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氪》目錄頁-琴研的言情小說
《氪》鋼鐵之軀的“S”苦惱
●含稅價格:US$3.69 NT$99 HK$28 RM14 EUR€3.69 CA$4.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7240人
基本資訊 2015-09-05/141頁/4.2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來自氪星的超人肯特擁有力大無窮的鋼鐵之軀,然而如果進入地球人愛妻蓮恩的嬌軀,就會把她的嬌穴戳破撕碎,他胸口的「S」意味著他對她渴望已久的「S.e.x」
科幻奇幻,致敬超人,濃情密愛,忠貞唯一,美好結局
小說詳情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來自氪星的超人肯特力大無窮,上天入地,擁有超能力的他從氪石礦工成為了總裁,在和氪石研究員蓮恩婚後,他最大的苦惱就是因為身體機能懸殊而無法與愛妻像普通人那樣交合。
如果鋼鐵之軀的他進入她的身體,那麼她飽滿的水球就會被掐破。強硬的男性將會刺破她的身體。他的撞擊和抽插,必將把她嬌嫩的嬌穴搗爛刺破,她的身下將會如纖弱蕾絲般被他的強硬撕扯得粉碎。
然而,肯特對她的愛欲無盡,胸口的「S」寓意著代表著他是超人(Superman),他的聰明(Smart),他的力量(Strong),代表著他對蓮恩的無盡甜蜜(Sweet),還是代表著他對蓮恩渴望已久的「S.e.x」呢?
爲了能進入蓮恩的身體,他們進行了各種艱難的探索。
無論如何,這位守護著地球和他的愛妻,善良正直,勇敢無畏的超級英雄終究值得被愛,值得擁有屬於他的平凡卻美滿的婚戀……

小說試閱 · 《氪》鋼鐵之軀的“S”苦惱
寂寥的夜空繁星璀璨,在天臺上,龐大的Kryptonite氪石公司燈牌利用氪石轉換而成的電力能源在每個暗夜都閃耀著奪目的光芒。
肯特就坐在樓頂的邊沿,遙望著繁星,他的背影看上去落寞而沮喪。
「我很想帶你去看我的母星氪星,很遺憾它已經被毀滅了。我也很想進入你的身體,但是……」
「你不用因此而覺得內疚,肯特……」她柔和的嗓音在他的耳際響起,蓮恩伸出手臂,從他身後抱住了他,「地球人的我早就知道你是氪星人,我們彼此不同,事實上,我正是因為這巨大的差異性而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你……」
她小巧的手掌愛撫著他的胸口,那是堅硬而熟悉的觸感,他總是這樣用堅不可摧的外殼將自己受傷的心包裹起來。
「我從來沒有見過有誰像你一樣正直勇敢,當我周圍的所有人都在為一己私利絞盡腦汁,爭得你死我活時,只有你,肯特,你在關心他人的利益,你總是在無私地幫助無辜的人,幫助大家擺脫危險,鼓勵大家克服困難,接濟大家度過貧困,而且你卻從來不圖回報。當我周圍幾乎所有人都在發瘋似的追名逐利時,只有你漠不關心,對沒人看好的氪石研究一如既往,專心致志,你說你要開採有益氪石,隔離有害氪石,造福人類,回報你的第二故鄉地球,讓我至今依然感動不已。在我印象裏,你還是氪石礦區裏那個身形高大,憨厚單純的礦工小子,可你現在已經不是了,你建立這家令世界驚歎的氪石公司,成爲了讓人刮目相看的富有年輕的總裁。之後,貌美年輕的女孩們蜂湧而至,對你青睞有加。雖然我的父母收養了你,但是你也未必需要用和我結婚的方式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我的意思是,雖然我曾是你從小到大最好的玩伴和朋友,但是現在的你可以有更多更好的選擇……」
肯特搖著頭,「我哪裡還有別的選擇?」他注視著她的雙眸,說著「除了你,我別無選擇。」
他說著拉過了她的小手,抓著她的手腕,讓她的掌心貼在他的臉頰上磨蹭著,不時地扭過頭親吻著她的手心。
