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巴》目錄頁-琴研的言情小說
《巴》對妳的熾烈情慾早在西元前
●含稅價格:US$3.69 NT$99 HK$28 RM14 EUR€3.69 CA$4.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15151人
基本資訊 2016-01-02/143頁/4.2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受大收藏家之托,她前往遺址考古遇沙暴捲入西元前的巴比倫被王子救下,在乾燥荒漠的國度,王子讓她綠洲般的水穴歷經熾烈情慾。當她返回現代,訝異發現派她考古的收藏家竟就是王子!
穿越時光,永恆摯愛,異域風情,熾烈煽情,至高情慾,美好結局
小說詳情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受素未謀面的神秘大收藏家之托,前往伊拉克巴格達的遺址考古遇到狂烈沙暴的塔希拉?陳被瞬間捲入西元前的巴比倫王國,從巴別塔高處墜落,被尼布王子救下。面對素不相識的王子,他竟早已深愛來自現代的立為側妃的她,初次見面他竟褪去她所有衣物,檢查她的嬌軀是否受傷。
尼布王子耐心重新教她阿卡德語,用楔形文字書寫柔情蜜意,可她執意要離開回家,寵溺她的王子派兵幫她尋找歸路,自己卻遇難受傷,在荒漠中極度脫水,危在旦夕間,塔希拉綠洲般的腿心水穴奔湧濕液,讓王子覆唇狂烈吮含恢復。王子為感激她,陪她環繞巴比倫城,尋找她考古所言的空中花園卻無果,但在顛簸馬車上,敞開車窗甜蜜地索要她…
老國王駕崩後,意志消沉的尼布王子成日借酒消愁,將她的腿心作為酒杯,灌入巴比倫啤酒在神廟喝醉,以至於同盟的猶太國趁機叛變,投降埃及,尼布早背叛氣急敗壞,大舉入侵猶太,殘虐對待戰俘,塔希拉厭惡尼布兇殘,拒絕出席新國王加冕儀式將遭罰。
眾臣執意諫言國王爲彰顯權威必須嚴懲愛妃,尼布不捨地將熾烈的赤鐵粗長分身刺入了她的嬌穴,又在她反抗時,變本加厲地用彎月赤鐵的刺入她的雙穴……
好不容易回到現代後,塔希拉才發現派她這趟前去考古的大收藏家竟然就是尼布王子!

小說試閱 · 《巴》對妳的熾烈情慾早在西元前
午後的烈日炙烤著乾燥的伊拉克首都巴格達。
父女倆駕駛著塗成迷彩色的吉普車穿過大街小巷駛向幼發拉底河右岸。如今的巴格達早已不見巴比倫古國的輝煌迷人,而成了充斥著軍車武器和武裝分子的軍事化城市。
即使如此,父女倆仍受大收藏家之托,不遠萬裏來到這個近年飽受戰爭重創的古城中再度尋找巴比倫遺址,進行考古工作。
加速油門,極速穿過掛滿了軍事標語的街區,手握方向盤的父親是位亞洲面孔的陳姓中年男子,右臉頰上還殘留建造戰壕時留下的鮮明疤痕,他曾是被派駐伊拉克的亞裔美軍。
戰後,他幫助這裏的人們重建家園並結識一位善良的伊拉克女子與之結婚,育有一女。
