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珍》目錄頁-琴研的言情小說
《珍》摳出妳嬌穴里的珍珠
●含稅價格:US$3.69 NT$99 HK$28 RM14 EUR€3.69 CA$4.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28494人
基本資訊 2015-11-07/144頁/4.2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嫁給富有的珍珠商後,兩人彼此交合,他的體液殘留在她穴內。之後當他撥開她腿心貝肉,驚現她嬌穴竟孕育無暇珍珠,手摳嘴吮甚至迫她射出,探尋不思議的珍珠之謎
濃情蜜愛,忠誠堅貞,守護摯愛,珍珠主題,熾烈情色,美好結局
小說詳情  
恩珠與如今接手家族珍珠產業的澤賢自幼感情深厚,長大後的她更謹記母親遺囑,知恩報恩,竭力輔佐澤賢,令他感動又心疼,為她準備了驚喜求婚。
新婚後,兩人彼此交合,賢澤的體液殘留在她穴內產生異變。
恩珠初夜後頓覺下身開始瘙癢不斷,澤賢亦以為是嬌羞的愛妻欲求不滿。
卻未料當他再撥開她腿心間的貝肉,這才吃驚發現原來在她的嬌穴中竟已孕育出了無暇珍珠。見嬌妻因穴中珍珠而臉色煞白,近乎窒息,他趕忙艱難取珠,用手指摳弄,用嘴唇吮出,甚至讓她的身子緊縮射出珠粒……
然而,為何她的嬌穴中竟會孕育珍珠?
由此兩人一同探尋這不思議的珍珠之謎。

小說試閱 · 《珍》摳出妳嬌穴里的珍珠
也正是從這初夜開始,恩珠的下體就開始莫名地產生異樣的感覺。
清晨曙光籠罩,當她像往常一樣步行前去養殖場時,卻總感覺在腿心間似乎有微小的異物不時地磨蹭她一般,讓她倍感不適。
「被我折騰了一夜,不好好休息,一大早跑到水塘來工作,是要把自己累壞嗎?」澤賢見到一如既往忙碌拼命的她,心疼不已,說著「我可不要我的嬌妻這麼辛苦,答應過要做我的珍珠的呢?」
可恩珠卻絲毫沒有要仗著是澤賢愛妻就偷懶鬆懈的意思,婚後的日子反倒更加用心努力,籌備展銷,抽插珠蚌,確認訂單,事必躬親,做事極其認真。
儼然,她無名指上所戴的這顆稀有珍珠,不只是他的寵溺和呵護,更是她的責任擔當和報恩之心。
這是兩人初夜後不久的午後,陽光和煦。
她一如往常正在水塘邊檢查珠蚌,邁著輕盈步伐的她時不時地,不得不放緩腳步,兩條腿輕輕地相互摩擦,想要舒緩甬道裏的不適和瘙癢感,卻無濟於事。
可她柔媚地雙腿交錯相互摩挲的身姿卻早已被丈夫澤賢看在眼中,與她同行的澤賢伸手攬過了嬌妻的腰肢,側過頭俯下身在她耳邊輕聲問道:「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頓時,她的耳根發燙,小臉漲紅,她低聲呢喃了句:「我下面有點不舒服。」
那嬌羞的表情透著羞澀嫵媚,讓他怦然心動。
澤賢近乎是將自己的薄唇貼著她的耳廓追問道:「下面哪裡不舒服?」
他揚起邪魅壞笑的嘴角,沖著她的耳朵吹氣,一陣熱氣讓她的耳朵倍感癢癢,縮著脖子躲著他,卻被他的大掌扣住腰肢,緊緊地被鉗制在他寬闊的胸膛裏,逃脫不得。
「快告訴我。」他刨根究底地非要她說出來。
「就是那裡。」她不安地回應著,小手緊張地攥住了裙襬,腿心間的那股瘙癢不適頓時又加重了,讓她忍不住再度雙腿併攏相互摩擦著,試圖想要紓解。
「那裡是下面哪裡呢?」澤賢故意佯裝聽不懂,不顧她的羞澀,繼續追問她,非要她說出來。