「謝謝你,肯特,謝謝你信賴我,選擇我。」蓮恩捧著他的臉說道,「即使你沒有超能力,你也一樣讓我著迷崇拜,因為你本身就是何等的勇氣凜凜,良善正直而且忠誠不渝。」
她仰視著他的眼神中透著無盡的傾慕,閃爍著星光。
「肯特,我有多少次告訴過你,我有多麼仰慕你,多麼崇拜你。你就是我此生甘願追隨的英雄,是我想要傾盡全力想要守護的愛人。所以,肯特,現在你看看遠處的燈火通明,你想想家家戶戶有哪對伴侶的生活會完全一帆風順,沒有任何困難和挫折呢?現在我們彼此間不過是出現了一點小小的問題,你何必這般失落沮喪呢?因為我們倆本來就來自不同的星球,我們的身體構造本來就很不相同啊。」
可是,肯特依然在為自己硬邦邦的鋼鐵粗長始終無法進入她的身體而倍感煩躁。
「求你別難過了,好嗎?」她忍不住貼近他,伸出小舌輕舔著他的薄唇,覆蓋上他的嘴唇,親吻著慰藉著他,「如果你這樣失望,我會覺得倍感內疚,覺得是我讓你失望,是我不夠好來接納你——」
「不,絕不是那樣的,蓮恩,怎麼會是你的錯呢?都是我的錯。」他說著,熾烈地回應著她的甜吻,兩人唇舌交纏。
肯特情不自禁地地攬過了她纖細的腰肢,把她橫腰抱了起來。
於是,蓮恩摟住了他的脖頸,他的雙臂各護住了她的肩膀和腿根。
「抓緊我。」他低聲呢喃道,還沒等她反應過來,肯特就飛向了高遠的繁星點綴的夜空。
她慌亂地驚叫一聲,嬌軀一緊,粉拳攥緊了他的前襟,嚴實地貼在了他的胸口。
微微偏過頭一看,他已經將她帶上了萬丈高空。
他們穿過直入雲霄的高聳摩天大廈,掠過霓虹閃耀的商業街區,經過燈火通明的家宅社區,她著迷地俯瞰著密密麻麻的星點燈光,這璀璨迷人的夜景讓人沉醉。
由他的氪石公司僅利用一塊氪石就能產生相當於一座核電站一年的發電總量,是氪石照亮了這座繁華的大都市。
肯特邊環抱著她,邊在她的耳邊吹氣著,他曖昧地問道:「蓮恩,你想知道這些家家戶戶裏都在做什麽嗎?」
蓮恩揚起迷人小臉,嬌嗔地問道:「把你的透視眼所看到的告訴我吧,他們在做什麽呢?」
他輕舔著她的耳垂,低聲告訴她說:「家家戶戶都在做愛。」
他的語氣裏透著飢渴和失落,肯特痛苦地壓抑著自己的慾望,出神地俯瞰著他所掠過的每一棟房屋的屋頂,他清楚地看得到每一間臥室,每一張睡床上所發生的細節。
那幢紅磚瓦尖頂裏的女子正被壓在那男子的身下,白皙雙腿勾住了他的腰肢嬌吟,公寓樓的3201間裏兩人正赤裸相擁在浴室裏濕潤纏綿,而那棟白色別墅裏的客廳中,那對男女一絲不掛地抱團從沙發滾落到了地板上……
此刻,他強壯有力的手臂正單手環抱著她在城市上空自由飛行,在肯特懷中的蓮恩敏銳地察覺到了他的不悅,她捧起了他的臉頰,內疚地在他的唇上啄上了一吻,他熾烈地回應著她的吻。
「蓮恩,你可知道,我有多麼想要得到你?我想要像個普通地球男人那樣擁有你,得到你,進入你的身體。」他說,「我想要觸摸你的乳房,愛撫你的私處,想要進入你的小穴,我想對你做所有地球男人會對地球女人做的事情——」
肯特因為目睹了其他地球戀人都在纏綿親昵而不由自主地伸出了大掌,在高遠的夜空中,他輕巧地變換了飛行姿勢,改由一張大掌抱住了她的豐腴胸部,另一張鐵掌從她的後臀間切入,深入了她的雙腿之間,一下托住了她的腿心。
蓮恩回應著他的吻,吮吸著他的唇,呢喃道,「肯特,不要壓抑你自己,你當然也可以對我這麼做,因為我是你的妻子,因為我深愛著你……」
這下,並未受到蓮恩的抗拒,他托住她邊從城市樓宇中穿梭,邊開始加重掌心的力道,大掌也隔著她的內衣開始揉捏摩挲,而置於她下體的大掌也輕柔地按撫起來。
「哦,肯特,你該不會想在萬丈高空現在就急著要親熱吧!」她驚慌地問道,「你難道不是先帶我飛回去,我們先洗個熱水澡,塗上香噴噴的香波,在床上鋪上玫瑰花瓣,我們再選一首歌,然後把智能燈光調到——」
可她還沒來得急說完,欲火焚身的肯特竟然已經迫不及待地將她的裙裝褪去了,她猝不及防,大吃一驚。
要知道雖然這是放眼望去,空曠無人的高空,可在這燈火輝煌的眼下,畢竟是千家萬戶的公共場所!