如今已是十七歲高中生的混血女兒塔希拉•陳已亭亭玉立,兼具父親的勇敢頑強和母親的迷人嫵媚,即使此刻的她裹著遮擋住臉頰的白色頭巾,可依然擋不住她那滿身靈氣。當下她和其他伊拉克少女一樣,戴頭巾主要是為了隱匿自己,避免被人跟蹤綁架或槍殺。
此刻的塔希拉正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確認古跡遺址,她撲閃著濃密烏亮的睫毛,在關卡用流利的阿拉伯語向士兵解釋他們父女倆的來意。
塔希拉的母親難產死去後,傷心的父親帶著女兒獨自回臺灣生活數年。後來隨著退役軍人的父親受僱為一位大名鼎鼎卻神秘萬分的收藏家做向導專門收集巴比倫藏品,陳父就開始接觸考古。
在父親的影響下,塔希拉對古代巴比倫也異常著迷。
此後,每年假期父女都會一同前往位於巴格達的古跡考古。
父女倆抵達遺址時,他們比原定時間已晚了兩天,因為伊政府下令駛向巴格達的民航客機停飛兩天,以免客機被穿越伊拉克領空用以打擊IS伊斯蘭國極端組織的俄羅斯導彈擊中。
此前,父女倆的考古在這片滿懷敵意的土地上展開,憤怒的當地人將他們視為牟利的掠奪者抗議不斷。因而挖掘地設防,帶刺的鋼絲圍繞四周,身扛沖鋒槍的警察在周遭巡邏保護父女倆,可當地人的暴力威脅仍不絕於耳。
於是,塔希拉就敏捷地剪斷鐵絲網,拉著抗議群眾中的「頭目」進了墓室,給他一把鐵鏟,挑戰他是否敢冒犯神聖的墓室,挖自家祖墳。
她的舉動讓人們震驚,抗議停止,被她帶入墓室的那位「頭目」備受震撼,終於理解他們想保存文物的決心,在父女倆對《古蘭經》莊嚴發誓後,抗議者認同了他們。
此刻,這片荒漠般的遺跡上只剩下破損簡陋的殘垣斷壁,可「歷史之父」希羅多德來到巴比倫城時,還曾稱它為「世界上最壯麗的城市」。
這裡氣候乾燥,沙丘遍野,降水稀少而且溫差較大,難以想像在這片荒漠曾經建造過恢弘壯麗的巴比倫城。
「可他還是非要我們在這片荒蕪的廢墟裏找到空中花園的遺跡?」塔希拉倍感困惑為難,竟抱怨起那位素未謀面的大收藏家來。
那位僱傭他們的大收藏家一貫行跡隱秘,為人低調。據說他所擁有的巴比倫珍稀藏品已經多達數千件,而這次他重金委託父女倆前來考古,正是要他們尋找傳說中已不復存在的空中花園。
此時,大風捲起了揚塵將塔希拉的長髮吹得淩亂,她高挑修長的身姿伏在殘壁上,嫻熟地將測量儀置於殘破溶蝕的半截墻壁上,進行放射性碳年代測定。
她艱難地在揚塵中探索著,然而沙暴卻逐漸加強,漫天的土沙席捲,讓她不得不展開雙臂牢牢地抓住石墻。
隱約中她聽到了父親呼喊著:「小心,塔希拉!」,然而這聲波馬上就被可怕的沙塵暴淹沒。
在飛舞的沙礫中,她感到自己被捲入這場暴風的漩渦,將被徹底吞噬。
頓時,腳底的沙地崩塌,雙腳突然踏空,失去重心迅速下墜時,她竭力克服恐懼,猛然使出渾身力道,伸出五指緊緊扣入了石壁縫隙內攀懸住。
在沙塵暴的狂舞肆虐中,她緊閉雙眼,咬緊牙關挺住,以免被沙暴吹落。
洶湧的沙浪一陣接著一陣,她頑強地匍匐在石壁上,直到沙暴緩緩平復。
她搖晃著頭,抖落著粘在臉上的沙粒,而後微微睜開雙眼。
這下,此情此景讓她震驚至極,她不禁本能地更用力攀住石墻,吸附在峭壁上。
