帶媽媽離開。」
這下,她從包裡掏出了整理好的大疊欠費醫療單,算是呈給潤燮的證據,他拿過了欠費單,仔細閱覽甄別。而索拉則眉頭緊鎖,雙眸淚光閃閃,那副焦心的模樣著實讓人心疼。
「總共欠下多少醫療費?要妳在多久內還清?」潤燮看著堆疊如山的欠費單,關切地追問道。
於是,索拉將那筆自己因為揮霍消費而欠下的巨額債務和還款到期日迫不及待地告訴了他,潤燮頗感吃驚,因為那遠超出了他對普通心臟病患者平均治療費的認知。
然而,還未等他提出質疑,她就即刻哽咽地懇求道:「雖然實在難以啟齒,可我現在真的別無他法,我能想到的只有你了。」這句話又莫名地讓潤燮倍感暖心,想到自己是索莉在身處困境時第一時間求助的男人,他那無可救藥的男子氣概又開始發作。
當索拉不知廉恥地開口懇求道:「潤燮,你能不能借給我這筆錢救救我媽媽,我一定會努力工作,盡快還錢!」
索拉抬起那雙無助的明眸仰望著面前的金主,晨間刺眼的日光映照著他,給他的身形鍍上了奪目的金邊。瞬間,這崇拜的目光讓潤燮感到渾身熾熱,面前「索莉」這雙晶亮的瞳孔里只映出他的身影,仿若他就是她的救世主,是她的上帝,是她的英雄,就算他沒有這個能力,就憑她這份熾烈的仰慕,他都願意竭盡全力幫助她,更何況他現在還是家財萬貫的bit集團總裁呢?
他的財力雄厚和樂善好施完全被奸詐的索拉利用了。
然而深愛索莉的潤燮非但沒有中計的警覺,反而覺得如果自己不牢牢抓住現在這個機會,那就等於是把機會拱手讓人,讓個宇誠了。
他要在她轉身向宇誠求助前,緊緊抓住她。因而潤燮即刻緊攥住她的手,安慰她說:「索莉,錢的事妳大可不用擔心,我可以明早就轉賬給妳,也不用急著還給我!」財大氣粗的潤燮即刻允諾借錢,讓索拉頓時暗中欣喜若狂,轉憂為喜,心間盤算著高利貸款終於能還清了。
可潤燮立刻話鋒一轉,肅穆地對她說道:「不過,我想提醒妳的是,從現在妳告訴我的訊息來看,那家地下醫院顯然抓住了妳的軟肋,知道妳為母親擔憂萬分,利用妳的心急如焚。我擔心的是如果妳不從他們那裡先確認母親的安危,了解她的現狀,就貿然地打款給這樣一家資質全無的地下診所,萬一他們其實根本沒有控制住妳母親,到頭來發現是場空呢?索莉,我真正怕的是他們在勒索妳,敲詐妳,欺騙妳!」
潤燮雖有所驚覺,卻又完全不在點上。
他殊不知那正是面前的索拉正對他所做的,她正在勒索他,敲詐他,欺騙他,而他卻渾然不知。
潤燮的善意提醒不無道理,見索拉面露難堪,他解釋道:「明早九點我會把這筆錢直接打到妳的賬戶里,我能理解妳迫切救出母親的心情,不過我還是勸妳至少先讓他們讓妳親眼見到母親,跟她接觸,跟她對話,確認各項訊息無誤,確實是母親以後,再付清欠款,以免上當受騙。」
於是,索拉只好硬著頭皮點點頭,算是接受了他的建議敷衍他。可她斷然不可能將亡母從墳墓中拉出來幫她圓這個彌天大謊,於是卑鄙拙劣的後續計劃已經在她心頭醞釀,到時候再找其他藉口搪塞潤燮就是了。
「那麼,明早九點等我的轉賬。」他確定無疑地說道,索拉向他報以誠摯的感恩,對深愛索莉的潤燮而言,這份謝意足以抵銷掉所有的本金利息。

而對無知的索拉而言,她卻完全沒有意識到並非是她本身的能耐使得潤燮信服,並借錢給她,而是她的胞胎姐姐長久以來依靠誠實的品格和不懈的努力,博得了潤燮的信賴和厚愛,這才答應借款。
此刻,妹妹索拉不僅是在瘋狂消費闊少潤燮,也是在恣意透支姐姐索莉的信譽。
命運測字  
【誰】您選擇“誰”字,右側為“隹(讀音同“追”)”是短尾鳥,而部首為“言”,本意是遠古先民模仿鳥民問候。愛情上也許近來會有人主動搭訕拜訪,事業上也許也能遇上送上門來的機遇呢。【測字內容僅供娛樂】
琴研手記· 《誰》我要撕了妳陰道-套書《妳是誰》下冊(附贈品)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