蓮恩可從來沒想過飛行懸浮在空中和她的丈夫親熱,這下她的裙裝一下被肯特扯開後,他竟然就不管不顧地將她的套裙隨手丟開,只見那塊輕薄的布料連同她的胸衣一同從高空一下墜落。
她慌亂地捂住因被撕開衣服而一絲不掛的胸口,緊緊地抓住了肯特,以他的鋼鐵之軀來遮擋自己赤裸的飽滿胸部,又害怕自己會從高處墜落。
蓮恩緊張地俯瞰著自己的裙裝和內衣被拋下,它們像是飄帶般飄落到了她的視線看不到的低處。
一位社區的老嫗安逸地在花園中步行,忽然從天而降的被撕破的布裙和胸衣竟就不偏不倚地掉落到了她花白的頭髮上,擋住了她的視線。
老嫗一驚,杵著拐杖的她緩慢地停住了蹣跚的腳步,伸出枯槁的手拿過了頭頂的布料,這突如其來的碎布讓她納悶至極,她緩緩地抬頭仰望,卻看不清楚。
遙遠的天上,蓮恩的綿軟胸乳磨蹭著肯特胸膛前大寫的「S」,乳肉擠壓著,乳頭也因摩擦而悄然挺立,月色下,她的嬌媚乳房被月光鍍上了一層皎潔的魅惑。
於是,肯特一隻臂膀高舉飛向更高遠的夜空,而懷中的她也越發感到空氣稀薄,這份不同尋常的甜蜜刺激讓她有種窒息般的緊張。
而他的另一隻臂膀則牢牢地鎖住他懷裡半裸的人兒,緊緊地護住她,大掌扣入了她雙腿之間的襠部,穩當地托舉住她。
「蓮恩,我保證和我一起飛翔很安全。」
此刻的蓮恩赤裸光潔的後背被月色朦朧的籠罩,她只剩下了下身僅身穿的一條紅色內褲,肯特對她腿心間這塊薄薄的紅色布料滿意極了。這熟悉的顏色和面料正是取自早年他的超人服外穿的豔紅內褲,如今他的緊身作戰服通體全是深藍色。
自從被蓮恩奪走紅褲頭以來,她就將肯特的寬大紅色內褲改良成了能夠緊致地包裹她蜜臀的小巧內褲。
「一直以來,我也熱切地渴望著你,肯特。」身著紅色內褲的她說,「我無時不刻不想真切地感受你……」
他的大掌隔著布料貪婪地摩挲著她的私密處,順著她的後庭的股溝來回地沿著細縫滑到了她的前庭,指腹在她的敏感私密區不斷來回打圈或按壓,即使是這位內斂克制的大英雄,此刻也難以遏制他強烈而本能的慾望。
「嗯……」蓮恩的下體被他愛撫,不由自主地發出了陣陣嬌吟,聲響在空曠的夜空迴蕩,聲音格外鮮明清亮。
此刻,肯特的掌心已經透過她的輕薄布料,觸及到了從她的蜜穴裏不斷湧出的源源不斷的濃密愛液,這濃稠的水液儼然如決堤般流瀉而出。
他的鐵掌撫弄著她的小穴,於是,整個手掌都被她的愛液浸潤,濃稠的汁水從她的甬道裏淌出後就瀰漫在了他的掌心。
鐵指靈巧卻蠻力地勾起了她底褲襠部的一側,將布料拉扯到了一邊,縱使是他偌大的掌心也接不住這麼多的動情濕液,水液全從他的指縫間流淌出來。
從她私穴中流出的晶瑩剔透的愛液從月夜雲霄滴落,重力加速度讓這些飽滿潤滑的水珠全都滴落在了地面或是行人的身上。
一位年輕女子在步行回家的路上,天空高處的這些愛液水珠不小心滴在了這她的臉頰上,她伸出纖手拂去了臉上的水珠,好奇地攤開掌心,她敏銳地感知到了那濃稠的液體並不像是尋常雨滴。
