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蛋》目錄頁-琴研的言情小說
《蛋》雞雞與蛋蛋的親密接觸
●含稅價格:NT$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18102人
基本資訊 2015-04-05/211頁/6.5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他調情要她吃雞雞,她威脅要釘住他蛋蛋,但投資總裁的他仍全力支持她「人造雞蛋」創業。危雞重重,蛋疼不斷,能最終孵化愛與夢想嗎?
甜暖寵溺,深情總裁,濃烈慾望,忠誠唯愛,美好結局
小說詳情  
每天吃空運編號溯源天然雞蛋的他,偶爾才吃到籠中母雞催生土蛋的她,再度陷入熱戀。然而她明白主家少爺和傭人女兒間的距離就和「蛋跟蛋之間的距離一樣從未縮小。」他總曖昧調情要她吃他的雞雞,她總甜膩威脅要把他的蛋蛋釘住,但孵化器投資公司總裁的他齊華夫仍全力注資她的「人造雞蛋」創業項目,要幫她脫貧致富。可她苦心的研發設計卻遭富家女訂婚妻剽竊偷取,反譏旦旦「土雞蛋只能孵化出醜小雞」華夫咒罵「操蛋!」,並竭力幫旦旦孵化「人造雞蛋」。大總裁吃蛋總挑出蛋黃留給她,幫她熬夜趕工縫製雞玩偶,喜歡砸金蛋給她驚喜,讓她用雞蛋砸爛昂貴跑車解壓。然而危雞重重,蛋疼不斷,旦旦竟因研發試吃而導致不孕,被富家女譏諷「不會生蛋的雞」。於是,華夫約會旦旦巨蛋館,蛋殼盒中亮出小雞鑽戒,執意求婚,甚至對外謊稱自己不孕維護旦旦……所有危雞都潛藏雞遇,孵化我們的愛與夢想!

小說試閱 · 《蛋》雞雞與蛋蛋的親密接觸
貝戈盛氣淩人,得意地數落道:「華夫少爺,沒想到把你迷得鬼迷心竅的傭人女兒,哦,不,是清潔工的女兒居然還是個手腳不乾淨的小偷!」
華夫氣惱地攥緊拳頭,就差點對這女人揮拳了。
他當著眾人的面,直白地回擊道:「貝戈,你怎麼不說你和杜懷抄襲了旦旦的論文,偷竊了旦旦的人造雞蛋研發成果,你們怎麼不說說自己的盜竊行徑呢!」
「證據呢,說我抄襲的證據呢?」她厚臉皮地反問。
「那麼證據呢?說我沒有為旦旦買下這件衣服的證據呢?」華夫氣惱地將數位銀行消費轉帳記錄秀給貝戈看,原來他剛才已經將吊牌掃碼,用虛擬貨幣比特幣買下來了。
貝戈氣得無言以對。
杜懷趕忙維護貝戈:「齊華夫,你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丟下未婚妻貝戈不管,讓旦旦去參加峰會。住總統套房,乘頭等艙,房車接送,預訂高級餐廳,買奢華禮服,我想問的是她真的是去開會,做研發,還是去玩樂度假?齊華夫總裁,你是真的把她當做要孵化的人造雞蛋項目的研究員,還是只把她當做你私人寵愛的小雞?」
「我愛給她,關你們什麽事!」他氣惱地說道,「今天,我就告訴你們所有人,我齊華夫從小到大,從頭到尾都只愛著旦旦一個人!貝戈,我再最後警告你,以後給我離旦旦遠點!以後你他媽少給我亂扯蛋!」
說著,華夫就氣呼呼地拉起了旦旦離開了會場。
華夫將她帶上樓,帶入了自己的臥室,他隨手反鎖上門,生怕旦旦再受到任何侵擾攻擊。
時隔多年,當旦旦再度來到這間從小就潛入過的華夫臥室時,莫名地再度怦然心動。
「你和媽媽從小房間搬走以後,我也就再也沒有回來住過。」
這間塞滿兩人密會的華夫臥室,依然被僕人每日清掃整理,換上乾淨的床鋪,好似隨時恭候少爺回來。
此刻,他們彼此已不再是那對純真無知的幼稚園小男生小女生,也不再是懵懂青澀,秘密幽會的高中校園情侶,歷經磨難和離別,現在彼此都已長大成人。
