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城》目錄頁-琴研的言情小說
《城》我們交合能拯救這座城
●含稅價格:NT$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5155人
基本資訊 2016-03-11/140頁/4.0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高中情侶受身體困擾決意今夜殉情。此刻新城五處地標被嫌犯設電磁彈,警方獲五種簡易圖形為線索。該嫌犯是這對情侶至親,卻利用炸彈電圈束縛兩人下身,以交合致命令其禁慾。現警方請求這對學生破譯圖形,找到對應建築現場交合,以吸收微波解除…
詭異的在公眾場合的情慾描寫
小說詳情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這對知名高中的校園情侶尹赫茲和唐法拉樣貌登對,學業出色,在校內人氣極高的兩人如今卻深受難以啟齒的苦惱困擾,決意今夜在新城圓形無輻摩天輪內一同自殺殉情。
未料此刻新城五處地點被嫌疑犯安置電磁彈,嫌犯企圖用微波摧毀這座辜負他的新城。警方截獲的線索中僅畫有“直線,圓形,弧線,方形和螺旋線”五種圖形影射這五處地標。當下,警方急需這兩位高中生,因為嫌犯利用完全相同的電磁線圈,束縛兩位學生的下身,以交合即致命威懾他們年輕的慾望,令其禁慾。而這嫌犯不是別人,正是兩人最可親可敬之人。迫在眉睫之時,警方請求這兩位學生即刻破譯圖形,找到每個圖形對應的新城建築,並在現場身體交合,因為只有兩人密佈電圈的身體交合時,才能大量吸收電脈沖解除…

小說試閱 · 《城》我們交合能拯救這座城
濃稠墨色化開般的夏日夜幕中,鋪散著滿天繁星,尤其在離夜空如此近的距離觀賞,景致分外壯麗。
此刻,身著校服的一對男女生正坐於摩天輪的座艙內,透過鋼化玻璃窗,俯瞰著新城的璀璨夜景。兩人撲閃著明亮雙眸,遙望著城內千家萬戶,燈火通明。
儘管新城各處地標都閃耀著迷人霓虹,可他們卻根本無心欣賞這耀眼繁華的夜色。
窗玻璃上透映著兩張年輕卻焦慮的臉孔,這女生留著蘑菇頭短髮,下著及膝校裙,清秀嬌美的面容中透著隱約不安。而男生身形修長,臉龐俊美,陽剛中又帶著幾分細膩憂愁。
凌冽的月光灑落在他們校服胸口刺繡的名字上,這俊秀瘦高的男生是尹赫茨,乖巧安靜的女生叫唐法拉,兩位都是新城高中二年A班的物理資優生,前天還參賽奪得了物理競賽冠軍。這對樣貌登對,學業優異,學校里人人艷羨的校園情侶,此刻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人生困境中。
靜謐祥和的夜色下,不安焦躁正暗流湧動。
「班裡其它同學應該都還不知道吧?」他的音色低沉,平靜的語氣中掩飾著自己的緊張。
唐法拉搖搖頭,眉頭微蹙地補充道:「雖然現在還不知道,可所有人終究會知道,那時我們倆該怎麼面對大家呢?」玻璃窗上透映出兩張無奈而絕望的臉龐,「赫茨,我們真的已經別無選擇了。」
此刻,這個大男孩垂下頭,緊緊攥住了拳頭,難以遏制的羞憤就再度湧上心頭。
他們的苦惱如此羞於啟齒而又難以擺脫,他們當下的人生,就不斷環繞著那焦慮的軸心,永無止境地轉啊轉,以至於這對青澀年少的校園情侶已經忍無可忍,決意今晚在這架摩天輪的座艙內一同自殺殉情。