剛才她還分明站立在巴比倫遺址的沙地上,可那陣詭異的沙暴竟一下吹走了她腳底的土地,讓她現在整個身子都懸空在了這足有百米高的高塔外墻的陡峭石壁之上。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數道冷箭倏地差點擊落她。
塔希拉扭過頭,垂眸望下去,不禁頓時脊椎發涼。塔下驚現一眾身著盔甲和長靴的士兵全都手持弓箭,仰望上方,正齊刷刷地將箭頭對準她,虎視眈眈似乎隨時將要放出冷箭射殺她。
從士兵們復古的裝束和裝備中,塔希拉意識到此刻的她已不在現代伊拉克的巴格達,那陣狂烈的沙暴竟捲走了她曾所處的世界,將她置於這未知的險境。
身手敏捷的塔希拉急中生智,膽大心細地開始沿著石灰色的外墻徒手攀岩下來,士兵們的弓箭也隨著她的移動而不斷瞄準。
「天啊,是塔希拉!」只聽那鏗鏘有力的命令聲即刻響起,「立刻放下弓箭,停止狙擊!」
站在士兵前發號施令的是一個身著鐵質盔甲,腳踏長靴的高大男子。他面容硬朗英俊,抬起裸露的粗壯結實的手臂示意。這下放眼望去,士兵們全都整齊劃一地收起了弓箭。
隨著她攀爬下來,塔體竟開始出現鮮明的晃動,她鎮住驚魂,保持冷靜。
這時,她和就站在塔基腳下的盔甲男的距離也越來越近,他就在離她最近的位置,直勾勾地仰望著她,目不轉睛地密切注視著她的動向。
他的眼神中透著莫大的擔憂,本能地展開雙臂,好似是要展開一張網,隨時準備要接住她。
「塔希拉,小心!慢點!」他心急如焚地雙手攏住嘴,朝上方高聲吶喊。
他怎會知道我的名字?
訝異分神之際,她一個不小心踏空,差點從高處墜落,纖柔的身軀在半空搖曳,叫底下的他和士兵們全都嚇出一身冷汗。
眼看,他已動身要親自攀上這通天塔營救她,可塔希拉到底還是穩住了重心,穩當地步步攀爬下來。這嬌媚輕盈的身姿映入他的眼簾,讓他緊張揪心,又叫他心潮澎湃。
就在離地面僅有數米高的位置時,塔身抖動得更厲害了。塔希拉抬頭一看,裂縫正張牙舞爪地從塔頂蔓延開來,隨之高塔頂端就不斷滾落碎石。
見狀,士兵們開始全員撤退。
塔希拉加速攀下,可瞬間就連她攀岩的石壁也都碎裂,眼看在劫難逃,頓時失去著力點的她尖叫著,驚恐地從高處墜落下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危機時刻,只聽將士呼喊著:「尼布王子,危險!快撤退!」
然而此刻,距離她最近的這位叫做「尼布」的王子卻知難而進,冒著落石的危險,反倒更跑上前。
那犀利堅定的目光,好像從他的雙眼中隨時就能彈射出一張細密堅固的網,將墜落的她牢牢網羅住,確保她平安無恙。
尼布王子奮力奔跑著,就在塔希拉的身軀馬上要兇狠地砸向地面,粉身碎骨時,他悍然地伸出強壯的雙臂,一躍而上,穩當地一下接住了她。
隨著轟隆的坍塌巨響聲震耳欲聾,漫天的揚塵四起,他的粗臂緊緊環抱住她,穿越不斷墜落的高塔落石逃離至了安全地帶。
遙望著坍塌了半截的通天塔,有驚無險,死裡逃生,塔希拉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卻被這陌生的異域男子緊緊摟抱在懷中,近乎喘不過氣來。
