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虎》目錄頁-琴研的言情小說
《虎》溫柔悍虎猛撲倔強貓咪
●含稅價格:US$3.69 NT$99 HK$28 RM14 EUR€3.69 CA$4.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15162人
基本資訊 2015-04-24/243頁/7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27歲的黑道少東家為繼承幫會,以17歲轉校生身份重返高校,卻愛上鄰桌的她。憎恨幫會的她,振興幫會的他,兇悍猛虎和溫柔貓咪的愛戀
微量溫和情慾,守護摯愛,虐戀痛心,悲傷結局
小說詳情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27歲的獠牙會少東家沈泰格為能繼承幫會,硬著頭皮以17歲的轉校生插班入讀高校。鄰桌善良溫柔又勇敢頑強的徐可蒂,讓這位浸染黑道血雨腥風中的大佬無可救藥陷入愛河,重回錯失的十七歲純情中。但可蒂表露出對暴力獠牙會的極度憎恨,讓他陷入矛盾。他的文具盒裏始終放著她送的hello kitty橡皮擦,為她準備hello kitty頭像蛋糕慶祝,為她把虎頭紋身改成hello kitty…可當小弟們露骨提出要抓來那隻小獸可蒂滿足少東家的猛虎慾望時,他惱羞成怒地將他們暴打。這是他所珍視的不容任何人詆毀褻瀆的純愛,可蒂對他而言就是隻純白無暇的幼貓,尚且幼小卻掙紮成長生存,他只想盡己所能,無條件地對她呵護和給予,這份愛戀摻雜不得一絲一毫骯髒卑劣的想法。然而,泰格的真實身份又能隱瞞多久?當泰格親弟弟泰珉,這居心叵測的獸醫介入,兇悍猛虎和溫柔貓咪的愛戀還能否繼續?

小說試閱 · 《虎》溫柔悍虎猛撲倔強貓咪
終於放學了。
卡在課桌前身形魁梧的他伸出大掌,摸索到了藏在書包裏的煙盒和打火機,他悄悄環顧周圍的小男生們,有的在走火入魔打電動,有的在對鏡子擠青春痘,有的在看體育新聞,有的在補底妝,有的在看色情圖片,而他在這所與他格格不入的高校,已經忍了一整天的煙癮。
泰格將那塊橡皮塞入筆盒,而後將筆盒和課本胡亂地塞進書包,撇過頭問鄰桌的她:「還不回家嗎?」
「嗯,現在就回去。」溫柔甜美的聲音如貓咪輕語,只是看她一眼,都能讓他的煙癮緩解好多。
可蒂將扣著hello kitty玩偶的書包從課桌抽屜中拿起,將課本平整地放了進去。
「那我送你回家。」他站起了身,幫她拿過了書包。
將近一米九的個頭,足足高出了面前的她一大截,如同一隻兇悍猛虎時刻要守護身旁的柔弱貓咪般。
可是,她卻從泰格手中拿回了包,微微點頭致謝:「泰格,謝謝你。今天就不用陪我回去了,本來你家不也是住在相反方向嘛,給你添不少麻煩吧?」
「哪有?」泰格趕忙說道,「倒是我每天耽誤你的時間,讓你幫我補習功課。」
「這本來就是學習委員要負責的嘛。」她說道。
「可蒂,」他認真地說道,「竭盡全力保護你也是我要負責的。」
她的心頭有如小貓亂撞,「那麼,改天你再送我回去吧。」
「爲什麽今天不行?」泰格好奇地追問道。
她輕描淡寫地說:「因為今天有人要去我家討債抄家。」
 他吃了一驚,震驚地看著她。
「我爸之前問獠牙會的人借了一大筆高利貸,現在獠牙會的人就一直在催債。」
「獠牙會?」泰格不禁脫口而出,趕忙收斂打住,以免在她面前暴露自己和獠牙會的密切關係。
「你聽說過吧?」可蒂問道。
「嗯。」他敷衍道。