兩人所搭乘的這座無輻摩天輪亦是新城首屈一指的地標,相較於傳統摩天輪,一個個座艙懸掛在機械臂上,沿著中心繞軸轉動。新城無輻摩天輪中間卻沒有任何支撐,這巨大的鋼結構形狀呈圓環狀,本身並不轉動,轉動的是沿圓形軌道緩緩旋轉的座艙。
遠望下,點亮著白色射燈的圓環摩天輪就像是一枚巨大的銀質戒指,皎潔月色下熠熠生輝,這裡自然成了戀人們求婚示愛的浪漫聖地。
或許意識到此刻座艙內的壓抑氣息和這洋溢的濃情甜蜜的氛圍格格不入,尹赫茨嚥下苦悶,擠出一絲苦笑對她曖昧說道:「電磁學左手定則。」
他試圖緩解這閉塞座艙里近乎窒息的絕望感。
唐法拉聽了,莞爾一笑,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她五指併攏,伸出了左手。
當赫茨的手掌輕握住她的手心時,就好像那強烈的磁感線從她的掌心進入,流竄到了她的指尖,她鮮明地感知到這令人悸動的安培力,那是他們對彼此的深情厚誼。
他給唐法拉的無名指戴上了一枚塑料戒指,這雖是枚在摩天輪下熱賣的玩具紀念品,可她還是揚起手,滿足地輕觸著戒指,算是答應了他的求婚。
轉而,這戴著戒指的纖手就摟過了他的脖頸,她雙眼迷蒙,淚光閃閃地注視著他,輕聲問道:「你猜猜看,等我們倆都死了,周遭的人都會議論些什麼?」
赫茨也淚眼婆娑,卻還是逞強似的,輕描淡寫地說道:「還能說什麼呢?我們倆會從模範學生徹底變成反面教材,就像這枚玩具戒指一樣,大人們會數落我們倆對待生命,對待婚姻,就像兒戲一樣,又會說我們年少輕率,衝動魯莽,終究無知地選擇了一條不歸路吧啦吧啦之類……」
她聽著聽著,忽而咯咯地笑了起來,笑得連淚水都湧出了她的眼眶,仿若這是個玩笑。狹小座艙空間里的緊張凝重一下看似緩釋卻又愈發加重了。
因為在法拉的腦海間,倏地又閃現過父母的臉孔,同學老師的身影,徹底與他們訣別,她忽然又有幾分不捨。
可是,只要她和赫茨四目相對,他們就心意相通。想到在這座城,他們被束縛,被禁錮,被阻撓,相愛不能,生不如死,與他一同殉情的念頭又完全佔據了上風,無怨無悔。
「赫茨,我有跟你說過嗎?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覺得幸福得觸電麻痺。」
她說著,輕吻著他的嘴唇,害羞地伸出舌頭描繪著他的唇形,他回應著她的綿唇濕吻,密閉的狹窄空間內迴響著生澀卻熾烈的吻聲。當他們唇舌相纏時,那滾燙的熾熱電流就在兩人口中交匯。
「我寧可死,也不願意再這樣成天遮掩,被束縛壓抑對妳的感情。」赫茨的黑眸深邃,濃密的睫毛撲閃,這俊美少年正深沉地凝望著她。
這些日子以來,赫茨成日惶恐不安,他最害怕上廁所時,被其它男生發現他的秘密。他熱情開朗而健康,可對法拉的慾望,他卻完全被困束住了,無法解脫。
晶瑩的淚光模糊著法拉的視線,她捧著他的臉龐,痛苦地點點頭,「我又何嘗不是和你一樣?」她說著,委屈的淚水就再度奪眶而出。
「赫茨,我也義無反顧,甘願選擇死。想到我們馬上就能解脫,以後不用再到處小心翼翼,生怕別人發現我們的秘密,也不用再壓抑對你的感情,我對死就一點都不感到害怕。」