於是,女子仰面朝天空望去,可什麽都看不到。
「果真是下雨了嗎?」行走的女子獨自自言自語嘀咕著,從包裡拿出了雨傘撐了起來繼續步行。
在這高峻星空上,肯特環抱住她,見懷中的蓮恩已經動情濕潤,她的口中發出著陣陣呻吟。
「啊——啊——」魅惑的嬌吟響徹夜空,公寓裏有人好奇地走出房間,走向陽臺,朝著四下張望,查看剛才所聽到的詭異而曖昧的嬌喘聲到底從何而來。
蓮恩也察覺到了自己迴蕩在整個夜空的嬌喘,於是,她的櫻唇貼在了他的胸口,不想再從小嘴溢出尖叫,可他的鐵指在她的私處越發愛撫,將她的內褲完全扯開,並從她的臀部拉下了。
「唔——」她慌亂地倒吸涼氣,頓時感到夜風的涼意拂過她光潔圓翹的臀部,當紅色內褲從她腳踝褪去時,她也就完全赤裸地依偎在了肯特的懷中。
他伸出沾著她愛液的手指,將長指探入她的口中,濕液沾染上了她的唇瓣,迫使她打開小唇,而後他就將脫下的紅色薄布塞入了她的口中。
「你會想尖叫嗎?」他溫柔地在她的耳際呢喃。
成團的布料堵住了她的小口,「唔——」她發出了急促的鼻音,渾身赤裸的她在微涼的夜風中卻又感到分外熾熱。
忽而,肯特抓住了她的腳踝,一下將她倒掛起來,於是月色下,她濕漉的小穴就暴露在了他眼前。
「好濕啊……」他驚歎道,伸出大掌慢條斯理地愛撫著她的私密處,皎潔月色下的嬌豔深深地誘惑著他。
蓮恩被半空懸掛,口中被塞住了,只能發出了「嗯……嗯……」的鼻音。
他深吸一口氣,黑眸注視著她的蜜穴,用手指將她的花瓣掰開,嬌媚的洞口,細絨毛發覆蓋著妖美水穴,泛著晶瑩的光澤,誘惑人心。
她腿心間愛液源源不斷湧出,兩瓣貝肉豔紅腫脹,誘美無比,穴口前端如白色剔透的氪石般的柔嫩珍珠也因情欲而紅腫不堪。
此刻,蓮恩倒流的烏黑長髮如銀色瀑布般流瀉,雪白嬌軀在月色下赤裸剔透,細緻的五官染著激情緋紅,明眸水亮柔媚,雪白胸乳上盡是他剛才肆虐過的痕跡。
「我要在這萬丈高空要了你。」
於是,她張著大腿不得不任他看著,他的大掌再度慢慢在她的水穴外輕慢撫弄。
他先是用手撫摸水穴外的細毛,烏亮毛髮光滑細膩,絲緞輕柔,沾濕的愛液映照著月光,熠熠奪目。
倒懸著的蓮恩在夜空微微搖擺著,隨時感覺要從高空墜落,她不敢文斯亂動,伸手抓住了他的腿部。
他伸手撥開她的細毛,撫上濕淋貝肉,手指撥開花瓣時,裏頭的花肉露出。
粉嫩花肉勾引著他的視線,他垂下頭伸舌抵住粉嫩貝肉,輕舔起來。
「唔!」敏感嫩肉一被他舔吮,頓時湧出更多花液,將他的唇舌弄得一片濕淋。濕液多得全從她的嬌穴中湧出,順著她的前庭流向肚臍,又從後庭順著臀瓣間的股溝流下,她甚至能看到豐沛的愛液水滴再度從高空滴落。