「據說是勢利龐大的黑社會。」她呢喃道。
想到獠牙會竟敢欺負他所愛的女孩,泰格的心頭就湧起了一股難以言喻的氣惱和不滿。
「那你爸呢?」他問。
「他說先去外面避避風頭,過陣子再回來。」
曾經可蒂她爸好賭,她媽拋棄父女,離家出走。如今,連她爸也不負責任地甩下爛攤子一走了之,留下才十七歲的女兒徐可蒂獨自承擔。
想到可蒂的境遇,泰格就眉頭緊鎖。
不過,可蒂倒是輕描淡寫地說:「獠牙會的人不過都是長得虎背熊腰罷了,還敢來嚇唬我,我才不怕他們那些紙老虎呢!」
面前這個身形嬌小,只到泰格胸口的可蒂此刻卻揚起紅撲撲的粉色小臉,不露一絲懼色。
「有人要找你麻煩,爲什麽不早告訴我?」他忽然間煙癮全無,神情嚴肅地問道,「今天有事,你就更該拉上我,讓我好好保護你,幫你解決,你怎麼居然還想著支開我?」
可蒂卻說:「泰格,謝謝你。可是這是我家的事,我不想把任何無辜的同學牽扯進來。你和獠牙會毫無瓜葛,我不想因為你介入我的事,惹上了他們什麽麻煩。老實說,獠牙會的人可真不是好惹的。」
「你以為我會害怕嗎?」
泰格暗自好笑,面前的她對泰格的真實身份一無所知。
可蒂撲扇著那雙透亮的如波斯貓般的靈巧明眸,擔憂地注視著他,絲毫不知面前的這個身著學生校服的轉校生沈泰格正是獠牙會的少東家。
而他注視著她的眼神中透著前所未有的憐愛和迷戀,這頭猛虎還從未見過有哪個女孩子像她這樣既乖巧可人又勇氣凜凜。
陪她走出校門,他卻絲毫不見可蒂提心吊膽,馬上就會撞見自家門口被黑社會的暴力男們擁堵,她卻依然如平日般淡定自若,讓泰格不禁刮目想看。
這時不遠處,手下已經將車停好,畢恭畢敬地要接剛放學的大佬回家,泰格皺了皺眉頭,悄悄比劃了手勢,沖他們使了個眼神。
手下會意,知趣地退回。
他陪著她走在這熟悉的人行道上,感到異常短暫卻又漫長無比。他恨不得這條路沒有盡頭,讓他能緊緊攬過身旁的這隻小貓,一直守護著她走下去;卻又迫不及待地想要快點走完,想看看今天到底是獠牙會裏哪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虎崽子居然敢來招惹他的可蒂,真是活膩了。
「今天晚上回去也會背單詞吧?」她輕快地問道,甜美的聲音每字每句都讓他怦然心動。「嗯。」他肯定地點點頭。 每晚小弟們都哆嗦地將單詞卡片輪番鋪在他的書桌上,煩心的泰格邊大口抽煙,邊霸氣地指讀單詞。
「剛轉學來我們學校,請你不要介意那些流言蜚語。」
「呃?」泰格忽而有些害羞,難道這麼快我們倆就被大家看出端倪,傳出緋聞了?
可蒂誠懇地說道:「雖然班裡同學都說你看上去一點都不像十七歲,背地裏都叫你大叔,不過請你不要放在心上。」
他有點失落,鬱悶地問道:「我看上去老嗎?」
「沒有啦,只是感覺不像高中生而已。」她咯咯地笑了起來,安慰他說,「因為泰格同學看上去感覺要比同齡人成熟好多。」
「是嘛。」
他不知該欣喜還是難過,此前和父親的爭執再度湧入他的腦海。
「泰格,這次我讓你負責跟香港幫會的線上網路交易全面失敗,你現在該認識到當今的黑道可不是只靠拳頭就能掌權的,還是回學校多讀點書吧!」
於是,獠牙會會長決意讓這個二十七歲的大兒子沈泰格重返高校讀書,而這也曾是過世妻子的遺願,但卻遭到泰格的強烈反彈,找各種理由推卻。
於是,會長發狠話說:「泰格,不要再跟我唧唧歪歪,扭扭捏捏,像個男人一樣回答我,要還是不要!我問你到底要不要繼承獠牙會?」
「要!」
「現在我告訴你只有你拿到高中畢業證才能繼承,你到底要不要去繼續念書?」
「要!」
「那麼,明天就給我去上學!」