她說著,赫茨就用溫熱的薄唇輕吻著她的淚眼,伸出舌舔舐著她的淚痕,顫抖的手緊張地展開掌心,隔著她的校服襯衫,覆蓋住了她的綿軟酥胸。他頓時感到掌心熾熱,輕柔地愛撫著她的綿乳,隨著手心的力道不斷加重,他即刻解開了她的襯衫衣領,靈活的指尖將她的紐扣粒粒鬆開,於是,她的前襟就敞露開來。
朦朧月色映襯著她的白皙胸脯,赫茨的手掌隨之推高她的粉色胸衣,那兩團害羞小巧的乳球就閃現在他面前。
赫茨嚥下口水,喉結滾動,他伸舌舔了舔乾澀的嘴唇,深吸了一口氣,漲紅著臉的他罩住了她的酥乳,指腹愛撫過她的頂點。她的櫻唇小嘴里就止不住溢出陣陣輕吟,校裙下的纖細雙腿也不禁顫抖起來。
法拉舉止僵硬地也伸手要褪去赫茨的校服,解開他的襯衣,這時他一手緊握住她的綿軟嬌乳揉捏著,頓感觸碰到她乳尖的掌心近乎灼傷般熾熱難耐,他的另一手則托住她的乳房圓潤下緣,垂下頭生硬地伸舌輕舔她的櫻紅頂點,惹來她倒吸一口涼氣。她輕柔的嚶嚀聲止不住從小嘴溢出。
當摩天輪座艙環繞著圓弧緩緩上升時,兩人青澀的情慾和恐懼的緊張也不斷升騰。他們對彼此的身體渴望而惶恐,那細密緊纏的電網阻撓威懾著他們,讓他們不敢逾越界限。
是輕狂無知也好,是莽撞衝動也好,總之此刻,兩人已痛下決心共赴黃泉。
於是,赫茨的心頭卯足一股勁,而後鼓足勇氣攥住了法拉的校裙裙擺,將布料掀起,她雙腿間的粉色內褲包裹著她的甜蜜,展露在他的眼前,讓赫茨再次感到心跳過速到短路。
他的手心出汗,而赤裸胸部的法拉則嬌軀微微顫動,柔嫩的雙乳蕩漾著輕盈可人的乳波。只是此刻的她本能地警惕朝著窗外望去,縱使在這百米高空,根本不會有哪張可怕的臉孔伏在窗前向內監視,可她還是生怕有哪雙眼睛在監督,在窺視,要將他們倆檢舉揭發,痛斥到體無完膚,生不如死。
想到這裡,坐在椅墊上的法拉又不禁感到不寒而慄,陷入猶豫。慌亂之中,她按住了赫茨的肩膀,試圖想要推開他,可他卻不想再給她任何反悔退縮的機會。
赫茨按壓住她的腿根,將她雙腿分開,修長的手指隔著她的內褲底襠觸摸著她的私密,在本該柔嫩的穴口,他的指腹卻能鮮明地觸碰到那不思議的金屬堅硬。他的指尖在她嬌嫩私穴蜜肉和不同尋常的硬質金屬間不斷來回摩挲,以至於法拉抑制不住地驚呼出聲。
「嗯——嗯——」她的小手攥住了座椅旁的扶手,羞澀地輕聲低吟起來。
隨著赫茨一手將她的絲薄內褲扯開,讓她的嬌媚小穴展開袒露無遺,他的另一手則將自己的校褲褲頭解開,拉下了拉鏈,他生硬的粗長也彈跳而出。
這下,兩人赤裸相對,羞窘到了極點。
藉著皎潔的月色和變換的射燈,法拉垂頭一看,清楚地再度看到了尹赫茨的下體被詭異地纏繞著層層細密電圈。這些如細鋼絲般的銀色電圈從他的根部以螺旋狀的方式密實地將他整根年輕的粗長全都纏繞起來。線圈上每隔一段亦有微小的凸起狀,似乎是不知名的電子元件。他的下體看上去像是被繁茂的花藤纏繞的樹幹,他被緊緊糾纏,根本無從掙脫。
而當赫茨以手指輕撫著她穴口的圓珠,進而分開她的濕潤陰唇,撐開她的嬌穴時,他微微側過頭,那雙勾魂攝魄的迷人雙眸目不轉睛地朝著她的穴口最深處望去。
他近乎將頭埋在了她的雙腿間,藉著不斷變換的光亮,仔細觀察著她從未被開啟的嬌穴內部。即使他早有心理準備,可目睹肉壁被鋪設著細密電圈的陰道,他仍然再度感到痛心而震驚。如同網格狀的鐵絲網被捲曲後塞入了狹小的密道般,整個內壁覆蓋著奇異的電網。
他和她,兩人的下體都被那人纏繞上了可怕的禁錮,以免年少的兩人發生性關係,以此抑制他們的慾望。
