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研-《雪》目錄頁-琴研的言情小說
《雪》王子綁匪强暴人質奇緣
●含稅價格:NT$99
作者 琴研
試閱量 39812人
基本資訊 2015-03-29/232頁/6.9萬字
格式 PDF/EPUB
支援設備
獨自在異國,與人無冤無仇的她卻慘遭綁架。囚禁折磨中,王子綁匪卻深愛上了他的灰姑娘人質,而事件的實情竟在王子強要人質後才揭開
責任擔當之愛,斯德哥爾摩症候情色,部分變態折磨凌辱,忠貞唯愛,美好結局
小說詳情  
雪國女孩洛雪兒來象國後慘遭綁架,綁匪竟是象國王子winta(贏撻),兩人素不相識,毫無瓜葛,為何王子對她恨之入骨,將她囚禁後百般折磨?然而王子報複她又心疼她,憎恨她又迷戀她,欺負她又保護她,綁匪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人質,並強暴了她,霸道傲慢的他這才發現自己搞錯了一切。Winta深感愧疚自責,他拒絕動用皇室特權私了,親自來到雪國接受審判,然而雪兒卻早在被囚禁中對綁匪產生愛意,她否認被強迫,翻供說出於自願。這個曾霸道欺負過她的男人,她是這樣深愛他,然而雪兒對王子的包庇辜負了為她打抱不平的雪國國民。在象國,王子執意要迎娶雪兒,但與異國人通婚將被剝奪王位繼承資格,綁匪人質的愛戀會有結果嗎?雪兒以“下雪”為由婉拒求婚,王子承諾要給她一個讓熱帶王國會下雪的奇蹟!

小說試閱 · 《雪》王子綁匪强暴人質奇緣
在大廳裏,雪兒被他甩手丟下,她就伏在綁匪的腳下。
裙子早已被扯破,一側的肩膀連同那粉白的乳房裸露在外,那紅潤的頂點刺激著他,開叉的裙擺下是白皙的裸露到整個臀部的修長雙腿,而遮掩著她私密的小塊白布也若隱若現。
雪兒就像是被殘破白布包裹的一片晶瑩的雪花,他又恨不得想要捧在手心里,怕她馬上就要融化。
可綁匪告誡自己要清醒,不要被她蠱惑。他拿過雪兒的挎包,把裏面的東西全都抖落出。
錢包,護照和照片。
照片是雪兒和一個捲髮男子的合照,綁匪冷笑著看著照片,「我就知道你是這種水性楊花,不知廉恥的女人。」
綁匪正打算把照片撕掉,雪兒立刻掙扎起來,「不,不要這麼做!這張照片是我給朋友羅伊申辯的證據!」
看到她反應激動,聽不懂雪國語的綁匪更是毫不留情地把它撕得粉碎:「原來你是這裏是來找這個象國情人的嗎?怎麼,照片撕了很心痛嗎?你這種人難道也有心嗎?」 
接著,綁匪又把她的護照拿出來,示威似的在她面前晃了晃。
打開護照,他再次仔細端詳著照片上的雪兒,打量著她的臉孔。
和照片比對,此刻她黑亮的長髮襯著透明的膚色更加白皙光亮,一雙明眸湧著澄澈的淚光,小巧的鼻子抽泣著,乾裂的嘴角還留有淤青和血跡,這本該是一張叫人愛慕又心疼的精緻臉孔,現在卻只配被狠毒地挨打。
那雪肌般白皙的皮膚透著一股與生俱來的純淨,綁匪皺皺眉頭,警告自己不要被假像蒙蔽,
他暗暗咒罵道:「不要以為你裝出純情的樣子,我就會不認識你,洛雪兒!」
護照上印著她的名字羅馬字拼寫和她的出生日期,準確無誤。  
就是你,洛雪兒。
他憤恨地拿出打火機,點燃了小象做成的熔爐,將洛雪兒的護照丟了進去燒成灰燼。
「洛雪兒,就算你死了,化成灰我都認得你。」他拽住了雪兒的頭髮,「不過,我說過我不會讓你死,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洛雪兒,這一切絕不是終結,所有的折磨才剛剛開始。
她拼命掙扎著想要從熔爐里搶救出護照,可他一手拽過了她。