於是,二十七歲的沈泰格就在這所獠牙會贊助了巨額教育基金的高校裏,隱瞞自己的真實身份,以十七歲的轉學生身份插班就讀。
原本以為連一天都沒法堅持,如今卻已經堅持了將近一個學期,馬上都要臨近期末考試了。
「哦,有隻流浪貓呢。」她忽然欣喜地驚呼一聲,打斷了他的思路。
泰格循著她的身影望去,見可蒂追到花壇邊,蹲下身,逗小貓玩。
他無奈又擔憂地注視著她,「還真是天真無邪的年齡。」他溫柔地數落她,也蹲下身,陪她逗貓。即使大敵當前,大難臨頭,也絲毫阻擋不了她和路邊小貓玩樂的閒情逸致。
「泰格,你說這隻貓像不像我們課文裏學的日本小說選段《我是貓》裏的那隻?」
「嗯,有點像。」他伸手撫摸著它渾身的軟毛,只要是可蒂感興趣的話題,他都樂意回應。
「那篇文章裏是怎麼說的?」她邊想著,邊從書包側袋裏掏出了一袋貓糧喂它,「《我是貓》裏那句“缺義理,缺人情,缺廉恥”,說的就跟獠牙會一樣,他們爲了謀取暴利不擇手段,爲了逼迫債務人,心狠手辣。總之,這個世界上沒有比獠牙會的那幫人更狠毒卑劣,暴力猖狂的惡人了。」
她篤定地說道,語氣中透著難以遏制的憤慨和憎惡。
泰格的心一下沉了下來。
這些日子以來,對可蒂墜入愛戀的他有多少次都想親口告訴她自己的真實身份,他不是要用獠牙會少東家的身份威懾她,或是引誘她。他不過是想和她坦誠相待,雖然每次都欲言又止。
這個在黑白兩道的槍林彈雨和血雨腥風中歷練過來的二十七歲大男人沈泰格,在返校讀書後,就像對考試一樣毫無頭緒,對他的初戀也束手無策。
他私下裏果真像個十七歲少年那樣,通宵幾個晚上輾轉反側,掙紮著要不要告訴她真相。
今天,終於當他鼓足勇氣想要在放學後告知她自己的身份時,可蒂對獠牙會深惡痛絕的這番話,卻一下讓他透心涼。
當兩人來到可蒂家門口時,果然,門口圍攏著幾個身著黑色外套,面露凶相的流氓。他們全都面目猙獰地注視走來的可蒂,以及她身旁的沈泰格。
泰格對面前這群幫會小弟視若無睹,徑直要將她安全送入家。
這些打手們迅速將泰格圍攏起來,挑釁地將袖口捲起,露出了粗壯臂膀上的齜牙咧嘴的虎頭紋身。
可當下,這個他感情深厚,寄予厚望的獠牙會標誌卻讓他感到顔面掃地。他所愛的女孩正受到獠牙會的侵擾,而身為獠牙會少東家的他居然還被自己幫會小弟圍攻。
「知道我們是誰了嗎?知道就別逞強亂來。」小弟們不以為然地眯著眼看著身著校服的泰格。
他臉色陰沉,神色凝重。
「滾開!」
小弟們揪住泰格的校服衣領,擰著眉毛說道:「你以為你是誰啊?居然敢對獠牙會的人這種態度!」
小弟們平素雖然對獠牙會少東家的沈泰格久仰大名,泰格兇狠的格鬥事蹟也是如雷貫耳,但是從未有機會親眼見過少東家本人。因而,小弟們怎麼也不會想到面前的這個身著高中校服的男子竟然就是二十七歲的少東家沈泰格。
「別碰我們!」可蒂也抬高那尖細的嗓音警告。
於是,小弟們下流地哈哈大笑起來。
「喂!你這個臭娘們,說話軟綿綿跟貓叫似的,小心我揍你!」
可蒂奮起反擊道:「你們獠牙會的這些傢夥只會用拳頭,只知道用暴力,無知卑鄙兇殘狠毒!你們獠牙會所有人都是這副樣子,除了會打架揍人,你們還會什麽!」
每句話都如同兇狠的棍棒敲打在泰格的心頭。
「我說,你這隻小貓咪,你知不知道你這樣亂講話,會惹大麻煩哦。要是被我們獠牙會的少東家聽到的話,恐怕你這隻小貓有九條命都不夠,早就被少東家咔嗞了。」
說著「咔嗞」,他在脖頸上比劃著割喉的動作。
「那就叫你們少東家來啊,他敢來我就敢當面對他說!我倒要看看像他那種人除了會出拳頭揍人,到底還會什麽!」
此刻,泰格垂下頭,一絲落寞劃過心頭。
原來,你是這樣看待少東家的?是個只會出拳頭的傢夥?