赫茨還清晰地記得被纏繞上時的莫大恐懼,而法拉亦對睡夢中私處被嵌入鐐銬心有餘悸。從此之後,他們的下體就必須戴上這枷鎖,一旦無法克制自己的情慾,在交合時,兩人的线圈受到擠壓,就會瞬间產生大功率的电磁脉冲,這龐大的磁場輕則會讓他們頭昏目眩,噁心嘔吐,重則致命,令兩人身體被電熔,必死無疑。
這些日子以來,他們為選擇忍耐保命,而當委屈和憤恨不斷累積,卻又無處傾訴,無法解救時,他們只能選擇今晚交合。
以此抗議禁錮者的兇殘卑劣,也以此祭奠他們彼此的絕命之愛。
夜色更深了,當摩天輪座艙緩緩上行旋轉,他們離命運的終點也更近了。
兩人摟抱著,絕望卻熾烈地熱吻著,他咬牙決意徹底進入法拉的身體。
可就在赫茨將要刺入她的那一瞬間,忽然他們所乘坐的這隻座艙在徐徐滑行間戛然而止,它隨著慣性猛然一震,兩人環抱著就從座椅上滾落。他將自己墊在法拉的身下,生怕她摔疼。
剎那間,兩人眼前昏暗一片,僅有微弱的銀灰月光如同一把凌冽的銳刀透過座艙玻璃窗兇狠刺入,這突如其來的斷電驟停讓人心慌意亂。
「怎麼了?」上身赤裸的法拉伏在赤膊的他的胸口,不安地嘀咕著,赫茨也警覺地聆聽著周遭的動靜。
原本的殉情計劃即刻中斷了。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不禁讓兩人羞窘至極,又尷尬不已。
是莫非是命運使然,命不該絕?
原本醞釀充分的悲觀情緒似乎頃刻間被稀釋,打斷了他們倆的興致,兩人摸黑著重又扣上了衣襟,整理好衣褲。
俊美的秀顏貼在窗前,遙望戶外,方才還是一片絢爛熒亮的夜景,此刻竟然一團漆黑,若不是藉著微弱星光,恐怕都要伸手不見五指。
兩人並不知曉此刻全城陷入了戒備狀態,他們被困束在這逼仄座艙內,高懸於百米上空,孤立無援又納悶至極。
就在這時,只聽那陣刺耳的警笛聲由遠及近地呼嘯而來,從上空俯瞰,消防車警燈的紅藍兩道光束分外顯眼,在暗夜的街區中飛速疾行。
很快,龐大的消防車就行駛到了這座摩天輪下,消防隊員迅速升起了高聳的雲梯,直達赫茨和法拉所在的這間座艙。當隊員打開艙門,將身著校服的兩人救出時,赫茨和法拉這才吃驚地發現,他們倆居然是整座摩天輪里最早被救出的。
「還有其他遊客被困,為什麼最先救我們倆?」他們不免困惑,「到底發生什麼了?這片區突然都斷電了?」
「請跟我們去警局就知道了。」解救他們的消防官肅穆地應道。
於是,兩人隨同警官一同坐車前往警局。
一路上,不見了方才的光亮繁華,四處都是黑燈瞎火。坐在警車後座的赫茨和法拉愈發感到不安,此刻的心緒詭異至極,感覺好像是因為兩人還是學生卻企圖偷偷交合而被逮捕似的。
納悶,惶恐和心虛如同數根電線絞纏在一起,不斷釋放出令人心絞麻痺般的刺痛電流。
兩人從那震耳欲聾的警笛聲中,都好像能幻聽出那沙啞而低沉的可怕嗓音,他不斷對兩人念道:「我決不允許你們倆觸碰性這種骯髒不堪,羞恥下流又晦氣噁心的東西!」
那訓斥固執專斷,猶如緊箍咒般束縛於他們的身體之下,卻激起渴望自由的他們倆更加強烈的反感抗議。
就在這時,警車猛地急剎,停下了,這打斷了兩人的思緒。
深夜的警局斷電後正在使用備用電源供電,監控巨幕上摩天輪所在的分區已經淪陷於黑暗,指揮中心的警員們全員到崗,異常忙碌。
即刻,一位身著警服,佩戴徽章的女警就出現在了兩人面前,她一頭幹練的褐色頭髮,高瘦挺拔的身姿,炯炯有神的雙目直勾勾地注視著面前的兩位男女學生。