此時,腿腳上的傷口蔓延開來,像是有千萬根針紮般疼痛。而他卻又將她拉起,給她罩上外套,而後推到了門外,將她塞進車的副駕駛座上,將車駛向遠方……
雪兒被拽著頭髮拖下車,漫長的車程后,她被推入了昏暗的地下室。廊道曲折,陰沉的走道裏淩亂地擺放著各板材,正在裝潢中。
那扇尚未完工的金屬大門隱約映射著雪兒和綁匪糾纏的模樣。
那男人撞開門,刹那間周圍溫熱的空氣突然被滲出的寒氣凝固,幽暗的氣流透過門縫傾瀉而出,讓她毛骨悚然。
雪兒尖叫著問道:「你為什麼要綁架我?你到底要做什麼?」
她被一下推進去,一股強烈的異味撲鼻而來,混雜著消毒水的腐朽味道,這時橫臥著的那具渾身裹著白布的屍體就呈現在她面前。
當他掀開白布時,雪兒本能地側過身,撲進了他的懷裏。
她緊緊地攥著他的衣襟,閉上雙眼,把頭埋入他的胸口。此刻,無助和委屈席捲她的全身,身旁的綁匪成了她唯一能求助的人。
於是,她只能從他身上取暖,只能尋求他的庇護,那絲憐憫之情像是本能一樣湧上他的心頭。
她被淚水浸濕的雪白臉頰,透著恐懼和無辜的眼神,讓他既憤恨又心疼。
雪兒的投懷送抱讓他如此悸動不安,他訝異地看著懷中的她,在陰冷的地下室裏綁匪卻忽而感到一陣渾身燥熱。
剎那間,他竟然有種想要緊緊擁抱她的衝動,他為自己的腦海閃過這個大逆不道的想法而感到自責。
在他死不瞑目的師父面前,他怎能對這個仇人,這個兇手心軟?他一把推開了雪兒,告誡自己絕對不會被她這樣的伎倆蠱惑。
他衝著雪兒吼道:「怎麼?洛雪兒你也知道害怕?你怎麼可能這麼膽小?膽大包天的你可是什麼都做得出來!早知今天,當初又何必去做那樣無恥卑鄙,傷天害理的事情!這完全是你自作自受!」
他按下她的雙肩,她一下跪倒在地上,他逼迫她的視線鎖住眼前這具死不瞑目的遺體。
雪兒這才吃驚的發現,躺在那裡的並不是她的朋友羅伊,而是個大約三十多歲的陌生男子。
臉型瘦長,臉色紫青,她根本不認識面前這名死者,她從來沒有見過這張臉孔。
這瞬間讓她驚恐又困惑,如果這一切和羅伊毫無關係,那麼她又為何會在這與人無冤無仇的象國慘遭綁架?
屍體旁亡靈銘牌散發著幽幽綠光,印著陌生的扭曲蜿蜒蟲般的象國文字,此刻正如毒蟲般鑽進了她的傷口,咬噬她的血管,她腿腳上的傷口疼痛難忍。
掙紮著要站起身時,綁匪卻更加憤恨地按下她的肩膀,逼迫她向屍首認罪,她一下癱軟地摔倒在地。
「洛雪兒,我讓你餘下這條賤命只是為了贖罪。」他憤恨地咒罵道。
而後,綁匪則恭敬地跪下,雙手合十默默禱告:
「師父,今天winta終於帶這個罪人來向您贖罪,winta不會讓師父死不瞑目。」
一想到德高望重的師父因為這個從雪國來的惡女而遭到的羞辱和不測,內心的痛楚和憤恨就溢滿他的胸腔。
於是,他只剩下這一個信念,一定要給冤死的師父一個交代。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然而,雪兒卻不斷動搖著他,winta強迫自己要用盡全身心的力氣憎恨她,不要因為她楚楚可憐的模樣就被誘騙,不要對她產生一絲一毫的憐憫,因為她就是徹頭徹尾的罪人。
可雪兒卻不明所以,猛得搖頭。
你是在否認眼前的這一切嗎?洛雪兒,你事到如今還要否認自己的所作所為?這個世界還有比你更歹毒更無恥的女人嗎?
洛雪兒,你到底是怎樣心狠手辣的女人?在我的師父屍體運回國後,你居然還敢在我的眼皮底下大搖大擺地來象國?你是不是膽大包天過頭了?
我早就聽說你要來象國,所以早就準備周全,只等航班抵達守株待兔。
雖然從未見過你本人,但看到偽裝成清純模樣的你還真叫我大吃一驚。和我想像裏濃妝豔抹,招搖風騷的洛雪兒還真大不一樣。
你平常都是這樣嗎?戴了張無辜純情的假面具,四處勾搭男人招搖撞騙,是這樣嗎?