肯特穩當地抓住她,輕舔去唇上的愛液,又低頭含住她前端的花珠,先張嘴含住,又用舌頭逗弄吸吮,修長的手指也輕掃著穴外嫩肉,不停撩撥著,她感到陣陣酥麻,可又不能輕舉妄動,只能被他吮吸,瘙癢感瀰漫在這個夜空。
被塞著內褲的誘人小嘴不停逸出細吟,敏感地嬌軀顫抖著,害怕也渴望更多。
她的雙腿被張得更開,只見這嫣紅瓣肉劇烈顫抖著。
於是,肯特濕熱的舌尖先是輕掃,而後手指撥開瓣肉,舌尖探入,一點一點慢慢探入了這條月夜密道。
舌頭一推進,蓮恩緊窒肉壁就緊緊吸絞住,他全身緊繃,腹下的鋼鐵粗長脹痛著。
蓮恩輕吟,呼吸沉重,飽滿沉甸的雪乳隨之上下起伏,如深夜的鐘擺般晃蕩著迷人的乳波。
他退出舌頭,先用嘴輕輕啜飲她的濃稠愛液,再將舌尖伸進粉嫩小穴再度輕撚慢挑,肯特試著對地球愛人極盡溫柔。
「嗯……」她忍不住猛烈地扭動著嬌軀,小臉染上緋紅,更多濃汁由蜜穴湧出。
舌尖順著愛液,他的啜飲發出嘖嘖聲響,迴蕩在了寂寥的夜空。
這聲音刺激著蓮恩,羞澀又興奮地身體也跟著有了反應,肌膚通體玫紅,嬌艷得如同珍貴的粉色氪石。
這下,肯特再也無法克制,他亮出火熱的赤鐵,猛力地擠入了她的小穴,只見她的花肉劇烈顫抖蠕動,貪婪地吸絞住了他的男性熱鐵前端,將他包裹得緊緊的。
「竟然這麼緊!」肯特被吸夾的舒暢快意讓他忍不住低聲呻吟。
可是豐沛的愛液滋潤根本不足以讓蓮恩窄小的甬道完全接納他,當她扭著纖腰,主動讓花肉磨蹭著粗長,緊實嫩肉壓擠著他的男性碩大。
於是,他腰部一沉,窄臀一挺,試圖將熱鐵深深插入,然而那緊緻的嫩穴卻強迫他擠出。
「我才進入一點點……」他血脈賁張,恨不得整根即刻沒入到她的穴內。
「嗯……嗯……」他的鋼鐵巨碩刺痛了她的嬌穴,她疼得淚水都流出來,湧出了眼眶,淌入了髮絲,倒流滴落。
她難受得吐出了內褲,忍不住放聲呻吟起來,柔媚的叫喊再度響徹了整個寂靜的夜空,聽在肯特耳中,卻極大地刺激著他的情欲。
他的喘息變重,黑眸灼熱,饑渴地看著身下大聲縱情嬌喘的蓮恩,她的緊窄嫩穴已經經受不住他進一步的深入。
於是,他只是稍稍將他的熟鐵稍稍刺入她的體內一點,就被牢牢吸住,此刻被他的強硬抽插得力竭的蓮恩就連抓住他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鬆開手,迷蒙中以為自己將從高空墜落,然而,兩人卻在私處緊緊結合在一起,她就倒掛在他的胸前,靠著吸絞住他的鋼鐵之軀,非但沒有墜落,肯特就這樣帶著她緩緩地在夜空上方漫遊。
兩人緊緊吸絞在一起,在滿月上投射下了曖昧的纏綿懸掛的身影。
當她的濕液越湧越多,兩人的交合處也更加潤滑鬆動,她輕搖嬌軀,乳波晃蕩,忽然間,彼此敏銳地感到彼此私處的連接在變弱。
瞬間,她濕潤至極的蜜穴再也支撐不住。
在她的驚呼下,蓮恩身下的小嘴一下擠出了他的硬鐵,失去了懸掛,她整個人被重力牽引,直往下墜落。