華夫讓她坐在沙發上,打開暖氣,為她驅寒。
「剛才我已經讓人在警局裏保釋了媽媽,你不用擔心了。」
服裝店主礙於華夫的面子,不會再追究母女倆的過錯。
然而,旦旦卻羞愧極了。
倘若不是華夫的庇護,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看到剛才新聞裏服裝店主對她們這對罪大惡極的母女憤慨唾棄的表情,旦旦驚恐又慚愧,店主恨不得將「借用」名品禮服的她們母女狠狠嚴懲,遊街示眾。
然而,幸虧華夫及時買單解圍,店主不敢得罪華夫,反而對他賠不是。
此刻,旦旦端坐著,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戶灑在她的身上。
渾身還裹著那件剛被埋單的毛絨禮服,她正懊喪地垂著頭,雙手緊緊攥著那張吊牌。
她一遍又一遍地清楚地數著印製在價碼牌上的到底有多少個零蛋。
「華夫,你不該替我買下它的。」
她攥緊了禮服衣角,內心越想越惶恐,被傷透自尊的她,不爭氣的淚水也奪眶而出,「華夫,你就該讓我出醜,該讓我被關進拘留所,該讓我被罰款,該讓我被狠狠咒駡。這樣我就會徹底清醒,什麽是不屬於我的,什麽是我買不起的,什麽是我夠不到的,那樣我就根本不會再去癡心妄想,也不會再自不量力,因為後果根本承擔不起。那樣我就會明白哪怕暫時借用一下也不行,哪怕暫時相愛也不行,因為不屬於我的,永遠都不會屬於我。真的,你不該買下的……」
她依然畏懼和自己背景懸殊的華夫相戀,是否果真能承受。
而她低語呢喃的每字每句都如同一枚枚兇狠的蛋砸在華夫心頭。
他伸手抽走了她手中的吊牌,扔到了窗外,氣呼呼地反問道:「旦旦,你倒是給我說清楚,我給你買下這件禮服到底有什麽錯?什麽叫做該讓你出醜?什麽叫做買不起就不該癡心妄想?什麽叫做暫時相愛也不行?什麽叫做我不該買下它?」
旦旦平靜地說道:「華夫,你懂的。我穿不起這麼昂貴的衣服,就像我配不上你一樣。」
這從來都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他沉默著,直勾勾地注視著她,而後兇狠地回應說:「既然我不該買,買錯了,還惹你不高興,那就乾脆脫掉扔掉它!」
說罷,他氣惱地竟然拽起了禮服上的拉鏈,「嘩」得一下從上到下劃開,旦旦驚叫著要用雙臂擋住自己的身子,他卻粗暴地甩開她的臂膀,將禮服從她身上剝下來。
華夫真的被旦旦的話氣昏了頭,蠻力地扯壞禮服,從她的肩膀處撕開,而後拽到了她的胸口,那對飽滿的渾圓上緊貼的兩片如蛋殼般光潔的胸貼就展露在他面前,讓他頓時口乾舌燥。
他的大掌粗魯地將禮服拉到了她的下身並褪去,於是,白皙雙腿間的那片隱約覆蓋住她的私密的輕薄蕾絲就映入眼簾,光潔如蛋肌的胴體就暴露在他面前,他渾身燥熱,喉結滾動。
華夫無法再克制自己,攔腰抱起了旦旦將她捧到他的睡床上。
他的雙臂撐在了旦旦的身側,鉗制住她,她的雙腿被他頂開。
看著她若隱若現的私密處,他慾望難耐,又氣惱地咒駡說:「現在這樣你滿意了?衣服不喜歡就脫光不穿,不過是件衣服,哪來那麼多沒頭沒腦的想法!」
他說著也將自己的外套襯衫脫去,他掰開她的雙腿,將她兩條白皙長腿敞得更開。
「不要!」華夫正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她的私處,她羞得不敢看他。
「別這樣!別看!」她輕嚷著,怕被他發現底褲上的濕意。