看著你推著行李箱從機場出口莽撞出來,我就恨不得沖上去一把掐住你的喉嚨,讓你在眾目睽睽下替我師父償命。
不過,winta還是忍住了,他默想著:讓你那麼輕易地被我弄死實在太便宜你了。
跟蹤你乘計程車去了AROY餐館,我說那裏的店老闆羅伊是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又新搭上的象國男人嗎?
你倒是什麼貨色都通吃嘛?飢不擇食,來者不拒嘛。
話說那個叫羅伊的最近也死了,他會不會也是你洛雪兒搞死的?你還真有一手,專挑象國男人下手。
我真是覺得你們這些從雪國來的女人又可恨又可怕。不過,雪國來的拳擊手才最可憐,你能告訴我嗎?雪國的男人是不是都一樣,比賽打不贏,就只能用這種最卑劣最無恥奪人命的手段贏比賽。
如果你還有一丁點良知,你就該在我死去的師父面前誠心懺悔!我警告你,不要再用你嘰嘰喳喳的雪國話跟我辯解什麼,我聽不懂,也不想聽!
你連懺悔的一絲誠意都沒有,你就不怕我師父死不瞑目,變成厲鬼讓你以命抵命?
Winta終於起身要離去,雪兒竭盡最後一點力氣,抓住了他的腳踝。
「不要拉住我!不要乞求我!要拉就去拉我躺著的師父,你去乞求他,看看他到底願不願意原諒你!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是你的報應。你就在這裏對著我的師父懺悔到死!」
winta一腳踹開了她,轉身離去。
當他重重地關上了門後,那是地獄之門被鎖住了,無論她怎樣求救,怎樣捶打,都沒有一絲回應。
在這孤立無援,驚恐失措的停尸間,雪兒又怎甘心在這年輕的生命裏,無緣無故,不明不白地在異國他鄉死去?
她摸摸自己的脖頸,瞎眼外婆給的金項鏈還在,吊墜是尊佛祖金像。
從小,瞎眼外婆就為她戴上,深厚的愛和信仰庇佑她熬過絕望。
當雪兒獨自一人被封在陰暗的停屍間裏,她想起外婆曾給她講那些驚悚的鬼故事,外婆總說:「心懷善意的人無需畏懼鬼魂,因為連妖魔鬼怪要對正直善良的人畏懼三分。」
於是她鼓足勇氣,將周圍的恐懼稀釋,堅信無量的佛祖一定看得到她的無辜和清白。
不過,那個野蠻的象國男人看得到嗎?
她想起那張叫人渾身發怵的臉孔,他們彼此素不相識,他怎會對她如此強烈憤恨,是為了阻撓她幫羅伊作證嗎?
*          *          *
在拳館的淋浴間裏沖澡後,他又再度啟動跑車引擎,呼嘯而過,駛向雪寺內的停尸間。
車載熒幕上,播報警方追尋象國失蹤的女孩洛雪兒的最新進展。
眼下,這起駭人的綁架事件已成了兩國關注的頭條新聞。而警方調查正向著錯誤方向進展,誤認為和雪兒案件和為羅伊前來作證遭打擊報復相關。
就連winta的父王,象國國王也發表公開講話,對在誕辰日發生的意外深表遺憾,並下令盡快調查案件。
winta不屑地冷笑了聲:「洛雪兒,我真想在眾人面前撕下你的假面具。讓人們知道你到底是怎樣一個心狠手辣的惡毒女人。他們愛怎麼調查就怎麼調查,但洛雪兒,我絕不會對你手軟。你該贖的罪,該受的罰,我絕不會減輕一絲一毫。」
當他抵達雪寺的停屍間時。洛雪兒,你的受刑時間又到了,他默念著。
雪寺臨近竣工,數名工人前去裝潢。
忽然,停屍間門外的一陣喧嘩雜亂的聲音驚動了雪兒,她趕忙豎起耳朵,爬到門前聽著門外動靜。
一聽到那混雜著一群男人的講話聲,腳步聲和搬動重物的雜音,她顧不得身上裂開的傷口,猛得使出渾身力氣,用整個身體撞擊停尸間的門背,呼喊求救,這斷斷續續的響聲讓工人們警覺。
他們好奇地緩緩靠近,圍攏過來。
「砰……砰……砰!」