此刻,巴比倫大將奔向前來致歉道:「尼布王子殿下,微臣知罪。微臣見到那矯健熟練的攀爬身姿懷疑是兇悍好戰的亞述人,又提防著誤認為是潛入間諜的埃及人,這才進行狙擊威懾。」
尼布揚起犀利淩冽的目光瞪了眼大將,厲聲警告道:「你要是把我的塔希拉傷到,我唯你是問!」
當下,尼布王子和塔希拉彼此身軀相貼,她的臉頰緊貼在他胸前堅硬的盔甲上,他厚重的粗喘帶著濃鬱的男性氣息不住撲鼻而來,與她輕柔的鼻息交融。
彼此分明生疏,卻又親密無間讓塔希拉感到異常尷尬,卻並未讓尼布王子感到絲毫不妥。
她不安地揚起頭打量他,日光下,砂岩色的棕色皮膚自然強壯,硬朗的臉部輪廓上,琥珀色的瞳仁深邃迷人,高挺的鼻樑傲慢高聳,發號施令時還透著一股英氣逼人的霸氣。
可現在當他注視著她時,就只剩下了滿腔的柔情蜜意。
塔希拉驚魂未定,他輕拍著她的肩頭,安撫著為她壓驚。
「塔希拉,剛才把妳嚇壞了吧?」轉而他溫柔地斥責道,「就非要從我身邊逃走,讓我派兵四處抓妳嗎?」
他念叨著她完全聽不懂的阿卡德語,而後舔了舔乾澀的薄唇,垂下頭,貪婪地注視著她。
鬆開的頭巾下,她那一頭黑亮的長髮飄逸而出,柔順絲滑如幼發拉底河的水流,又像是沙漠中的一灘墨色綠洲,在乾燥暴曬的午後,給人沁人心脾之感。
她小麥色的肌膚生機勃勃,流暢的臉部線條上,烏亮的黑眸靈動晶亮,小巧的鼻子正嗅著他的氣息。
他的目光早已逾越了陌生人,那分明是凝望摯愛戀人的熾烈眼神。
塔希拉一臉困惑,無盡問題縈繞在她的腦海,「你是誰?」她用國語問道。
尼布頓時讀出了她眼中的疏離和迷蒙。
「妳不會說阿卡德語,也不認識我了?」恍惚間,他的心頭籠罩著莫大的吃驚和落寞。
塔希拉不適地想要掙脫他的懷抱,卻被尼布緊緊扣住腰肢,鉗制住身軀。
「還在生我的氣?所以故意跟我賭氣,裝作不認識我?」他垂頭輕啄她的嘴唇,馥鬱的龍涎香瀰漫唇間,讓她一驚。
隨即他撲扇著透亮的雙眸,歉疚地說道:「對不起,塔希拉,對妳所做的一切我深感抱歉,別再跟我慪氣,原諒我好嗎?」
她愈發納悶,可他話音剛落,塔希拉緊接著就被這位素未謀面的尼布王子抱入了行宮殿內。
穿過鑲嵌著彩釉的雄獅拱門,踏過長長的瀝青石板長廊,雕刻著楔形文字的銘文,這些鮮明的巴比倫建築元素讓塔希拉頓時意識到自己正身處何地。
午後烈日將整個偌大的殿內都照耀得通透明亮,放置著石板質地的做工考究的高臺和石凳,雕刻著圖騰的石柱撐起高聳的房梁,屋內瀰漫著古法釀製的巴比倫啤酒香氣,四處擺滿了鐵質器具。
她這個身著現代奇裝異服的異國人與周遭顯得如此格格不入,可尼布卻並無任何訝異,似乎早已熟知她的穿越身份,而將她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臥榻上。
被暖陽烘烤的殿內升騰著曖昧的氣息。
她高聳的胸部,纖細的腰肢,豐腴的綿臀,這身姿纖柔迷人至極,可她卻非要收斂起自己的嫵媚,眼神中只透著無懼強硬,無形中在跟這個奇怪的巴比倫人較量,氣勢不可小覷。
現在,縱使是這位自小就追隨父王那波勃來薩四處征戰,出生入死的尼布王子,他再驍勇善戰,他再擅長駕馭敵人,對她也是束手無策。