可是卻來不及了,他已經清楚地看到那薄薄的布料被浸濕,緊貼著秘密巢穴勾勒出誘人的色澤。
「這樣就濕了?」華夫伸出長指隔著微濕布料搔弄她那條秘縫,「不夠……」他低喃著,伸出舌頭,隔著內褲輕舔她的粉嫩縫隙。
「不要!」沒想到他會這麼做,她瞪大眼想掙紮,可他的舔吮卻帶來酥麻快感,讓她一陣昏眩,覆蓋著蛋殼般胸貼胸脯也如波浪般起伏著。
華夫濕熱的唇舌不停舔著這顆甜美小蛋的私密縫隙,品嘗著屬於她的鮮美,鼻間盡是她的香味。
隨著他的舔弄,那小穴再也無法隱藏,隔著濕透的蕾絲,黑色的細毛包圍著粉嫩的小丘,展現出一片妖美。而華夫的舌頭也在此時用力一頂,讓布料深深陷進她的細縫中……
「不……」
柔嫩的細縫經不起他的玩弄,當布料陷入敏感的腿間,她低吟著,全身發麻。 
可華夫不顧她的抗拒,不只用舌頭,還以手指按壓,讓布料深深陷入蜜穴中,然後用指腹不停的揉弄磨蹭。
旦旦扭著身子,想要抗拒,未經人事的嬌嫩經不起如此侵入,傳來絲絲痛楚。
聽到旦旦的抗拒,華夫又俯下身,惡狠狠地堵住這張嬌豔誘人吐露的拒絕,她的口中瀰漫著滑潤的蛋黃甜膩。  
「唔……」熾熱的吻突如其來,她輕眨眼,美眸掠過黠光,月光如薄紗般籠罩著她的蛋肌般的身體。
小嘴被他打開,濕熱的舌尖狂肆地掃過她小巧的貝齒,舔過齒顎,吸吮她蜜唇的甜美。
「嗯……」 
熾熱的雄雞氣息讓她呼吸急促,她輕吟著,舌尖不意碰到他的,惹來他一聲粗吼。
火熱的舌迅速纏住她的小舌,挑逗她的情欲,攪弄香津。
此刻,華夫的大掌也跟著各自覆上了她的蛋殼胸貼,隔著它放肆地搓揉綿乳,五指有力地一收一握,揉弄她的綿軟胸乳。 
她嬌吟著,隨著他的揉弄,竟不自覺地挺起胸脯,酥麻感隨著他的搓揉從胸部泛開,乳尖不由自主地悄俏挺立。
大掌更加用力時,那兩片蛋殼胸貼就脫落下來。此刻,她的胸前就好像被剝落了脆硬保護的蛋殼,飽滿渾圓的蛋乳就暴露在他面前。
華夫握住一只蛋乳,兩指夾住乳尖,以粗礓的指腹輕磨轉動,再一把托住,掌握整只飽滿,五指搓揉推擠著。隨著手指的擠弄,被壓擠,乳尖也跟著被擠出指縫。
他垂下頭,唇舌輕舔遇滑膩軟嫩,張嘴吸吮。 
這酥麻讓她渾身虛軟,小嘴輕哼出讓人心蕩神馳的嬌吟。
「嗯啊……嗯……」
她紅腫的唇瓣,泛紅的小臉,水潤的雙眸,帶著絲絲情欲,白淨的身體染著一抹誘人嫣紅,他難以抗拒她的媚態。
膝蓋也再次頂開她併攏的雙腿,以膝抵著柔軟腿心,輕撞、廝磨著那柔軟凹處。 
酥麻泛開,私處隨著他的頂弄,不由自主地泛出一抹蛋清般的濕液。
如蛋白般白皙嫩滑的胴體上也透著玫紅色澤。
頂弄的膝蓋停止輕撞,以凹處為中心,輕轉著那敏感私處。 
「我的旦旦,」舔著她的唇,濕熱的唇慢慢往下移,舌尖輕舔過細致雪白的鎖骨,一點一點地輕吮,「你會流出更多蛋清,變得更濕吧……」 
聽到她誘美嬌吟,華夫大手將她的腿曲起,再往下扳開,讓水潤的蛋心私處整個展開,唇舌也跟著移動,來到誘人的粉嫩處。 
「不......」這個羞人的姿勢讓旦旦輕咬著唇,想合起雙腿,可他的手卻阻止她,讓她無法將腿合起。
「讓我好好看看你有多濕......」
只見烏黑的毛發早己泛著一晨水光,而絨毛下的粉嫩蛋心如雛雞小嘴般緊張地一開一合,美麗的蛋心若隱若現,勾引著他的視線。
「不!不要看......」旦旦羞得想伸手遮掩,一顆心又羞又亂,羞窘不已地覷著他。 
華夫像是變成了一隻邪肆又霸氣的雄雞,讓人喘不過氣,也叫她怦然慌亂。 
「別動。」華夫勾著唇,抓住她的手,不讓她遮掩,黑眸欣賞著她的羞澀,手指輕輕地移到她的蛋心,似有若無地輕撫。
「你看,都濕成這樣......」
他低喃,指尖輕掃私密,就沾到豐沛的愛液,然後在她的注視下,輕舔著手指。