當其中的工人顫抖著撬開了停屍間的門後,雪兒一下沖倒在門檻,她掙紮著抬起身子一看,工人們個個臉色煞白,雙雙眼睛驚恐地盯著她。
那沾了血跡的白裙,那蒼白無光的容顏,當她從停屍間裏突兀地出現時,工人們丟下工具,全都嚇得跑開了。
 
Winta將車開到雪寺入口,就看見這幾個工人神色慌張地從雪寺羅睺獠牙狀的拱門跑出來。撞見winta,雙手合十行禮後,就迫不及待地告訴他說,「winta先生,剛才我們真是活見鬼了!」
Winta不理會他們,徑直踏入雪寺。
當雪兒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地下停屍間時,刺眼的日光讓她睜不開眼。
當她適應光亮,緩緩睜開眼睛時,她怎能不為眼前這座銀裝素裹的寺廟驚歎。
環顧四周,佛塔和佛像都被鍍上了一層耀眼的白色,寺廟裏靜謐而奇異,如同置身奇境。
覆缽形的塔身通體透白,好似佛祖隨手采下廣袤天空中的一片雲,妙手一揮化作一尊尊佛塔,高聳入雲。
參與佈施修建這座雪寺的winta王子決定用通體白色琉璃構建,因白色象徵著佛祖無量的智慧,指引他去實踐正義。
在他看來,囚禁洛雪兒贖罪都是正義之舉。
他把師父的遺體安放在了雪寺的停屍間,因他所敬重的師父清白無辜,無論生前死後,都正直不阿,如潔白的雪寺一樣。
他的人生沒有汙點,純淨無瑕。雪寺寄託著他對師父的信任和愛戴,縱使他在冤屈中死去。
而這羞辱冤死的一切,都是因為她,洛雪兒。
winta踏上了廊道,看見了赤著腳,踏在這耀眼純白廊道上的她。
日光給她鍍上了一層耀眼的光亮,身著白裙的她,露出白皙雪肌,和白色琉璃的長橋渾然一體,這白色刺眼得叫人心潮澎湃。
此刻,這劣跡斑斑的雪兒似乎和雪寺沒有任何不協調之處,她好像已經融入了這潔白神聖的幻妙奇境,成了這聖潔無暇中的一部分。
他趕忙搖搖頭,否定了這個想法。
她是罪人洛雪兒,怎麼可能屬於這裏?
她和這裏純淨的一切都格格不入。骯髒的她出現在這裏就是褻瀆。
當winta站在她面前時,她驚恐地退了步,而後機敏地轉身逃跑。
他闊步追上她,抓住了她的肩膀,那殘破不堪的布料經不起撕扯,破損開,即刻露出了她一側飽滿光潔的雪乳,那殷紅蕊尖如同雪山頂上的一抹緋紅。
她捂住胸口,嬌喘著繼續逃跑,winta從容地大步走在她的身後,伸出那兇悍的臂膀,觸及她腰際的薄布,再度撕扯,整條襯裙也被撕爛。
雪兒驚叫著,環抱著裸露的酥胸,只穿著那條覆蓋住臀部的單薄遮羞布,穿過雪寺漫長的白色廊道。
好似伸手就能觸及這美輪美奐的純白,她那兩團透亮潔白的雪乳隨著她的奔跑而劇烈晃蕩著,而那尖頂的嫣紅也悄然堅挺。
她那白皙修長的腿快步疾走,驚恐地穿過漫長廊道,winta就貼在她的身後,憤恨地攥住了她內褲的邊沿,而後一下扯掉。
那柔軟潔白的臀瓣恍然映入眼簾。雪兒被拉扯到膝蓋的底褲羈絆住,一個趔趄,摔倒在了雪寺的象群雕塑下,那碩大的象鼻似乎立刻就要捲起她。
渾圓的雙乳,俏起的雪臀,白皙的大腿,她美好的胴體如同雪花般在日光下折射出迷人的光芒。
winta靠近渾身近乎赤裸,不住顫抖的她,捧過了她的腰肢,輕巧敏捷地將她扛到了肩上。
他一手有力地捏住她的臀瓣,將手指嵌入了她的大腿內側,另一隻手狠狠地抽著她的雪臀,而後扯掉了掛在她腿間的那塊薄布。
她的胸乳帶著突起的頂點磨蹭著winta的後背,她雙腿之間的那片敏感觸碰著他的前襟,她奮力掙紮著,渾身扭動想要掙脫他。
winta就粗暴地伸出手指,直入她私處尚未融化濕潤的冰窖,那緊室經不起他手指的狠心插入,她嬌吟著。