「尹赫茨,唐法拉。」她鏗鏘有力地叫喚他們的名字,「我是本次解除炸彈行動小組的組長陳斯特。」
她言簡意賅地向兩人解釋道:「今晚分區的大斷電是人為造成的,嫌犯自製了電磁炸彈引爆,這種電子炸彈雖然不會傷及人命,但是引爆後釋放出的大功率電磁微波,能破壞電網,無線電和雷達,讓新城瞬間陷入癱瘓。」
只見面前的大屏幕上淪陷區的電力短期內尚且難以恢復,漆黑的深夜,這座繁華的新城似乎將要沉睡在這死寂中,永不醒來。
陳組長繼續道:「那位嫌犯在新城五處地標安置了電子炸彈,目前已經引爆了第一處摩天輪,影響了周圍上千戶居民商戶用電,尚且短期內無法恢復電力。目前還有其它四處即將引爆,我們要在一天之內即刻解除炸彈,否則強烈依賴電子設備運轉的城市將會陷入癱瘓。我們需要兩位配合即刻解除炸彈,這就是為什麼會請你們倆來警局的原因。」
這不禁讓尹赫茨和唐法拉滿臉吃驚,困惑不解。
於是,陳組長就將兩人帶入了偌大玻璃隔間的審訊室,只見嫌犯席上坐著一個身形魁梧,穿著皺巴巴短袖襯衫的中年男子。他那長滿老繭的雙手十指交錯,手腕上戴著鐐銬,雙目空洞無神,滿臉鬍渣,髮絲凌亂。
「目前設置炸彈的這名嫌疑犯已經被我們控制了。」隨著陳組長的話音落下,兩位同學不約而同地將視線一同匯聚到了面前這個目露凶光的男人身上。
尹赫茨的腦海瞬間如同高壓電流竄過,劇烈的震驚讓他一陣發憷,法拉也訝異地不由驚呼出聲。
「尹老師!」唐法拉脫口而出,這男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們班的物理老師兼班主任尹麥偉,未料他竟會是意圖破壞新城,設置電磁炸彈的兇手,尹老師的瘋狂舉動令她再度震驚。
而站在一旁的赫茨更是五味雜陳,他渾身緊繃得微微顫抖起來,兇狠地攥住了拳頭,與這男人四目相對的瞬間,近乎電光石火,憤恨的閃電幾乎要即刻迸發而出。
對尹赫茨而言,面前的這個男人尹麥偉根本不配做他的父親,是他摧毀了這個家,未料他繼而還想要摧毀整個新城。
「這座城市辜負了我!」尹麥偉戴著手銬,握住拳頭猛烈地敲打著桌子,他齜牙咧嘴地痛苦咆哮著。
而此刻在隔壁審訊室女嫌犯也跟著哇哇大哭起來,那情緒失控的女人是尹麥偉的妻子,也是尹赫茨的母親,叫做安珮。
原本是婦科護士的安珮在數個月前,被確認患上精神病,之後就病退在家修養。
沒想到這次,她再度成了丈夫的幫兇。
此刻,安珮聲嘶力竭地哭喊著丈夫和兒子的名字。
親眼目睹雙親如此失態,年少的赫茨再度感到在喜歡的人唐法拉面前,父母令他顏面盡失,羞愧得抬不起頭來。
「你們也看到了,這兩位絕不肯配合警方供述其它四枚電磁炸彈的藏匿地。」陳組長聳了聳肩,轉而切換了熒幕。
這時,在熒幕上出現了五種簡易圖形:直線,圓形,弧線,方形,螺旋線。
「尹赫茨同學,這是我們警方解密你父親的手機後,發現的僅有線索。警方已經確認這五種圖形確實就影射他即將引爆的新城的五個地標,但是圖形實在太簡單抽象,以至於我們沒法僅此就確認它們到底對應新城的哪個建築。」陳組長雙臂交錯,環抱在胸前,繼續道,「剛才已經引爆了第一處,所以我們可以確定圖中的圓形就是指新城摩天輪。而接下來,警方需要你們以對父親尹麥偉的了解,以及對老師尹麥偉的了解,幫助立刻破譯其餘的四個圖形,拯救新城。」