「蛋黃的甜味....」舌尖慢慢舔著指上的蛋清愛液,邪魅的摸樣讓旦旦的臉更紅了。 
「真甜真香,你也嘗嘗!是不是跟人造雞蛋的味道一樣?」他說著,舌尖探入檀口,將屬於她的味道傳給她。 
「不!嗯......」
反抗不了,小嘴被他撬開,火舌探入,攪弄著她的唇舌,也讓她嘗到羞人的氣味。 
這煽情的氣味讓她渾身發熱,兩人唇舌相互吸吮,攪出更多津液,流淌至下顎, 
而他的手指也跟著在私處外輕掃著,輕輕撩撥著濕淋瓣肉,撥弄著柔軟毛發,有意無意地輕觸著蛋心。
「唔嗯......」那種搔癢感讓她難受,嬌軀蹭著他的,小嘴逸出嚶嚀。 
旦旦受不了撩撥,蛋清不住流淌,將蛋心浸得濕漉漉,身下的床褥早已一片濕。
華夫的手指在蛋心外輕輕掃過,找到蛋心處的蜜珠,以手指輕捏一下,又立即放開。
「啊!」敏感的蕊珠一被輕撫,立即感到一陣戰慄,可還來不及體會那舒暢感,空虛卻又立即而來。 
他眯眼看著不住流泄的甜美蛋清,喉嚨滾動了下。
透明的蛋清慢慢從腿心流下大腿,再慢慢沁入床被,華夫忽而覺得一陣幹渴。 
於是,他埋下頭,將唇舌覆上香液彌漫的蛋心,再次吮吸著她的蛋清…… 
「不!啊......」 
旦旦被他的舉動嚇壞了,想掙紮,可雙腿卻被他制住。 
掙紮的念頭不由自主地化為軟軟的嬌吟,她全身緊繃著。全部的感覺全集中在他的唇舌挑逗下。 
華夫的手指撥開私密瓣肉,舌尖輕輕掃過細縫,在蛋心外輕刺著,卻不探入,只是搔癢般地掃過。
「嗯啊....」她受不了地輕咬下唇,蛋清愛液沁得更多,混合著他舔過的唾液,將整個腿窩弄得更濕。 
氾濫的蛋清讓華夫再也隱忍不住,薄唇整個覆住花穴,一口一口地啜飲著。 
快感不住累積,讓旦旦受不了地蜷起腳趾。
「啊,華夫……」
她輕泣著,蛋心如同雛雞的小嘴般因刺激而不住開合,吐出更多蛋清,那些甜美蛋清被他吞咽。
華夫拿過了她送的生日禮物,那一盒的表情蛋。將她下體流淌的蛋清都盛入了蛋殼之中,沒想到怎麼裝都裝不完,她卻越來越濕……
於是,華夫的手指輕輕挑弄著蛋心,而後微微進入一個指節,又迅速退出。 
他誘惑挑逗著她,調皮得將灌滿了她的蛋清愛液的表情蛋在她面前搖晃。
敏感的蛋心不住收縮,想將他的手指吸住,可他卻退得極快,那種空虛感也就更濃。 
「嗚......不要這樣...」腹下傳來難耐的空虛,她如同一枚快要煮熟的雞蛋,這種無助讓她難受。
她咬著唇。 
「好難受......」旦旦扭著身子,如同煮蛋器裏的一枚飢渴小蛋,只得任由華夫煮熟。
「難受?」華夫輕挑一眉,腹下的雄雞更疼了。 
尤其那粉嫩的蛋心不住卷出愛液,裏頭的肉壁若隱若現,他的指節才進入一點,蛋心緊窒的包裹就讓他恨不得立即將自己的雄雞迅速埋進。 
可是還不行,他還沒逗夠這顆倔強的旦旦,他要她求他,要她嬌吟出甜膩誘人的小雞聲音。 
命運測字  
【蛋】您選擇“蛋”字。“蛋”的上邊為“疋”,古文中“疋,足也。“蛋”下面為“虫”,寓意把蟲子踩在腳下,如此一來,您困惑求解之事何難之有?就像用腳踩蟲子那麼簡單。無論學習,戀愛,還是工作,遇到困難不要退縮,努力去做,必定有化難為簡,最終達成的方法!【測字內容僅供娛樂】
站內搜尋琴研作品,我的新作《電》寫作中
  【情色甜寵類·女性向】  
  【情色暴虐類·男性向】  
  【錦心綉口系列·少女向】  
  【外語學習類·學生向】  
  【免費書類】  
琴研手記· 《蛋》雞雞與蛋蛋的親密接觸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