只見她搖動身軀掙紮著,用陌生的話語抗議著,可語言不通的兩人交流完全陷入了停滯。
「妳在說什麽呢,塔希拉?是在喊疼嗎?」他心急如焚,焦慮地說道:「快脫下所有衣服,讓我看看妳被我折磨的身子現在怎麼樣了?」
尼布說著,展開大掌,一手掐住了她的後頸,鉗制住了她的脖頸,讓她的頭顱動彈不得。
那柔和的眸光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她,另一隻手則扣住了她圓潤的下巴,迫使她微微開啟小嘴。
塔希拉臉頰泛紅,倔強地注視著他,「你要做什麼?」
她高聲抗拒著,蠻力蹬腿踢他,可尼布王子絲毫未被她惹惱。
他用指腹摩挲著她的嘴唇,她微張的淡粉色櫻唇柔媚誘人,讓他近乎無法克制地又想覆上激烈吮吸。
只是讓尼布王子困惑不已的是這張被他狂烈吮吻千萬遍的綿唇,卻不見了平日的紅腫,也不見素來沾濕著他唾液的那抹晶亮。
而她這副羞澀驚恐的表情也全然不是偽裝,因她這張小嘴生疏而笨拙,完全不知如何回應他的熱吻,一下被尼布看出端倪。
曾被他吻過無數遍的塔希拉竟從未被吻過,如此矛盾的推斷讓他好奇地伸出修長的拇指和食指,頂開她的皓齒齒關,探入到了她的口腔中,這是他慣常挑逗她的方式,可她卻倍感不適。
當尼布的指腹觸碰到她的舌尖,她即刻感到他指尖上那鮮明的植物香料在她的口中瞬間瀰漫開來。肉桂和檀香的混合氣息在她的口腔內擴散,隨著他的長指在她的檀口裏攪動,香氣四溢。
她毫不留情想要兇悍地猛咬住他的手指,卻被他牢牢鉗制,無法合攏下顎。
他仔細觸碰著她口中的每一處肉壁,指腹掃過她的牙齒和舌底,尼布曖昧的臉孔緊貼著他,兩人僅有鼻息間的親密距離。
他垂眸,朝著她張開的小嘴裏審視。
塔希拉微微蹙眉,反感地想要迴避他,可他的手指卻蠻橫地將她的檀口撐開得更大。被他的長指攪弄得心慌意亂,無法抿上嘴,她口中的唾液分泌,沾染著尼布的指尖,也順著她的嘴角溢出,濡濕了她的嘴唇。
晶瑩透亮的津液沿著她的嘴角淌至了她的下巴,又滲入了她的衣領,那雙倔強的目光惱怒又不安地凝望著尼布,艱難地搖擺著頭顱,抗議著他的動作。
她漲紅著臉,只得任由他的長指在她的小嘴里摳弄,直到尼布失望地撤出了他的手指,她才稍稍緩了口氣。
可尼布仍是對她放心不下,在她耳際低語著:「知道我有多擔心妳?快把胸衣解開,讓我看看被我揉掐的乳房現在怎麼樣了?」
瞬間,只聽布料的撕裂聲響,塔希拉頓時感到胸前一陣涼意襲來,他嫺熟地一下扯開了她襯衫上的顆顆紐扣。
垂頭一看,尼布王子的大掌竟已經將她前襟大敞開,那對精巧的胸乳被扯去包裹的胸衣,豐滿地傲然挺立在他面前。
她倒吸一口涼氣,驚叫著頓時害臊不已。想要捂住自己的乳房,卻被他鉗制住雙手高舉過頭頂。
「啊!不要!」她驚恐地抗拒著,可他的雙掌已來到她的雙乳下緣,用虎口托住。
於是,塔希拉兩團飽滿圓碩的胸乳就毫無保留地初次展現在了男人面前。
「是被我每晚都掐疼了嗎?」他輕捏著她的嬌乳,垂眸仔細觀察,讓他不敢相信的是本來這對胸乳在他的長期揉捏下,本該鼓脹得沉甸甸,可眼下這對本該被他蹂躪得碩大的綿乳卻又回複到小巧純潔,他絲毫不見無暇乳肌上殘留的揉捏指印。