被他這麼追問,她如剔透珍珠般光潔白皙的肌膚都透出了一層緋紅,她又羞又惱,私密處的不適又讓她怎麼說得出口。
佯裝不願理他,恩珠繼續忍耐著瘙癢感繼續步行著。
微風拂面,她的裙襬飄逸,不時交錯的雙腿就更加鮮明。
忽然間,她倒吸了一口涼氣,頓覺澤賢的大掌竟在這光天化日之下,撩起了她的裙襬,那溫厚的大手從她的身後先是撫過了她的綿臀,而後手心探入了她的雙腿之間,毫無預警地直接抵上了她的私處。
「你說的是不是這裡不舒服?」他撲扇著柔情又邪惡的俊眸,故意問道,粗糲的指腹隔著她的底褲布料,揉捏摩挲起她的陰部,「是這裡對嗎?」
「唔——」她慌亂地低吟一聲,雙腿趕忙本能地併攏,夾住了他的手,停住了腳步。
她不安地四下張望,放眼望去,前邊到處都是珍珠養殖工人,澤賢可不要這般狂妄大膽,那可要讓她無地自容。
她羞紅著臉猛地抗拒,可他竟然揚起眉毛,低語命令道:「別停下,繼續慢慢走。」
恩珠只好再度小步跨步,緩慢前行,他的大手卻依然在她的下體腿心間,並未抽出,好在她蓬鬆的長裙擋住了他探入的粗實的前臂,縱使是從後方走來的養殖工人也並未察覺異樣,還熱情地向澤賢和恩珠問好。
澤賢若無其事地平靜地回禮,可恩珠見到外人,卻心頭一驚,雙腿就不自覺地本能地再度夾住他的手,以至於那人寒暄離開,她還緊張得不知道要鬆開腿。
他輕拍她大腿內側的嫩肉提醒她,這下恩珠才重又微微敞開腿,繼續慢步,不適感越發累積,讓她的柳眉微蹙,臉頰通紅。
他邊隔著布料撫弄著她的私處,邊傾身輕柔地在她耳畔質問道:「快告訴我下面怎麼不舒服了,嗯?」
此刻,在她的私穴中的瘙癢不斷累積,她漲紅著臉,咬緊下唇。
「恩珠,我可是你老公,你當然可以告訴我。」他溫柔地擁她入懷,對她柔情低語。
羞窘的她難以啟齒,猶豫著,終於微啟櫻唇小嘴,呢喃著:「澤賢,我下面好癢。」
「哪裡癢?」他好像還嫌她不夠羞恥,非要追問。
這時,穿過養殖場,陣陣掠過河面的和煦微風拂面,恩珠的裙襬就更加膨脹,完全籠罩掩護著丈夫澤賢在她身下的動作。
澤賢此刻正壞心地伸出中指勾起了她的內褲底襠布料,朝著側邊拉去,讓她坦露出私密,不經意間一抹濕濘已經溢出滲在了他的大掌。
「你居然已經這麼濕了啊。」他不禁輕歎著,而後摸索到了她陰部前端的珍珠陰蒂,即刻就以大拇指的指腹強力地摩挲著這顆無辜嬌柔的珍珠,邊低聲呢喃著曖昧問道:「你說的是這裡癢嗎?」
她的臉頰潮紅,一陣劇烈的酥麻感從他指尖揉按的蒂頭傳導到了她的全身,不禁讓她渾身哆嗦,瞬間連路都走不動了。
見到懷裡嬌妻不住搖頭,他的一根長指就順著涓涓流出的愛液,一下刺入到了她瘙癢的陰穴。
「唔——」她的小穴被猛地刺激緊縮,一下吸絞住了他的手指,在她的嫩穴中攪動起來。
「那是這裡癢對吧?」他微眯著眼,貪婪地注視著她迷茫的小臉問道。
她咬緊下唇,終於羞澀地點點頭。
他忍不住滿足地低聲輕笑,這時,插在她下體甬道中被沾濕的手指就更加兇悍地開始搗弄她的嬌穴。
「嗯——嗯——」她強忍著不敢發出聲來,生怕在戶外被外人察覺。
可澤賢卻毫不避諱克制,竟然就這般心急地開始用手指索要起她來。
他曲起手指,摳弄著她溢滿愛液的濕潤水穴,指尖或是旋轉或是抽插,還問她說:「好些了嗎?還覺得癢嗎?」羞得嬌妻不知如何回答。
午後日光下,她在珍珠河岸邊走邊被他的手指抽刺,刺痛和快感在她的穴內交纏累積,原本的瘙癢感也轉為了愉悅之感,可她已然雙腿虛軟,根本再也走不動路。
澤賢有力的大掌托住了她的後臀,近乎是捧著她的臀瓣提起了她,前指卻仍在貪心地為她的小穴撓癢癢,攪出愛水潺潺,弄得她的腿窩和他的掌心一片濕漉漉。
