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瞳》目錄頁-琴研的言情小說
《瞳》嘿咻驅鬼靈異之愛
●含稅價格:NT$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23365人
基本資訊 2015-03-10/209頁/6.3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她有陰陽眼能見鬼被說克夫,娶她必斷送他市長仕途。他無懼命理邪說,執意求婚,因與她同房能為她驅鬼。全力守護,奮力嘿咻,克夫竟變旺夫!
無畏驅鬼,霸道執意求婚的守護之愛和濃烈情色
小說詳情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年輕的政治新秀岩硯闊別多年偶然和前女友喜多米重逢,得知當初她提出分手竟是因為近視矯正手術後,突變陰陽眼,見鬼纏身。算命師斷言若與克夫命的她結婚,岩硯市長競選必失利。岩硯偶然發現只要他和多米同房,就能為她驅鬼除邪,讓她免受異靈侵擾,更是無畏命理邪說,強硬逼婚。喜多米不願成為他的仕途阻礙,極力疏遠。「你難道不害怕嗎?」多米反問他,岩硯坦言:「我當然害怕!怕你再被妖魔鬼怪糾纏,沒人在身邊保護你。怕你再被孤魂野鬼糾纏,沒有在身邊驅鬼。所以,以後休想再拿克夫這種荒唐理由拒婚。你聽好,我會一直向你求婚,直到你對我說我願意為止。」當克夫厄運卻不斷助力石城競選,他全力守護,奮力嘿咻,成為市長的他終將解開她不可思議的鬼眼之謎……

小說試閱 · 《瞳》嘿咻驅鬼靈異之愛
這個深夜,考察團的所有人都在忙著尋找瑞普·周博士的那隻箱子。
平時博士的箱子從不離身,可現在它卻隨著瑞普·周的死亡而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大家開始分頭尋找,警局,旅館和考察地都去過,卻一無所獲。深夜時分,大家悻悻而歸。
「其它東西都在,怎麼唯獨少了那只手提箱。」團裡的人輕聲議論。
「那手提箱裡面裝的應該是博士采集的什麼奇珍異石吧?」
「看他死都緊抓著落石標本不放,那箱子裏的石頭肯定價值連城。」
「不過,這也算好事吧?」那人揚起嘴角。
「少了那隻箱子也算好事?」
「不,我是說岩硯少了一個競選對手。」
「我看你的腦袋沒被落石砸中吧?」他輕蔑地笑了起來,「是博士不用跟岩硯這樣的強敵競爭才算好事吧?你難道沒看到民意調查岩硯的支持率嗎?博士要是跟岩硯競爭市長位子的話,可是會比現在死得更慘。」
 
全員搜尋無果,岩硯懊喪地推開旅館房門,卻驚訝地發現淩亂不堪的房間已被整理得幹幹淨淨,衣物如量販店般工整地疊放在床尾,文件也有條不紊地擱在書桌上。
可空蕩蕩的房間裏卻沒有多米的身影,刹那間,他感到自己的胸口好像被即刻掏空般難受。
多米該不是聽了他的氣話,整理後就不辭而別吧?他好不容易失而複得的寶物難道又這樣不經意間失去了?
他茫然若失地杵在狹小的房間裏,聆聽著流水聲,夾雜著和多米的記憶湧入他的心房,好像馬上就要淹沒一般,他這才猛得回過神,循著水聲望向了浴室。
浴室的門被關上了,從浴室裏卻不斷傳出一陣陣異樣的聲響。
岩硯敲敲門:「多米,你在裏面吧?」
裏面沒有回音,他仔細聽辨那詭異的水聲,咕嘟咕嘟好似在冒泡,又一陣稀裏嘩啦像是在拍打,持續不斷。
此時,他感覺不妙,沒多想就闖開門徑直沖了進去。他這樣無所顧忌,是因為在他的潛意識裏,雖然分手多年,但他依舊把多米當做自己的戀人,當做自己的女人。所以在這一刻,他絲毫沒有遲疑,沒有任何顧忌和避諱,徑直踏入了浴室。
岩硯為眼前的情景震驚,多米的頭部和身體全都浸沒在浴缸裏,雙手抓住浴缸邊沿艱難地撲騰水面,用力掙紮,像是有誰在用力拖拽她,拼了命地把她往浴缸裏按一樣。然而,在他的肉眼看來只有多米一個人在拼死掙紮。
見到這一幕,他立刻衝上前去,俯下身,攬住了她的腰,而此刻多米的身體卻像是灌了鉛一樣變得格外沉重,他的手掌能感知到似乎有種莫名的強大力量把她牽制住。
岩硯和這股力量抗爭著,用力將多米的臀部托起,原本在水中胡亂撲騰的她這才平靜下來,終於浮出出水面。
她輕盈地依偎著岩硯,飽滿的乳房緊貼在他的胸口,他小心翼翼地把全身赤裸的她從浴缸裏抱起。