頓時,這對嫵媚至極的羞澀綿乳怎能不讓尼布王子吃驚,少女精美的圓錐形酥乳像是幼發拉底河沖刷著渾然天成的光潔岩石,頂端的淡粉色乳頭則像是巴比倫最巧奪天工的的建築師精心雕琢著頂部,點綴了細膩的紅粉彩釉。
尼布王子喘著粗氣,喉結滾動,他握緊了拳頭,克制住自己舔吮的本能慾望。
「乳頭疼嗎?」他輕喃著,伸出粗糲指腹愛撫著她輕巧的乳頭,「我問你被我咬過的乳頭疼嗎?」
見她不明所以,這下,尼布王子的大掌各捧住了她的一側乳房,五指掐擰她油脂般的乳肉,隨之綿軟乳肉從他的虎口被擠壓出來,而她兩邊的淡粉乳頭也都被凸顯出來。
「嗯……放手……」她嬌羞又氣惱地驚呼起來,挺動胸脯,飽滿雙乳嫵媚顫動,蕩漾起媚人乳波。
隨著她晃動自己的嬌軀,胸前的這對圓乳也開始劇烈地搖曳震蕩起來。
初次被陌生男子擠捏胸乳讓她惱羞成怒,她扭動身軀想要掙脫他,可身子拱起了胸脯,卻反倒更將自己的雙乳送入他手中。
尼布王子垂下頭,雙目直勾勾地審視著她的乳尖,她的兩顆巴比倫蜜棗般的乳頭上本該明顯烙印著被他的銳齒噬咬過的齒痕,可此刻嬌嫩乳尖卻光潔如新,好似從未被他吮吸過。
他的目光細緻地觀察著她,這熾烈的眸光讓她臉頰發燙,渾身灼熱。
這殷紅的頂點純潔嬌嫩,小巧的肉粉乳頭顯然從未被任何人吸含過,她羞澀委屈的表情更一下被看穿是個完全的新手。然而這青澀無辜的魅惑姿態反而激起了尼布的情慾。
揉捏她雙乳的大掌不自覺地蠻橫用力,眼睜睜地看著白皙嬌乳被掐出了道道紅印,柔軟細膩的乳肉也從他粗糲的指縫中溢出。
他狠心地用指腹用力摩挲著她無辜嬌嫩的乳頭,讓她光潔的乳尖被擰捏得更加硬挺,色澤也變得愈發厚重,以此為她的嬌軀打上那莫名消失的本屬於他的烙印。
想到她這對綿乳上殘留的他的印痕竟不翼而飛,他氣惱地將手指屈起,用指關節夾住了她通紅無辜的兩側乳尖,猛地夾緊後開始奮力拉扯擰轉。
瞬間,那股羞恥的刺痛感從脆弱嬌嫩的乳頭導入,瀰漫到她的整片乳房,再是整個嬌軀。
塔希拉再也隱忍不住地張開小嘴,柳眉緊蹙地痛苦尖叫出聲:「啊——啊——!」
未料自己無故穿越來巴比倫後,竟會無緣無故遭到這般不堪淩辱,她委屈地驚叫不斷,然而卻只換來他變本加厲的愛撫。
「沒想到妳這次穿越而來竟會變成最初的妳。」尼布困惑地低喃,「連我之前是怎樣囚禁索要妳都不記得了嗎?」
這下,尼布王子放開她的兩團綿乳,雪白乳肉上已緋紅一片。
他的大掌扣住了她的腰肢,鉗制住她,讓她動彈不得。
當他蠻力地拽住她的腰際,將長褲撕扯下來,那條棉質的乳白色纖薄內褲包裹住她的私處讓他擔憂地問道:「塔希拉,脫掉內褲,讓我看看被我刺痛的嬌穴現在又是如何?」
她漲紅著臉,驚恐地眼睜睜地目睹著自己被這個陌生的巴比倫男子褪去底褲,絲薄遮羞布從腿心間撕掉,嬌羞的私處初次在他面前袒露無遺。
柔軟的蜜草裹覆著光潔的小丘,那是一副從未被他人窺探過的嬌媚美景。
「不要!不要!」她反應過激,急切地夾緊併攏雙腿,抗拒著他的火熱視線,生澀得令他吃驚。
「疼嗎?」他粗糲的手指愛撫著她的陰戶,掠過她細軟的黑毛,焦心地仔細檢查著本該是被他的熟鐵過度抽插的嬌穴。