她嬌小的身軀就伏在他寬闊的胸膛,整個嬌軀的重量都被插在她胯下的澤賢的大掌托起,她的腳尖只是微微踮地,實則被他托在掌心步行。
此刻,恩珠就是他掌心最著迷的明珠。
終於將這顆水潤的珍珠捧回了臥房,澤賢掀開珠簾,將懷中被蹂躪的嬌妻置於臥床上。
他俯下身,直接扯開了她的裙裝,雙腿大敞開的恩珠,身下的內褲已經被澤賢揪扯得淩亂不堪,而被情欲折磨得通體緋紅的她終於毫無遮掩,裸露出了濕漉漉的腿心。
「嗯……澤賢……好癢……下面好癢……」
她不住羞澀地叫嚷,只見那濕潤的兩片陰唇正張合,翻吐著源源不斷的濃稠愛液,她咬緊下唇,羞恥地問他說道:「我的下面怎麼會這麼癢?」
「知道爲什麽嗎?」
瘙癢難耐,她痛楚地緊蹙眉頭,搖頭不知。
她的誘人媚態讓他再也無法克制,他即刻鬆開了皮帶,拉開了褲鏈,男性粗長早已脹痛不已。
分開她濕透的貝肉,一下將這粗硬即刻刺入她瘙癢不已的陰穴,填滿她空虛的甬道,奮力抽刺起來。
「啊——啊——」兇狠的侵入讓她不禁驚聲嬌吟,下體邊被刺入,胸乳也再度被他的大掌覆蓋住,猛力地揉捏起來。
他充滿陽剛氣息的身軀壓在她的身上,在她的耳邊低語著:「恩珠,你這個小傻瓜,下面初嘗了情欲的滋味當然就上癮了,連自己騷穴這麼渴望都不知道,你這裡這麼濕這麼癢,當然是因為你想要了。以後下面癢可不許自己忍著,也不許磨蹭雙腿,要親口告訴我說你想要,懂嗎?」
「嗯……」她的綿唇微啟,似懂非懂地低吟著點頭回應,嬌嫩陰穴又一記被他猛烈戳刺。
她嬌喘著,隨之飽滿胸部也跟著劇烈起伏,晃蕩出嬌媚的乳波,兩團酥乳也被他揉按得更加兇狠。
「啊——」上下的同時夾擊讓她驚叫連連,在數十下殘暴狂烈的抽刺搗弄後,那熾熱的男性白液再度灌入了她那瘙癢不堪的嬌穴。
可這次,澤賢並不急著抽出,他將虛弱的恩珠緊緊地摟入懷中,她的鼓脹胸乳緊貼著他的,他慢條斯理地繼續在她的穴內緩緩抽動。
「下次要是你的小穴再發癢,知道要怎麼做了嗎?」他曖昧地貼在她耳際輕語,讓她聽得面紅耳赤,「要把腿分開,說你想要……」
說著,澤賢又將她壓在了身下,再度滿足了她瘙癢又飢渴的嬌軀。
篤定地以為是自己青澀的嬌妻不懂自己的慾望才會如此,殊不知此刻,他的精液正在她的陰穴中包裹卷纏起來。
正如蚌的外套膜受到異物侵入的刺激,在受刺激後,細胞自行分裂成珍珠囊,並分泌珍珠質,層複一層。
不可思議的珍珠正在她的陰穴中著床成長,所以才會如此瘙癢不堪,可兩人對此卻毫不知情。
這些日子以來,澤賢著迷似的忙裡偷閒總關注著嬌妻恩珠,她細微的舉動和神情都絲絲牽動著他每根敏銳的神經。她的青澀可人,她的懵懂單純,居然連自己腿心間的慾望都不瞭解。
他的目光貪婪地注視著她,像是捕撈珍珠蚌結成的網一般,從他的明眸中撒出了一道網,嚴嚴實實地將她緊緊裹住。那熾熱的眼神,她不過是不經意間抬頭與他對視,四目相對,都頓時感到被他熾烈的目光灼燒起來,渾身發燙。
於是,本能地她像是一塊被他捕獲的珍珠蚌,澤賢好像隨時隨地要打開她的蚌殼,窺探裏面的珍珠。
想到這裡,不知為何,她的腿心又再度瘙癢起來,感覺像是有異物始終不斷在她的私密處摩挲,她每走一步,都會感到異常的滑動和不適。
就連她不行走,只是端坐在座椅上時,那股強烈的瘙癢感都會不斷刺激著她。
這天晚餐,澤賢帶著恩珠陪同訂購珍珠的大客戶用餐。接連上了幾道由海鮮貝類精美烹飪而成的佳餚,蒜蓉粉絲扇貝,蔥油蛤蜊燉蛋,每道都鮮香味美。
當澤賢用筷子夾起絲滑柔嫩的貝肉時,不由地本能聯想到了她私處嬌嫩的陰唇貝肉,側過頭,他注視著恩珠,眼神中滿是濃烈情欲。