泰格溫存地凝望著她,卻又微微揚起了嘴角,這詭異的眼神讓可蒂捉摸不透。換做是其他人毫無遮攔,口出狂言如此挑釁激怒他,以泰格那暴躁的個性,他必然毫不客氣,拳頭伺候。
然而,只因為是她,可蒂。
也只有她,可蒂。
不管她怎麼數落獠牙會的不是,不管她怎麼咒駡「素未謀面」的少東家不好,他就是無法回擊她,也無法打壓她。
泰格想疼她都來不及,怎麼還捨得說她?
他唯一想要做的就是嚴嚴實實,密不透風地把面前這隻貓咪完全保護起來。任由她數落不滿,只要能待在他身邊,他就覺得什麽都好。
「兄弟們,好好教訓教訓她,看她還敢不敢嘴硬!」
這時,泰格站到了她面前,小弟們不耐煩地問道:「喂,你這個傻大個一直擋在她面前做什麽?」
打手們將泰格圍攏起來,將兩人逼到了牆角。
當他們的拳頭砸下時,這位因為一對N格鬥兇悍而揚名黑道的少東家,竟然在自家幫會的小弟們的花拳繡腿下挨揍,而且還打不還手。
因為泰格牢記著可蒂的話,他不想成為她口中那個「只會出拳揍人,其他什麽都不會」的暴力男,他不想在他心愛的人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就暴露自己少東家的身份,不想招惹她討厭,被她拒絕,不想讓這段二十七歲才遲到的初戀無疾而終……
於是,這隻悍虎展開自己的銅牆鐵壁,身形高大的他將可蒂緊緊地攬在自己懷中,完完全全地包裹起來。
柔軟的她如同一隻綿軟的貓咪被他嚴嚴實實地護在胸膛前,任憑小弟們的棍棒拳腳砸在他的身上,他也絕不讓懷裡的可蒂受到絲毫傷害。
那一道道棍棒殘忍地砸在他的後背,每一記都發出沉悶而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響,只覺得泰格已經皮開肉綻。
可蒂驚恐地尖叫起來,被束縛在他的懷中。
「這樣就完了?」泰格直起身子,滿身是傷地問道,「敢不敢再兇狠點!」
小弟們全都愣愣地看著面前的泰格,渾身上下打量著被拳打腳踢的他,然而他卻如同一頭生猛無畏的猛虎般,頭破血流又渾身淤青,直挺挺地站在他們面前。
想必他肯定不是一般人,這下小弟們嚇得屁滾尿流,落荒而逃。
這時,可蒂驚恐又心疼地捧著他鼻青臉腫的臉頰。
「你有沒有受傷?」還沒等可蒂先發問,泰格就焦慮地先問她,邊仔細查看她的臂膀手腕,生怕他剛才有保護不周,讓可蒂傷到。
「我沒事,你頭上都是血……」她焦心地呢喃道,「我現在就陪你去醫院。」
「不用了,」他落寞地說道,「你沒事就好。這點小傷去什麽醫院。」
她拿出手帕,溫柔地為他捂住流血的傷口。泰格卻只顧護住她,將她安全地送回家裏,他囑咐她說:「把門窗都鎖好。」
她剛要鎖上門,卻還是將門打開,拉過了他的衣襟,讓他俯下身來。
可蒂摟過了他的脖子,踮起腳,生澀地將自己綿軟的嘴唇貼在了他的唇上。
「謝謝你,泰格。」
一時間,她那甜美的芬芳沖淡了他的血腥味,眩暈滿足中,他好像忽然領悟那不是煙癮讓他煎熬難耐,絕不是不是香煙。
真正讓他上癮的,是她。
她害羞地鬆開了他,不敢直視他。
儘管這個吻青澀而短暫,然而這個突如其來的吻卻讓這位陷入初戀的少東家倉皇失措,恍惚間神志不清。
以至於他都不記得是怎樣帶著渾身流血的創口,邁著輕盈的步伐,欣喜若狂地離開。
情慾度: 極高·甜寵 極高·暴虐
狂愛度: 狂愛 無愛  
按時代: 當代 未來 古代
按角色: 總裁 外星人 黑道 王子
琴研純愛·錦心綉口現代王妃系列
系列簡介:亞洲版《決戰王妃》 !本长篇系列因講述灰姑娘恩地在“口”形方宮的危險競存以及王子對她的深愛寵溺之心,故得名“錦心綉口”。
琴研手記·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