我有多久沒有這樣抱過你了?我曾無數次這樣抱起過你,他的心間低語。
岩硯趕忙給她裹上浴巾,輕拍她的後背讓她把嗆到的水都吐出來,而後她無力地依靠在他的肩頭,癱軟地倒在了他的懷裏。她的右手始終緊緊地攥著拳頭,不肯松開。
岩硯邊安撫著她,邊把她捧到床上。岩硯輕吻著她的臉頰,撫摸著她的後背,想給她一絲安慰,讓她平複放松,終於她緩緩回過神來。
「多米,你沒事吧?」
當他把被子給她蓋上時,露出那只裸露在外面的腳踝。他就清晰地看到了,印在她腳踝上的數個大大小小的,淤青的五指印。
「怎麼會這樣?」
「剛才有水鬼把我拖住了。她們渾身沾了粉塵,也想踏進浴缸裏洗澡,幸虧你來的及時。」
她剛講完,就猛咳了一陣。
岩硯伸出手,抹掉她臉上的水漬,那滾燙的水珠灼傷了他的手心,那是她的淚珠,他忍不住心疼地緊緊摟住她。
「多米,你告訴我,你每天都要經曆這麼可怕的事嗎?」
「我沒事。」她迴避問題。
她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頭發抵在他的胸口,讓他感到一陣透心涼。
「這次的恐怖經曆想必絕不會是你的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在我缺席的日子,多米,你是不是已經經歷了無數次?你一個人又是怎樣獨自熬過的呢?」
此刻,他的內心如此憤怒,比起那些看不見的妖魔鬼怪,他更恨他自己。
「你不該一個人承受這一切,多米。」
她搖搖頭,微笑著對他說:「我從來都不是一個人,我的身邊一直有你。」
多米說著展開了手心,在她攤開的掌心裏的是一塊石敢當小石頭。
這是他們交往時,當時還是個窮留學生的岩硯送給她的小禮物,這顆廉價粗糙的小石頭沒想到在分手後,她還一直珍藏著。
「這塊小石頭一直在我身旁陪伴我,保護我,我就把它當做你。」
岩硯怔住了,他失神地盯著那塊小石頭,片刻說不出話來。
終於,他顫抖地張開嘴唇:
「多米,你這麼說,知道我有多心痛嗎?我怎麼能容忍心愛的你身處絕境,卻沒人保護你,沒人拯救你。我現在才知道,在過去的幾年裡,我所能做的竟然只是讓遇到危險的你緊緊攥住一塊沒用的破石頭,祈求得到力量和慰藉。多米,你叫我情何以堪?你讓我又多麼自責嗎,當你需要小石頭的時候,小石頭卻不在你的身邊。我的多米膽小又柔弱,卻只知道一味地倔強逞強,以後,請你別再這樣了。告訴我,你害怕。告訴我,你需要我。」
岩硯讓渾身發抖的她蜷縮在自己懷中,他緊緊地環抱著渾身赤裸的她,要用這銅牆鐵壁給她鑄造一道防禦的城牆,這樣就沒有任何孤魂野鬼敢侵入。
喜多米,我們曾經這樣親密無間,我曾以為我再也記不起這樣熟悉的相擁,現在才知道原來我根本無需記起,因為不曾忘卻……
他摟抱住她的肩膀,他忍不住側過頭覆蓋住她的嘴唇,帶著他塵封已久的強烈思念,親吻著她。他撫摸著她的後背,觸及到她身上的水跡,說道:「剛才直接把你從浴缸裏急著抱出來,你渾身都還濕漉漉的。」 
於是,他揭開包裹她浴巾,讓她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
許久不見,面對岩硯,她顯得害羞而拘謹。多米側過身,用雙手分別捂住了自己的胸部和私處。
「多米,你為什麼要覺得害臊呢?」他笑著問她,「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你的身體。」
這熟悉的一切都讓他一下沉浸到過去的回憶裏,「我以為了解你的每一寸肌膚,我以為我熟悉你身體的每一個部分,然而這些年來,我竟然從不知道你的眼睛是陰陽眼。你的身體還有多少我自以為了解,其實卻一無所知的地方?讓我知道吧。」
於是,他溫柔地展開她遮擋的手臂,讓她毫無顧慮地在他面前舒展。而後,他將一塊乾燥的毛巾為剛才受驚的她擦拭潮濕的身體。
當他的毛巾拂過她的脖頸,淡淡的淤青又浮上來,映入他的眼簾。
他皺緊眉頭,不滿地問道:「這塊淤青也是今天弄傷的嗎?」
「那是之前留下的」她寬慰他說,再度讓他倍感自責。
他默不作聲地擦拭著她的香肩和手臂,而後舉起她的雙臂,把它們扣在她的頭頂,擦拭她的腋下,她被撓得有些癢癢。
「好癢。」她笑出了聲,手心一軟,手裡緊攥的那塊小石頭也滑出來。