恩珠細嚼慢嚥,用餐舉止分外優雅,只是腿心間的難堪依然在不住地折磨著她,以至於她不得不竭盡全力保持著上身的姿態,可下體卻難耐地雙腿再度相互摩挲,微微扭動著臀部。瘙癢的陰蒂珍珠與她的內褲底襠布料摩挲,好似稍稍緩解,卻一下又惹來了更強烈的不適瘙癢之感。
她的臉蛋緋紅,因為強忍著下身的難耐,額頭上也滲出了細密的汗珠,細弱的呼吸慢慢變得厚重。
澤賢邊和客戶交談,餘光卻不時地輕瞥著身旁的她,偷偷攥住了她冰涼的小手,慰藉著身體不適的她。
恩珠絕不想在與客戶共進晚餐的關口,給澤賢添亂。
她強忍住下體奔湧而來的浪潮,默默地又開始習慣性地摩挲雙腿,試圖想要獨自緩解腿心間的愈發瘙癢。
突然間,她感到那隻熟悉的大掌在桌下悄然地撩開了她的裙襬,竟探入了她的雙腿之間,隔著底褲的布料,直接抵上了她的私處。
她猛地一驚,剛嚼入口中的貝肉差點把她噎住。
恩珠暗自倒吸一口涼氣,雙腿不由自主地併攏,夾住了他的大掌,瞧見身旁的澤賢竟然面不改色,依然在和客戶暢聊,可他的一隻大掌分明已經悄然地伸入了她的腿心間,竟用指腹來回地在她的私處摩挲,為她消解瘙癢。
恩珠忍住羞澀慌亂,緊握著餐具,緊張得近乎要把勺子手柄掐碎了。
可旁邊的他還是邊鎮定自若地跟客戶聊著珍珠,邊伸手揉弄她的私處,不時他側過頭輕瞥她,目光中透著濃烈的曖昧。
而後,他的手指微微一使力,隔著她的底襠布料準確地一下摸索到了她那顆敏感脆弱的陰蒂珍珠,這下就以雙指撚住了她的這顆嬌弱珍珠,揉捏按撫。
瞬間,劇烈的酥麻感從她的陰部傳導開來,她顫抖得哆嗦起了雙腿,呼吸急促,咬緊了下唇,客人發現她臉色慘白,關切地問起她來。
生怕在客戶面前失態,恩珠不得不搖頭否認,她坐直身子,對客戶強顏歡笑。
可是此刻,澤賢的手指卻熟練地將她絲質內褲的底襠勾到了一側,可從他自然的言談和用餐中卻絲毫看不住任何破綻,當他吃完扇貝中的那口滑膩的貝肉時,他那粗糲的手指也開始揉捏起了她兩片柔滑的陰唇貝肉。
恩珠下體分泌的愛液豐沛濃稠,滋潤著整個嬌媚的陰部。
他邊和客戶繼續暢聊,那修長的手指就撥開身旁的她濕漉漉的陰唇貝肉,撐開的甬道裏源源不斷地溢出了奔湧的愛液,溢出的濕液將整個腿窩弄得濕濘一片,粘稠的液體順著陰穴染濕了內褲,也順著淌在了她的座椅上。
恩珠羞恥不已,難耐地微微扭動著綿臀,卻又不敢大幅度動作。
她的全身微微顫抖起來,當澤賢的長指猛地刺入了她瘙癢的小穴時,她的肉壁一下緊縮,吸絞住了她的手指,小嘴也控制不住地低吟一聲。
坐在對面的客戶察覺她身體不適,說著「不要勉強,不如早些結束用餐,早點休息」之類的客套話。
澤賢邊回應著客戶,可桌下,他修長靈活的手指卻沒有絲毫放鬆,不住地在她的嫩穴中來回抽插攪動,手指還不住曲起,摳弄著她的肉壁,似乎是在為她瘙癢的水穴撓癢癢一般。
她頓感頭昏腦脹,酥麻快感陣陣襲來。
命運測字  
【珍】您選擇“珍”字,頂上的“人”是屋頂,屋內三人象征著家人,或許是家人的反對才將你心中的王子或女王拒之門外,好好商議溝通,讓珍貴的人踏進家門吧。事業上,老闆為王,卻在公司的屋簷之外不管事,實權掌握在了頂上的“人”手中,做老闆的不能置身事外,要積極參與才是。【測字內容僅供娛樂】
站內搜尋琴研作品,我的新作《電》寫作中
  【情色甜寵類·女性向】  
  【情色暴虐類·男性向】  
  【錦心綉口系列·少女向】  
  【外語學習類·學生向】  
  【免費書類】  
琴研手記· 《珍》摳出妳嬌穴里的珍珠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