這一切讓赫茨感到混亂而猝不及防,法拉也深感焦慮,手足無措。此刻,置入她腿心密道間的金屬電圈正隱隱作痛,不適感愈發加劇,以至於她雙腿酥軟,一下癱倒在了地上,赫茨心急地趕忙抱起了昏迷的她……
等法拉再度甦醒時,那白霧色的帳子宛若來自天堂的白光,似夢非夢中,瀕死般的錯覺纏繞著她。沉重的眼瞼頂開,她環視著這間陌生的醫務室,驚恐地發現自己的校裙已經被掀開。
此刻,她正仰臥在病床上,雙腿屈起,向兩側打開。一位身著白袍,面色凝重的法醫正撥開她的私密花瓣,朝著花徑伸出窺視檢查。那手指探入她的私處,伸入按壓著她的肉壁,令她酥麻不已。這情境似曾相識,令她一下回想起記憶中那位護士在睡夢中分開她的雙腿,將金屬電圈置入她陰道深處的可怕情景。
唐法拉一下失聲尖叫出聲,這讓在外面靜候的赫茨再也坐不住,他猛地揭開了隔斷用的白簾,注視著法醫和唐法拉,頓時漲紅了臉。
法醫細緻地確認了她暫無生命危險後,就試探著問他們道:「能告訴我是誰在你們倆的身體里置入了電圈嗎?」
他們倆卻全都不約而同地眼圈通紅,沉默不語。靜謐的警局醫務室里,氣氛異常沉重。
「你們不該沉默,尤其對傷害你們身體的人。」法醫勸說道,見他們倆依然不肯開口,她推測道,「給你們倆下體纏繞上電圈的人就是尹麥偉,對嗎?」
兩人一驚,未料他們深藏的秘密終究被發現了。
「經過鑒定比對,你們身體內置入的線圈構造和剛才從摩天輪上截獲的電磁炸彈內部核心構造一模一樣,所以我才推測按上電圈的人應該是尹麥偉。不過——」忽然,法醫的話鋒一轉,「安置在唐法拉體內的那層電圈卻被裝反了。」
「那是我母親給她裝上的,她並不熟悉電圈。」赫茨愧疚極了,身為護士的安珮在唐法拉住院熟睡時,悄然給這女孩的下體置入了電圈。
「這麼說來,尹赫茨你的父母分別給你和法拉的身體束縛上了電圈,要知道這巨大的隱患,極有可能會讓你們喪命。我簡直不敢相信父親對兒子,老師對學生,護士對病人,竟然能做出這等兇殘卑鄙的事。」法醫眉頭緊蹙。
「因為我們的家長都不允許我們倆交往,所以用電圈的方式強制我們禁止發生性關係。」
法醫的眼中掠過了難以置信的訝異,她質疑道:「在當今時代竟然還會有如此禁慾專制的家長!他們拿你們倆年輕的生命作威懾,恐嚇你們不得發生關係,這簡直慘無人道,匪夷所思!」
赫茨顯得無奈又羞惱,難過地傾訴道:「我父親不斷強調如果我和法拉交合的話,我們體內的電圈就會釋放出巨量的電磁波,然後彼此瞬間熔斷短路,甚至喪命。」
「理論上是這樣,但是——」法醫解釋道,「因為唐法拉同學身體里的電圈被裝反了,所以如果你們倆交合的話,不會釋放電磁波,反而是大量吸收電磁波。」她篤定地說道,「剛才警方進行的模擬實驗,印證了這一點。」
剎那間,氣氛變得異常詭異而緊張。
「尹赫茨同學,唐法拉同學,現在警方需要你們倆全力配合,找出其餘的四個圖形到底對應著新城的哪四處建築,並且當即在現場交合,用你們身體內的電圈一同吸收電磁炸彈釋放的電磁波,可以做到嗎?」
主要: 免費書 按最新 錦心綉口 FB社團
情慾度: 極高·甜寵 極高·暴虐
狂愛度: 狂愛 微愛 無愛  
按時代: 當代 未來 近代 古代
按角色: 總裁 外星人 黑道 王子
琴研寫作手記 ·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