「啊……」她雙手緊捉著他後背的衣襟,倒掛懸空讓她使不上力氣。下身突來的陌生疼痛,讓她喊出了聲,她恍若如雪花般從高空墜落,死命地併攏雙腿,在他的肩頭顫動著。
她咬緊下唇忍住喉間的呻吟,搖著頭,乞求綁匪放開手,而後癱軟了。
可他邊輕快地闊步行走,邊手指抽插,可那緊致近乎把他的指尖擠退出來,而他的大拇指則撚著她私密處兩片嬌嫩雪花。
「這都是你的贖罪!」
「嗯……不要……放開我……」
一股異樣的灼熱感從她雙腿間冰封的冰窖中竄出,當winta踏上了雪寺的長橋,那是連結著此岸和彼岸的天橋。
現在,他們正離開彼岸純白的聖潔世界,而橋的盡頭,那是塵世。
橋頭矗立著兩尊巨大無比的天神塑像,他們手持大刀,兇神惡煞地盯著他們。
雪寺的入口處就是這兩只巨大的獠牙從地面上隆起,那是羅睺的獠牙,是傳說裏的怪物吃掉了月亮,世界只剩熾熱的烈日。
於是,雪兒被帶回宅邸時,正是正午時分。毒辣的太陽炙烤著她渾身赤裸的皮膚和傷口,那股熱浪從她崩裂的傷口裏竄進來,灼傷著她,叫人疼痛難忍。
當winta把一絲不掛的她拖下車,那幢囚禁她的白色房子完全地映入她眼簾時。刹那間,這與綁匪截然相反的雅致和清新讓她震驚。
然而,還未等她緩過神來,winta就一把差點將她推進面前乾涸的游泳池裏。
水池壁不留一絲水漬污垢,潔淨透亮,他卻把清潔工具通通丟到她面前。
「現在又是怎樣?把我從雪寺抓回來,你這個凶神惡煞的象國男人就是要我清掃游泳池嗎?你到底想怎樣!」
他咆哮道:「我為什麼讓你洗泳池,你比我更清楚!」
她那副迷茫不解的眼神觸怒著他,「洛雪兒,你那副表情是在說你犯下的罪都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了嗎?你不要再給我裝瘋賣傻。你在雪國時,你在那座泳池裏,都幹了些什麼,我不相信你能忘記?」
回想起溺死在泳池裏的師父的身影,他就羞憤萬分。
他敬愛的師父,在拳賽開場前,以赤身裸體的不堪姿態死在了異國泳池裏,警方鑒定他因招妓猝死。
師父不僅自己落下罵名,晚節不保,還讓心狠手辣的對手不戰而勝。
可語言不通,不明所以的她憤恨地質問道,綿軟豐挺的兩團乳肉也劇烈顫動著。啪得一聲,她揚起的臉頰被他狠狠甩過來一巴掌,五指殘留著灼熱好像把她的皮膚燙傷了一般。
他身形高大,擋住陽光,投射下那道偌大的陰影,雪兒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你到底憑什麼打我?你算什麼?你到底為什麼對我這樣?我憑什麼要受你的氣?」
雪兒絲毫不躲避他的眼神,直勾勾地雙目怒視著他,她不知自己到底是從哪兒來的勇氣和蠻力,抬起手猛得也回敬了他一巴掌,他可可豆膚色的臉頰上就留下了她的五指印。
Winta震驚地看著她。
他不由分說,把她推入水池。 
命運測字  
【雪】您選擇“雪”字。雪,遇寒則久,逢暑必融。寓意戀人配偶或事業合作夥伴,在困境中反倒能相互扶持,共渡難關,但在家居安逸或事業贏利時則容易生事端。也指您在艱苦環境下意志頑強,但舒適條件下容易懈怠懶散。同甘共苦,居安思危,必定能化險為夷,戀愛,學習和工作事實通達!【測字內容僅供娛樂】
站內搜尋琴研作品,我的新作《電》寫作中
  【情色甜寵類·女性向】  
  【情色暴虐類·男性向】  
  【錦心綉口系列·少女向】  
  【外語學習類·學生向】  
  【免費書類】  
琴研手記· 《雪》王子綁匪强暴人質奇緣
*點VIEW顯示圖片
©琴研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8