可是,當他以指腹輕撫著她的嬌嫩陰蒂時,並沒有任何充血腫脹的跡象。
「陰蒂被我擰扯得痛不痛?」
「嗯——」她的小嘴溢出一陣低吟,喘息變得厚重,下體顫動得更厲害了。
他愛撫著她的無辜嬌蒂,念道:「分開腿,塔希拉,讓我好好看看妳的陰穴……」
她耳根發燙,他的大掌卻已經來到了她的大腿內側,把她的雙腿分開至最大。午後的驕陽映照著他棱角分明的迷人側顏,那雙深邃的眸子裏滿是對她的愛戀和吃驚。
他揉弄著她兩片豐厚的陰唇唇瓣,柔情地問道:「這兩片疼不疼?」
她輕哼一聲,被他擰捏過的花瓣本該濕潤不堪,水潤得蜜液直流。可是此刻的水穴卻相當乾澀,生澀的陰唇緊張地抽搐著,根本不知如何流淌濕液。
「妳的小穴呢,現在怎麼樣了?」他愈加好奇地將手指探入到了她緊窄的嬌穴,才剛進入一根手指,就已經被吸絞得動彈不得,嬌軀震顫。
他的長指在她的嬌穴內摳弄探索著,讓他震驚不已的是他的指尖甚至清晰鮮明地觸碰到了她深穴內的那層薄膜,那是她從未被他侵入過的證據。
他輕頂著她的敏感之處,而隨著「嗚——」聲,塔希拉委屈羞恥的淚水順著眼角流淌出來。
從未經歷過他的塔希拉純潔生澀的嬌軀令他吃驚,意識到再度穿越來的塔希拉竟回複到了處女之身,他難以置信。
掐住她的腰肢,他將她反轉過身,不依不饒要刨根究底。於是,她的兩片豐腴臀瓣映入眼簾。
尼布的大掌探入她的後臀,手背輕撫過她白皙無痕的臀肉,而後溫柔地掰開了她的臀瓣,指尖來回在她臀股間的縫隙上摩挲,輕點著她的菊穴。
「那後面的肛門被插得疼嗎?」他直白地問道,真切地感知到這是從未被掐捏過的臀瓣。
她咬緊下唇,嬌羞地夾緊雙臀,可他還是撥開她的後庭,卻不見這窄小至極的菊穴有被赤鐵兇狠刺入過的紅腫脹痛。
「啊——」當他長指的置入時,她驚恐不已,略微乾澀的後庭幽徑抗拒著他的進入,她的圓臀輕扭著。
只見尼布王子粗喘著,俊龐勾著淩冽的嚴峻,而後將粗指同時硬生生地刺入她生嫩的陰穴和後庭的兩處嬌穴之中,以此補上那本就該專屬於他的印痕。
她羞恥又委屈至極,咬緊下唇,不讓淚珠滴落。那倔強的眼神是直到最後一刻都要跟尼布對抗,寧死不屈。
這股執拗和頑強尼布再熟悉不過,可她怎會對他如此生疏?
終於,隱忍不住的她淚水奪眶而出,被赤身裸體摳弄雙穴的恥辱讓她嗚咽抽泣,那溫熱的淚水劃過她的臉頰,卻滴落在了尼布的心間。
熱淚在他的心頭泛起了陣陣漣漪,隨後攪動起軒然大波。
他抵得住惡敵的尖刀銳箭,卻受不住她的粒粒珠淚。
這個年輕的王子意識到,他的側妃塔希拉不是裸露在美索不達米亞曠野暴曬的強硬岩石,她是柔軟如絲的幼發拉底河的澄澈河水,他必須極盡溫柔,雙手探入水中,輕柔地讓水流拂過。
瞬間,自責內疚之感再度襲來,尼布王子趕忙鬆開了束縛她手腕的大掌,為她裹上了自己的亞麻長袍。
「塔希拉,好不容易穿越回我身邊,這次不要再逃了,永遠留在巴比倫,留在我身邊好嗎?」
情慾度: 極高·甜寵 極高·暴虐
狂愛度: 狂愛 無愛  
按時代: 當代 未來 古代
按角色: 總裁 外星人 黑道 王子
琴研寫作手記 ·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