肯特見狀,即刻飛行到了她的下方,一下摟過了她的腰肢,摟抱住她,並將她輕巧地翻轉過來。
此刻,蓮恩的白肌泛著誘人瑰紅,黑眸迷蒙,飽滿胸乳越發腫脹,尤其嫣紅乳蕾,綻放銀光色澤。
他忍不住將她擁入懷中,伸手抓住她的一只雪乳,五指微使力,就揉捏兩團沉甸酥乳。
肯特再度將自己的硬鐵粗長微微刺入了她的水嫩嬌穴,窄臀來回移動,享受著被她包裹前端的快意,微微抽插她的嫣紅花肉,但這也足以讓蓮恩銷魂。
「嗯……啊……」縱使是高空,她也依然無法適應氪星人的他,小嘴忍不住頻頻呻吟,響徹夜空。
肯特再度試圖深深貫入,可是堅硬的粗鐵僅僅才更深入水穴入口一點就再也無法深入。他撞擊著水穴穴口,揉捏著胸乳的手指也使力地抓握著滑膩乳肉,手指拉扯著殷紅乳尖,隨著撞擊的節奏,一同愛撫著她的兩團雪乳。
不由自主地蓮恩拱起身子,抬起雪白大腿環住了他堅硬的勁腰,他挺動著,僅能在穴口來回抽插,一邊微微旋轉,磨蹭花壁,掃過她的敏感嫩肉,她連連嬌吟。
兩人天際繁星夜空,緊緊纏綿相擁,發出低吟。
這時,一架夜行航班劃過天際,從他們身邊駛過,駕駛艙的兩位正副飛行員都吃驚地注意到了在雲端上的異樣。
他們都清楚地看到了一對赤裸的男女相擁在一起,在月夜雲霄,在萬丈高空纏綿。
前所未有的奇觀讓飛機機長失神,他們目不轉睛地凝望著這景象,誤以為是腦海中的幻覺。
失神間隙,機身傾斜,機翼搖擺,他們這才倉皇失措地回過神來。
「難道我們正好都在幻想相同的事?」機長兩人低聲交談。
那在陽臺張望,尋找嬌吟聲的人仰望天際,看到了璀璨的星光和飛機留下的心形噴氣圖樣……
此刻,夜空中的蓮恩緊窒的花壁再度開始快速收縮,壓擠著他的男性碩大,豐沛的愛液從高空不斷滴落,他堅硬粗壯而灼熱的赤鐵始終在她的嬌穴中。
兩人懸掛在星空,他大手扣住她兩瓣臀肉,埋在水穴裏的熱鐵前端跟著抽送,歷經高潮的水穴不停收縮,交纏的唇舌間不住流淌著彼此的低吟。
被肯特在夜空索要的蓮恩已經精疲力盡,渾身赤裸的她虛軟蜷縮在了他的懷中。
肯特用紅色披風將她小心翼翼地包裹起來,緩緩地降落,而後抱著她回到了他們自家的屋頂。
蓮恩已經沉沉地進入了夢境,她全身都蕩漾著迷人的緋紅,銀色的月光為她嬌媚的胴體鍍上了一層奪目而耀眼的銀邊。
肯特走下屋頂,將柔軟的她安放在了舒適的睡床上,他俯下身親吻著她的臉頰和嘴唇,「晚安,蓮恩……」
情慾度: 極高·甜寵 極高·暴虐
狂愛度: 狂愛 無愛  
按時代: 當代 未來 古代
按角色: 總裁 外星人 黑道 王子
琴研純愛·錦心綉口現代王妃系列
系列簡介:亞洲版《決戰王妃》 !本长篇系列因講述灰姑娘恩地在“口”形方宮的危險競存以及王子對她的深愛寵溺之心,故得名“錦心綉口”。
琴研手記·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