「多米,聽著,從今以後,你不再需要那塊小石頭了,因為你真正的小石頭就在這裏。」
他在她的兩側撐起手臂,俯下身,認真問她:「嫁給我,喜多米。我已經在你的生命裏缺席太久了,現在,我不可能再讓你一個人獨自承受這些。鬼魂的糾纏,拮據的生活,孤獨的抗爭,我絕不要再讓你過這種生活。跟我結婚,我要以丈夫的身份隨時隨地守護你。多米,讓我幫你擊退所有那些追蹤你,嚇唬你的妖魔鬼怪,讓我給你富足安全的生活,撫慰你受驚太久的心,好嗎?你不再會是一個人,你有我。」
多米多麼渴望答應他,然而,一想到自己的落魄的處境,不祥的命格,她就沒法答應。
多米的沉默再次讓他心碎,岩碩輕柔地用毛巾在她胸前的渾圓上打轉,他抹幹那兩團飽滿上的水跡。
那紅潤的粉色頂點就因他的觸碰而堅挺,他小心地揉捏撫摸她的乳房,卻又深怕自己用力太重,會留下淤青。
「嗯……」多米動情地扭動著下身,她的胸部搖晃著,雙腿也相互摩擦著。
「你的身體在回應我呢。」
這時,岩硯從褲袋裏掏出了一枚鑽戒。
這些年來,這個曾經遭到她拒婚的求婚戒指一直都放在他身上。它就像一個沒有出口的枷鎖一樣,牢牢地鎖住他。
「現在,既然你的嘴巴不肯回答我,那我只好讓你的胸部來答應我的求婚。」
他說著把這個金屬小圈放到了她的左胸上,用戒指罩住她的頂點,圍攏一圈。戒指的涼意讓她瞬間倒吸一口涼氣。
「你的左胸比較敏感,還是右胸比較敏感?」他挑逗地問道,又把求婚戒指放到了她右側乳房的紅粉頂點上,「我記得你的右胸更敏感。」
他捧著她的渾圓,挑弄著。
「嫁給我吧,喜多米。左胸,就是你回答我說是的,我願意。右胸,就是你回答我說yes,eye do。讓我看看你的回答。」
她胸部的兩團飽滿因為他的揉捏而同時劇烈地顫動起來,原來她這麼敏感,他壞心地又在她的胸口舔咬幾下。
而後他揚起嘴角笑著說:「我看到嘍,你在答應我的求婚,你在回答我說是的,我願意。Yes,eye do。」
多米嬌吟地喘著氣,根本說不出話來,也沒有力氣再辯駁他。
他又用毛巾擦乾她的小腹,把戒指置於她的肚臍,在她的小腹上打圈。他的雙手則掐住她的腰,順著她的柔嫩大腿外側滑道內側,來回撫摸。於是肚臍上的戒指就不斷隨著她身體的震顫而顫動。
他的愛撫嚇壞了多米,她想要併攏雙腿,然而岩硯卻捉過了她的腳踝,親吻著上面的手印淤青。
「不管是人是鬼,以後,我都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哪怕一絲一毫。」
多米緊張得夾緊雙腿,而岩硯卻分開她纖細的雙腿,分別架在了自己的雙肩上。
這樣,他就把她的臀部完全抬起騰空,她的私密一覽無餘。而他就用毛巾從她的後庭撫過,抹過這片私處的水跡。
然而,不可思議的是,剛被擦乾的嬌嫩之處,卻因為摩擦,她的雙腿間那股愛液立刻奔湧而出,再次沾濕了她的私密。
岩硯伸出大掌,感知著她身體最隱秘的潮濕,他明白,她其實也有多渴望他。
「你身體的每一吋都在答應我的求婚,為什麼就你的小嘴這麼倔強,不肯答應呢?」
他氣惱又心動地用手指一下一下地撚著她花核的敏感,那股愛液就源源不斷地從她的體內浸淫而出。
岩硯再也無法忍受她的心是口非,他扯開自己的褲子,擒住她的兩片臀瓣,將她圓挺的臀往自己下腹按下去,讓她的私處抵住自己的男性欲望。
她的私處摩擦著他的堅硬,她忍不住扭動著,於是他的大掌就在她的臀上重重地拍打幾下。
「說,到底嫁還是不嫁?」
她嬌喘著,沒有回答。
於是,岩硯下半身一頂,將自己的堅硬刺入她緊緻的私密。
她知道岩硯在生氣,她迎合著他,多想讓他消氣,然而許諾他仍是她決不能輕言的事。
他將自己的堅硬挺入了她的最深處,而後毫無預警地抽出欲望再次進入。
「啊……啊……」即使這痛感也讓她守口如瓶。
「還是不肯開口說,嗯?」
岩硯的下半身開始一連串猛烈地頂進,抽動。
「哈啊……慢一點……求你輕一點……」
「多米,」他喘著粗氣,輕喚著她的名字
「你聽好,我會一直向你求婚,直到你對我說我願意為止。」
主要: 免費書 按最新 錦心綉口 FB社團
情慾度: 極高·甜寵 極高·暴虐
狂愛度: 狂愛 微愛 無愛  
按時代: 當代 未來 近代 古代
按角色: 總裁 外星人 黑道 王子
琴研寫作手記 ·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